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亲爱的魔女小姐

.梗来自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一写这种就暴露了自己小学文笔
.BG 第三方视觉第一人称述说
.情人节该快乐的人怎么样都会快乐




爷爷的爷爷曾告诉过他,而现在他又告诉我,森林的深处住着一位魔女。


我初次见到魔女小姐是在我十岁的时候,大人们常说后山森林的深处是很危险的地方,因为那里有野兽有泥沼。而小孩的心总是向往着不寻常又危险的东西,所以当我瞒着大人背着自己的背包独自踏入森林深处时——我迷路了。浓重的雾气环绕着遮天蔽日的大树,脚下茂密的草丛中偶尔会有青蛙跳来跳去,就算用力揉眼睛能见清的也只是手伸出去的距离,森林变成了一座巨大的迷宫,我被困在其中分不清东西。耳边滑过的是风声,是虫鸣,这里的安静让我听到了自己因不安而猛烈跳动的心脏发出的聒噪声响。森林是那么的辽阔,而我如此渺小,不知是什么动物留下的脚印就在自己身边,此时我才懂得大人们告诫的真意。

森林的深处是很危险的地方。

突然,远处的树丛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不是青蛙也不是昆虫,而是更加巨大的东西,害怕的我一下跌坐在地上,腿上没有了一丁点气力。而那时,从树丛里钻出来的人就是魔女小姐。

“你还真是难找呢。”

魔女小姐一边拍打粘在身上的树叶一边说。

爷爷说他的爷爷曾说过,魔女小姐是一位十分美丽的人,就像出自能工巧匠之手,被精心雕琢出来的人偶。她的皮肤是如寒冬的积雪一般白皙细腻,但脸颊和鼻头却带着春天盛开的桃花的粉嫩。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比丝绸还要顺滑比墨水还要醇厚,那是静谧的群星闪烁的夜空,每一根发丝上都寄宿着一颗星;她的眼睛是七月的天空,没有杂质的湛蓝里溢出了清澈和透亮,又犹如破冰的泊泊溪水有着生命和活力,绵延不息缓缓流淌。她那条宝蓝色的长裙有着珠宝店里最美的珠宝都不能媲美的光辉,或许是因为穿在了她身上才会熠熠生辉。我曾无数次地幻想,幻想那星空一般璀璨的长发和像天空与溪水一样明媚的眼眸,还有那身胜过最美宝石的长裙。所以当我见到魔女小姐第一眼时我就知道,她就是爷爷的爷爷口中诉说的那位魔女小姐。

魔女小姐还是那么漂亮,她笑起来眼睛是新月的形状,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应该被人测量,当做其他人的标榜。

“你没事吧?”

“魔女小姐!”

那是情不自禁地大喊,眼前正是我梦寐以求的人。

那之后我去了魔女小姐的家,和普通人住的房子一个样,里面的家具不会动也不会说话。魔女小姐做的烤饼干很好吃,蜂蜜黄油还夹杂着她在森林里摘采的野果。

“这里有设置结界,一般人可不会走到这里来的。”

魔女小姐吃着饼干说着话,掉下来的碎渣都落在她的裙子上。

“今天我会送你回去,下次可别一个人来这里了。”

说完魔女小姐把食指轻轻抵在我嘴唇上,她在我耳旁细语;“今天的事可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天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久久难眠,晚上我做了一个关于魔女小姐的梦,那是我们在森林玩耍的场景,她身上有森林和果实成熟后的清香。

回到家的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魔女小姐的事,但我又无时无刻不再想念她,所以一周后我又一次独自跑进了森林。

“你怎么又来了,被野兽吃掉我可不管。”

魔女小姐虽然这么说着还是邀请我去了她家。

“您一直都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精美的茶杯,散发着热气的红茶。果酱和牛奶可以随便加,这是魔女小姐的原话。

“对啊,我很喜欢这里所以一直都住在这里。”

“您难道不寂寞吗?”

“我为什么会寂寞?”

魔女小姐笑起来,她的笑声宛如黄莺的啼叫,像是歌曲一样透过耳朵流淌进心脏。

“森林这么大,里面有鸟有虫也有许许多多的动物,我可以和它们谈心,也可以和它们玩耍。我也有朋友,她偶尔会来看我,我偶尔也会去看她。”

魔女小姐说她也很喜欢像我一样的普通人。她最喜欢的就是集市,每隔一个月她就会去附近镇子的集市上看看,她会化妆成老人、小孩、青年,偶尔也会变成猫和狗。她说上一次她变成了一只花猫,结果被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小男孩捡了回家,因为在那个家里太舒服了,她住了三天才记起来要离开。

魔女小姐是个有点迷糊的人,说话的时候她甚至忘记了炉子上还坐着水。

“不过,我还在等,等那个只属于我的独一无二的使魔。”

爷爷的书架上有一本书上面写过,魔女的使魔大多都是精灵,偶尔也会有妖魔或者其他。精灵出生于自然之中,它们只有两根指头那么大,因为它们不喜欢人类,所以一般人看不见它们。魔女会在自然中抓自己喜欢的精灵,然后扯下它们的翅膀把它们藏在嘴里,只有需要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你没有精灵吗?”

