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1)

.最近在实习更文的速度大概会很慢
.原本也没想到会写这么长
.实在不行我尽快完结吧




【73】

丸山隆平深夜赶稿赶到口干舌燥,去厨房拿水时在客厅听见了从厨房里传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丸山探头,看见的是大仓忠义正独自坐在厨房的地板上,冰箱里暖黄色的光照在他和屯粮的仓鼠别无二致的脸上——被食物塞得鼓鼓的腮帮子搭配着机械性的咀嚼。大仓姑且算是个生活精致的人,起码在吃饭这件事上不含糊。但这样的场景丸山也不是第一次见,大仓偶尔会在深夜里突发性的暴饮暴食,丸山看见也不会阻止,他想或许对大仓来说这就是一种释放压力的方式,虽然他根本不懂大仓压力的根源在哪。

“快三点了。”

丸山从冰箱里取了瓶水,大仓抬头看着他,嘴角还有刚吃过巧克力留下的痕迹。

“还没写完?”

大仓递给丸山一个苹果,然后自己又拿了另一个。

“快了。”

丸山摇了摇头。

“是嘛。”

低头,大仓大口咬着苹果。

看着大仓猫着背坐在冰箱前的模样,丸山觉得现在的他要真实的多,活得更像普通人类。

“如果,我是说如果。”

就在丸山打算回房间的时候大仓开了口。

“如果你有一个特别想要却怎么也得不到的东西时你会怎么做?”

“买过来?”

一瞬间,丸山没能懂大仓在说什么。

“买不到。”

“偷?抢?买类似的?”丸山边说边思考,“不过,如果按我最近看过的那本小说的情节来发展,应该是毁掉那个东西。”

“毁掉?”

大仓对这个答案有了兴趣,放下了手中苹果认真听丸山说话。

“反正得不到索性就毁了。”丸山顿了一下接着说:“就是个对画痴狂的收藏家在死前烧毁了自己一直想要却不得的画的故事。”

“有趣吗?”

“有些恶俗。”

大仓点了点头,丸山分不清这是认同的点头还是其他什么。

“如果是人呢?”

“为爱痴狂的故事早就屡见不鲜,小说中写烂了的梗。因为喜欢你就想得到你,得不到就幽禁你或者杀掉你,现实中这种事也时不时就会发生对吧。”

“你会这么写吗?”

“谁知道,有需求就会写吧。”

写东西的人虽然是自己但事实上决定权却不是全部属于自己,只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是小孩子的特权,成年人的世界可没那么简单。

“不过我写的话一定会写的特别有趣。”

“没兴趣,我又不看小说。”

大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尽管自己的房间里堆满了书,大仓对其中任意一本都没提起过兴趣。

“现实绝对比小说更有趣。”

丸山曾问过大仓原因,而大仓的回答也让他无法反驳。

“晚安。”

走时丸山说。

“你睡吗?”

大仓转头问。

“不,我想再写一会。”

“我也不,”咬一口苹果,大仓嘴里发出清脆的咀嚼声,“晚安。”


【74】

涉谷昴上一个打工是村上信五介绍的,那是在一个有钱人的家里当周末的钢琴老师,一周虽然只有一天,报酬却很不错。只是,这份工作涉谷并没能做长久,一个月后他被那家的男主人捉奸在床。

“第几次了?”

相约在最近特别火的甜品店,涉谷点了份午餐特供而安田要了时令芭菲。

“不知道。”

对方邀请自己,自己接受邀请,对涉谷来说这就是和呼吸、吃饭是一样单纯的事情。

“工资拿了吗?”

被安田这么一提醒涉谷才恍然大悟,他摇了摇头明显地丧气起来。

把自己的芭菲舀一勺喂给涉谷,安田以为自己看见了在雨天被人丢弃的流浪猫。

“下次记得先拿工资再上床。”

草莓味的冰激凌在嘴里一点点化开,失落被奶油和糖分稀释开,涉谷点着头。

又得找新工作了。

叹气的同时红茶和蛋糕也被端了上来。

星空色的镜面蛋糕,似乎每一面都折射着不同的光线。

“像你一样。”

第一口涉谷喂给了安田。

“嗯?”

安田歪着头搞不清涉谷嘴里的一样是指什么一样。

“没有具体的形状。”


【75】

对方怒气冲冲地打来电话,村上信五嘴上虽恭敬事实上却是面无表情。从小他就习惯跟在涉谷的身后,当涉谷捅了娄子时,他就主动去承担收拾烂摊子的工作,这么多年过来,无一例外。

“请务必让我做出赔偿。”

挂掉电话坐在椅子上,村上想到头来还是钱的问题。

手机响起来,是专属涉谷的铃声。

“hina……”

音调比平时要低沉一些,是不愉快时的声音。

“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各种问题在涉谷脑子里萦绕,转了好几圈后张口是这样一句话:“下午有课,你直接来学校就行了。”

“好。”

