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慕光

·龟速码字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那天村上信五久违的在外景节目里喝了酒,晚上录广播时口齿虽然还伶俐但在酒精的作用下脑子还是有几分懵。听众的信来了几封,其中有一封说到在少时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人。


村上信五想都没想就说到:“横山裕,那个男人太耀眼了,我只能侧着光去看他。”


村上信五戏谑的说:“自己能进入这个圈子是误打误撞的幸运。”


如果说幼时的可爱是上天的赏赐,那么进入少年时的变化就是丑小鸭能否变天鹅的检验。横山裕从那个时候就和其他人不一样...

Thousands summer

.不能算做复健的复健

.不明所以


夏天已经死了。



说这句话的男人语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愁,像是弥散在居酒屋空气里的酒精,和喧闹的环境融为一体,然后消失在陌生人七嘴八舌的杂音里。



神说要有光。



于是大仓忠义拉上了自家的窗帘。



灰色的棉麻质地,竖起的细长纹路里暗藏着金色的碎片,当阳光透过缝隙洒落时,碎片会化身成余晖散落在深棕色的木制地板上。



于是大仓忠义又买了一副墨绿色的绒面窗帘——厚实而又笨重,加在了鼠灰色的旧窗帘之前。



大仓忠义的房间用的是缺少自然光的间接照明。...

有没有西安的迷妹
能不能认识一下?
没有的话
就没有吧……

虽然社恐但是想交新朋友

再不写东西我就是大猪蹄子🙃
工作不难受
就是感觉自己写的东西做的海报
都不属于自己

看完绝对零度第五集忍不住剪了个CUT

道枝真的太好看了

Summertime Sadness

.题目和文没有任何关系单纯喜欢这首歌
.短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M君其一】

睁眼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一点疼,昨天的酒醉还没有彻底消除,宿醉或许会萦绕自己一整天。

一夜情的对象不知道是几点走的,对方睡过的那一边床有被整理过的痕迹。认真的人,模模糊糊还能想起昨天的经过,有些奇妙又有些心动。

“还真留下来。”

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物件,忍不住笑了起来。

【M桑其一】

攒下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下的钻戒是店员推荐的款式,因为不知道手指的尺寸在买之前反倒最需要下功夫。

求婚当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的白日对应了夜晚的璀璨星空,提前预约的饭店是女友一直想去的那一家,虽然没有准备额外的惊喜,但对于我这已经足够。

“我们分手吧。”

女友...

漫漫

.写得很烂很恶俗

.做人要勇于尝试然后知道自己有多辣鸡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1.


已经是七月。


闷热、聒噪还有看似没有尽头的梅雨。


村上信五的左眼皮一直在跳,俗话说得好左眼跳财又或是跳灾?独自饮酒,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是捧着酒杯一口又一口。


“我叫村上信五。”


想握手对方却只是点头微笑。


“横山裕。”


不知为何村上总觉得对方的声音在颤抖。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总觉得很眼熟。”


村上第一次见横山裕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搜索也找不到关于对方的讯息。


“我是大众脸,有这种感觉也不稀奇。”...


人间喜剧(16.5)
日常丧
文章也不知道为什么发不出去

1 / 6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