魔女小姐摇了摇头后说:“撕扯掉原本能够飞翔的翅膀太残忍了,而且我只想要一个能够陪伴我度过漫长岁月的朋友罢了。”

那时候我还太小,并不理解魔女小姐语气中淡淡的忧伤和她所说的漫长岁月的真实意义。

“对了,我都忘了问了,我叫yasuko,你叫什么名字?”


那之后过了一年,魔女小姐终于找到了这个世界上只属于她的使魔。


“这是小狗吗?”

躺在魔女小姐膝盖上睡觉的小家伙和邻居家出生几个月的小狗看起来一样大,它很瘦一身黑色却不光洁的毛发,它的脸上有伤,眼睛处有一条长长的疤。

“它没事吧?”

我不敢太大声说话,也不敢摸它,只好蹲在魔女小姐的膝盖旁静静看着它。

魔女小姐坐在摇椅上,她轻柔地抚摸着小狗的毛发。

“他马上就会好起来的,而且他不是小狗而是狼人。”

“狼人?”

那是故事里才会出现的生物,它们强壮又凶猛,血红色的眼睛和锐利的牙齿,它们争强好胜又无所畏惧,是天生好战的种族。

“对,就是那个狼人。”

像是能看透我脑中的想法魔女小姐故意咧开嘴露出牙齿。

“不过他是狼人和人类的混血,所以被族群赶了出来,昨天我去见朋友时正好看到他被人欺负的场景,就把他捡了回来。”

是该说能捡到狼人的魔女小姐很厉害,还是说被魔女小姐捡到的狼人很幸运,总之我那时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他就是我的使魔了,名字叫做ryo,以后请多多关照。”

魔女小姐找到了她的使魔,他是一般狼人一般人类的混血。签订精灵以外的使魔需要代价,魔女小姐说从今以后ryo只能靠她的血来活了。我虽然不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我和魔女小姐的二人日光不复存在了,不过那时我只顾着祝福魔女小姐,而低沉的情绪几天后才从脑海里浮出了面。

再去魔女小姐家,ryo已经变成了和我一样大的小男孩模样。

“你是谁?”

他躲在魔女小姐的身后,手死死拽着魔女小姐的裙摆。

“他是我的朋友,你要和他好好相处,因为从今天起你们也是朋友了。”

“我不要。”

ryo并不像魔女小姐,他胆小怕生不爱说话,还有他不喜欢我。

“ryo只是戒心太强了,和你熟悉之后他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说这话时魔女小姐的眼睛一直停留在ryo的身上,她没有在看着我。

那之后我又去过几次,可ryo总是故意躲着我,伤口愈合了的他十分灵活,他跑起来很快我根本追不上他,所以我一直没能和他说上话。

冬天到了,大雪封住了上山的路,每年这个时候我都只能呆在家里等待着来年的暖阳融化那厚厚的积雪。可是今年却不行了,我的父母给我报了寄宿学校,来年春天之前我就要走了,来不及和魔女小姐还有ryo道别,在积雪化成溪水之前,我就坐车离开了家。

在学校里我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但很少会有人谈起魔女的话题,老师们很讨厌魔女,他们都说魔女是邪恶的生物,可只有我知道,魔女小姐是多么的美丽又可爱。那些在森林里和魔女小姐一起度过的时光,都是我人生中无价的至宝,也是我藏在内心深处不愿和任何人分享的秘密。

学校的假期分为寒假和暑假,暑假母亲来了学校所以我没有回家,寒假因为太冷父母让我去婶婶家,我又一次没能回家。等我时隔一年回到家,我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魔女小姐家。

魔女小姐的家和一年前没什么变化,只是房子里又多了不少小玩具,她的衣柜里似乎也多了不少衣服。ryo已经比我高了,长相也成熟了。魔女小姐说狼人比人类的成长速度要快,他很快就会变成大人的模样。想象着变成大人的ryo,我想他到那时大概还是不愿意和我说话吧。

“学校好玩吗?”