面对村上时涉谷昴总有种说不出的奇妙的错觉,那是从小学时就萌生出的,像自己从小种下的树苗,随着时间伴着年龄不断茁壮长大。

那个人或许什么都知道,只要是关于自己的事情。


【76】

不算宽敞的过道,房间与房间的距离也不够大。楼道里的灯有三盏,其中一盏坏了,还有一盏在不停闪烁。离车站虽然近却也很吵杂,人来车往大概到了晚上也不会清净,不用在意租金的高低,大仓忠义想他是绝对不会住进这里的。

钥匙是从安田的包里擅自拿走的,住址也是偷看的驾照上的地址。打开安田家的房门时大仓还有点期待——房间里面到底会是怎样一个世界。

安田章大的房间是男人的房间,杂乱无章,随意、任性又凌乱。

在踩到地板上的年糕之前大仓还在试图宽慰自己。


【77】

看起来和床差不多大的鱼缸里养着各式各样,花色缤纷,大仓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鱼、大鱼缸旁边的圆形小鱼缸里养着可以放在手掌中把玩的乌龟、靠近门的墙上贴着一整张画纸,绿色黄色蓝色看起混乱掺杂却又带着默契交相呼应、干掉的画笔和颜料盘放在茶几上,一边还有吃了一半已经涨到溢出来的泡面、一大堆鞋盒堆放在鞋柜边,同款不同色的布鞋就扔在玄关处、春夏秋冬,男男女女,衣服不分季节不分性别全部都塞在衣柜里,成团成块仿佛雪山崩落之前,而在衣柜的最底下还放着一箱画册……

“有需要扔掉的东西吗?”

搬家公司的人问道。

“全部打包带走。”

把东西从有变到无要花一整天,闲着的时间里大仓去找安田的房东给房子解约。

“还有两个月就到期了,真的要现在解约吗?”

房东再三询问,大仓也只是微笑着点头附和。

“你真的是安田君的表弟吗,你们可一点都不像。”

一时间想不到其他理由就用了如此蹩脚的借口。

“果然我还是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

没有办法,最后的最后还是用钱解决麻烦。


【78】

夕阳西下,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大仓忍不住想:奇妙的世界不见了,宛如消失的龙宫城,一睁眼就是另一个世界。


【79】

丸山隆平已经吃了好几天的药,可他的嗓子还是老样子,说不出个话。

“你还是别说话了,”吃饭的时候涉谷昴对丸山说,“声音听着刮耳朵。”

喝一口汤,液体顺着咽喉向下,仅仅是轻微的接触也能引发一阵刺痛。丸山微微皱眉,不过也是一刹那,他抬头的时就换成了笑脸。

“我知道了。”

做着口型,丸山并没有发出声音。

“不吃饭了?”

大仓忠义刚坐下丸山就起身准备离座。

指指自己的喉咙丸山摇着头。

“哦。”

丸山回房间后大仓才发现自己是第一次独自和涉谷一起吃饭,空气中弥漫着足够影响他食欲的尴尬。

“嗯……”

咳嗽了一下,大仓试着找点话题。

“今天,天气不错。”

“天气预报说下午会下雨。”

话题中止。

“老师今天有课吗?”

“没有。”

话题又一次中止。

咬着筷子,大仓不懂自己为什么在拼命找话题。

“你和maru睡了吗?”

大仓对丸山和涉谷间的关系虽然好奇,但也仅限于八卦的心,再多一步他都不想干涉也不想参与,但在话题穷尽的现在他能想到也只剩下这一个问题。

到这涉谷昴才第一次正眼看了大仓的脸。

“没有。”

“我一直以为你是没有顾虑的人。”

话说出口大仓就后悔了,他没有帮助丸山的打算,也不想试探涉谷什么,毕竟他只想看看闹剧,让自己快乐快乐。

涉谷不懂大仓口中的顾虑具体指什么,不如说他还没摸清从日常谈话到现在这种对话的距离,在餐桌上突然谈论起床笫之事是不是正常他也不清楚。

“你们之间的事我确实不在意。”

除自己之外的三个人是什么关系涉谷不知道也不感兴趣,但就算迟钝如他也会发现另外三个人间的肉体关系。

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大仓反而又进了一步。

“你对maru一点兴趣也没有吗?”

土豆炖牛肉里的红酒倒的有点多,大仓不太习惯这个味道,总觉得淡化了菜品本来的味道。

吃饭时咬到了腮帮子上的肉,顾不上大仓的疑问涉谷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发疼的脸上。

“要出门?”

丸山再出来时已经换了身衣服,大仓看见了就随口问他。

丸山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预订的书到了。”

面对面,大仓却收到了丸山发来的line。

看看丸山又瞅了瞅涉谷,大仓突然就没了兴致,干脆识趣地默默吃饭,之前的话题也就自然而然的不了了之。


【79】

锦户亮躺在店里的不怎么柔软的皮质沙发上,望着头灯奢华的吊灯肚子没有预兆地发出了一声响。

“ryo哥,您去哪?”