魔女小姐烤的蛋糕里放了一整颗樱桃,她说那是她昨天和ryo去集市上买的。

“有很多有趣的家伙在。”

“你突然没来了,我吓了一跳呢。”

“抱歉。”

抚摸着我头发的手和三年前伸向我的那只手一模一样,温暖又温柔。只是和三年前不同的是,现在的魔女小姐身旁站着个用力瞪我的人。

男人的嫉妒还真是可怕。

那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ryo对我的排斥,全部都源于他对魔女小姐的独占欲和爱。

那之后每年暑假一回家,我都会去魔女小姐家。

“魔女小姐您会飞吗?”

虽然现在才提起,但我一次都没见到过魔女小姐飞翔的样子。

久违一次的卫生打扫,魔女小姐从写着奇妙咒语的书堆里抬起头。

“会哦,不过我并不擅长就是了。”

“那么是骑扫帚吗?”

说起魔女一般想到的都是黑袍、黑猫和可以飞的扫帚,虽然在魔女小姐家里这三样我都没看到。

“是的,就是你现在用的那个。”

魔女小姐轻描淡写地说着,而我却盯着手中正拿来扫地的扫帚有些无法释怀。

“真的是这个?”

“对啊,”魔女小姐说的一脸自豪,“我已经好久都没用过它了,不过拿来扫地还是很顺手的吧。”

魔女小姐是个很奇特的魔女,看着手中原本作为飞行道具的扫帚,我不禁生出一丝丝同情。

“别说废话,快动手。”

从我背后飘来的低沉声音是属于ryo的,即使到了现在他还是不喜欢我。


魔女小姐是不会老的,现在的我已经二十岁了,而魔女小姐还和我十岁见她那天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你这家伙,怎么越变越大了。”

“请称之为长高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和ryo之间的相处模式,也在不知什么时候我的身高超过了ryo。魔女小姐说那是因为ryo是混血,所以无法像普通狼人那样成长吧,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理由,但比ryo高这一点我很欣慰。

“你这家伙都工作了就不要总往这里跑。”

高中毕业后我回到了家在镇上找了份邮差的工作,虽然工资不算高但我喜欢这份工作,毕竟帮他人传递思念和情感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那可不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有了假期,当然要来看一眼我亲爱的魔女小姐了。”

“她是我的,才不是你的。”

看着ryo竖起的耳朵和尾巴,老实说我很喜欢逗他。

“魔女小姐,您难道不想我吗?”

“我……”

牵起魔女小姐的手,在我的吻落到她手背之前,ryo就飞快地把我推开。

“你这家伙还真是不懂的死心,她才不会想你。”

说完ryo就吻上了魔女小姐的唇。

“yasuko可是我的新娘,你给我离她远一点,她早晚都要生下我的孩子的。”

没想到会听到如此热烈又直白的告白,我看着魔女小姐雪白的肌肤唰的一下染上红晕,然后又看她推开ryo提着裙子飞奔进了房间。

“yasuko,yasuo,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开门?”

看着那个拼命敲门的背影我想他们的恋爱之路还很长吧。


二十三的时候我遇见了我想要相伴一生的人,她不如魔女小姐那么美丽,却和魔女小姐一样天真善良。结婚的前几天,我专门去了魔女小姐的家。

“是嘛,你也要结婚了。”

魔女小姐笑着,不知为何总有种说不出的寂寞。

“你可要幸福啊。”

那天一直都会阻挠我和魔女小姐单独相处的ryo却不在了,我们两个聊了很久很久。从第一次见面,聊到我上学时的趣闻,从我的工作聊到我的新娘,直到天黑下来我才离开魔女小姐的家。

“你要是不好好和妻子相处的话,我一定饶不了你。”

回家的路上我遇见了正准备回去的ryo,明明平时都不会理我,但那天他却把我送到了山脚下。

结婚当天我并没有看见魔女小姐也没有看见ryo,但是当风吹过我的耳朵我仿佛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那是满载着祝福的话语。晚上当我脱下礼服时,我从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个原本不属于我的小羊皮口袋。

这大概是魔女小姐送给我的幸福魔咒吧,就像她送给我的祝福一样。

结婚后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忙碌,休息日比起魔女小姐我选择了陪伴家人,不久后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宛如天使般可爱是上帝给我的礼物。

“魔女小姐我把我的孩子取了您的名字,希望她能像你您一样纯真美丽,如果您能听见的我的话请您也祝福她。”

夜晚我站在窗前向森林的深处祈祷,希望魔女小姐可以听见我说的话。




“那之后爷爷您就再也没有见过魔女小姐了吗?”

我的小孙子也到了和我那时一样的年纪,我像我的爷爷一样把魔女小姐的故事也告诉了他。

“没有,那之后我一次都没有走进过那个森林。”

“您难道不想知道魔女小姐之后怎么了吗?”

“她一定还和以前一样,在阳光明媚的下午泡一杯红茶,看看书烤烤甜品,然后永远和她的使魔在一起。”

评论(4)
热度(35)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