推门出去的时候其他人正好在往店里走。

“吃晚饭。”

挠头,锦户从其中一个人身上扒了件黑色的皮衣穿上。

冬天早在一个月前就离去,已经入春的现在天也不再那么凉,只是夜晚偶尔还会有风肆虐,虽然不会刮的人脸疼,但也切实地带着寒意。就像离去之人留下的痕迹,虽然单薄却也切切实实存在,抹不掉本就有的印记。

“你怎么在这?”

一家常去的拉面店,油腻的门帘和滑溜溜的地面,味道说不上好也算不上难吃,只是从小就常来,不知吃什么的时候锦户亮就会来这里,与其说在品尝味道不如说是在吞食那些泛黄发旧的记忆。

“因为我饿了。”

横山裕坐在进门的第一个位置上,抬头的时候嘴角还挂着面汤。

“一碗豚骨拉面。”

点了单,锦户亮坐到了横山裕隔壁的桌子上。

“反正你有的是钱,去更好的地方啊。”

喝完碗里最后一口汤,横山抽出张纸巾擦嘴。

“突然想起来就来了,”挪动到亮的对面,横山笑着,“怎么,你也怀念起这里的味道了?”

别过头,锦户不回话,顺带还轻轻踢了下他哥被擦到发光的皮鞋。

锦户亮刚上初中那年横山裕正好从高中毕业,毕业后横山没有继续上学而是选择了工作,这也不是什么难猜的事情,不如说升学对那时的横山来说才是不可思议。

“第一次领到工资后的晚餐就是在这里吃的,你还记得吗,ryo?”

微薄的薪水,加了很多料的大碗叉烧拉面,人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反而特别容易满足。

“记不得。”

之前的老板已经回乡下养老,现在换成了儿子继承家业,味道大概还是同样的味道,只是记忆实在太过老旧,蒙了灰又附加着没必要的情绪,锦户根本分不清自己回忆里的味道到底是真是假。

“你最近经常见那个人吗?”

没有预警的一句,锦户虽然知道却依旧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个人是谁?”

“嗯?”横山的心脏不知为什么猛地跳起来,倒不是害怕也不是害羞,他说不上具体的感情,只是摸了摸鼻子,“村上信五。”

“他啊,”锦户看着对面的人脸一点点泛起红光,一想到其中原因就止不住反胃的情绪,“不是经常,就喝过几次酒。”

“是嘛。”

横山的话刚落下拉面就被端了上来,看着眼前满满一碗面,锦户拿起筷子只吃了两口就没了食欲。

“你对他很感兴趣?”

夹起面条吸进嘴里,厚重的油脂包裹着面条,拉远调味料和面之间的距离,锦户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说不上感兴趣,”横山说话时嗅了嗅自己的手背,“只是,他很有趣。”

那是他羞怯时惯有的动作,锦户深吸一口气。

“shingo他确实很有趣,”把筷子放下,锦户接着说:“喝醉后的样子也很有趣,完全不像他平时的模样。”

shingo,横山还是第一次从自己弟弟口中听到这个称呼,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两个人已经变得比他想象中还要熟悉。眼皮在跳,横山裕想起来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回忆。

“下次三个人一起喝酒吧。”

“不要,”把碗推到横山的面前,锦户站起身,“我只想和shingo两个人喝。”

“面?”

“给你了。”


【80】

横山裕是在一个便利店前接到村上信五的,当时那个人正靠着便利店的玻璃窗一勺一勺地挖着冰淇淋。

“你来了啊,yokoyama。”

笑着招手,白色的塑料勺子在空中晃来晃去。

盯着村上看,圆滚滚的下垂眼红彤彤的脸颊,横山一个没忍住掐住了对方的脸。

“喂!”

村上抗议着,然后一头撞向横山的胸膛。横山笑,自己的怀里满溢着对方身上的酒气,其中还混杂了些冰淇淋的甜。

伸手拿走村上手中的勺子挖下一大口,只是比起味道倒是牙齿被冰疼的感觉更加强烈。

香草味。

站直,村上说:“给你给你,都给你。”

拿着冰淇淋,横山又吃了一口,果然还是好冷。

“我牙齿敏感。”

“诶,”拿过勺子也吃下一大口,村上捧着脸,“其实我也是。”

笑起来时眼角细细的纹路,还有嘴角上扬的角度,横山裕觉得自己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人就会轻松不少。


【81】

洗完澡站在浴室里,冒着蒸汽的房间,空气中氤氲着大量的水汽。用擦了头发的毛巾擦着玻璃,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时,突然有了想吃草莓的念头。一秒、两秒、三秒……时间还是按照正常的速度在流逝,想吃草莓的念头却像营养过剩的野草一样疯狂生长。

没有没有没有……

失落和不甘心。

窝着身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评论(6)
热度(64)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