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魔法使的新娘

.梗来自魔法使的新娘
.hina生日快乐




1.

打完架脸上挂了彩,嘴里面破了吐出来的口水里面带着血。村上信五在公园的厕所里洗着脸,冷水渗进伤口,眼皮一跳一跳地疼。

灰头土脸的自己映在镜子里,狼狈两个字被刻在了脸上怎么也擦不掉。村上拉扯开嘴,庆幸自己的牙还好没坏。

“好疼的样子,真可怜,真可怜,可怜的信五。”

“滚。”

四下无人,村上对着空气怒吼道。


2.

这个世界很无趣,谁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看不见的东西。只是因为和自己的认知不同,就被粗暴的归为异类。所见即所得,目光的狭窄,心胸的狭隘,人真的愚蠢又无趣。


3.

骗子、爱说谎的信五、奇怪的家伙……

从幼儿园开始,这些类似的称呼就一直陪伴着村上,如影随形不离不弃。


4.

“你要不要和我走?”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白到几乎透明的脸上此时面无表情。

“你要不要和我走?”

身后是面目狰狞的妖怪,眼前是像黑杰克一般的男人,不管选择哪一边最后似乎都是死路一条。但是选择惨死还是姑且有一线生机,一咬牙村上握住了男人伸出的手。

怪人的手冰凉,并没有人应有的体温。就像是不会在阳光下融化的冰块,寒气透过皮肤钻进了骨髓。

啊,这个“人”果然不是人类。

被男人抱起来的同时村上这么想到。


5.

“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生活了。”

还没回过神来,村上就发现自己正站在乡间带着尘土的小路上,。遥望远处是金黄的麦田,近看不知名的花正盛开在路边。村上的眼前是一栋欧式复古风格的小楼,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到现在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里是哪里?”

“我的家,从今天起也是你的家。”

“那我的家呢?”

“就在这里。”

男人指着眼前的房子,村上觉得自己是鸡同鸭讲。

“我是说我之前的那个,我一直生活的地方。”

男人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封信,洁白的纸面上用花体字写着村上看不懂的英文。翻来覆去地看,最终村上还是把纸交了回去。

“看不懂。”

“哪个部分?”

莫名火大,村上瞪了一眼男人。

“全部,我看不懂英文。”

“这样啊,”男人一转手信封就消失了踪影,“简单来说就是,你被我买下来了。”


6.

捧着果汁,村上光着上半身贴着横山裕的背。即便是在气温高达三十多度的盛夏,横山的身体依旧冰凉凉的,虽然冬天会让人望而止步,但在夏天确是降温的利器。

“信五,把衣服穿上。”

横山裕正在看书,他转头看了眼村上然后揉了揉眉心。

“不要,这天太热了。”村上不听劝,他拉起横山的手然后用脸颊蹭着横山的掌心,“买台空调吧,这都二十一世纪了。”

横山的手就像冰块一样,肌肤相贴近的地方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

村上的话刚说完,一阵狂风就席卷进了屋子,风不停吹动着窗边的风铃,清脆的响声持续不断地在屋子里回荡。

“好吧好吧,”村上憋憋嘴,他知道那是精灵不愉快的信息,“不买就不买。”


7.

世界把人分成了两类,看得见的人和看不见的人。

对于看不见的人来说,精灵也好鬼怪也罢,不过都是小说中电视里的题材,是不存在的事物。但对于看得见的人,那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息息相关的日常,就算你想逃避也无法逃离。

村上从小就属于看得见的那一类,并且他看的十分清晰。自他懂事时,那些怪力乱神的事物就萦绕在他身边。他虽唯恐不及,却也无能为力。

“这是你被他们所爱的表现。”

听到横山这么告诉自己时,村上无法去相信自己的耳朵,迄今为止他因此吃了多少苦外人又怎么会明,在他的观念里爱才不是这样的东西。

“大多数,只是想和你玩罢了,它们都没有恶意。”

被纠缠被愚弄被误解,从小到大村上不止一次地厌恶自己这双能看得见的眼睛,是异常也是自己痛苦的根源,如果没有这双眼睛就好了,村上曾无数次地这样想。

“我不知道你之前都经历了什么但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用再难过了,从今往后会有我在你身边,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都教给你。”

冰冷却温柔的手抚摸着村上的脸颊,横山轻柔的声音像一把锋利的小刀,慢慢地一点点挖出了深埋在他心底的阴郁。村上盯着眼前的人,那深邃的眼眸里藏着不易察觉的深情,那天他第一次在人前哭出了声音。


8.

和横山一同度过的第五个夏天,村上已经17岁了。今天外面在下大雨,树叶被击打的声音,聒噪的蝉鸣也被雨声掩盖住,悬浮在空中的成团的水汽里有一只在飞舞的蓝色精灵。

村上躺在长椅上,他斜着脑袋望向窗外,暴雨从清晨开始下到中午也没见停。张大嘴做了个打哈欠的动作,村上晃动着食指,水汽驻留在空中越积越多,水团也越变越大。

“不要拿精灵来玩。”

横山裕从厨房走出来,他手里端着刚做好的午饭。

“可是……”

拉耸着脸,村上坐到餐桌旁。他吃饭的时候横山就坐在一边看着他,安静地像是在观赏艺术品。

“你不用吃饭吗?”

村上曾过问这个问题。

“我不用进食,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就离远一点。”

“不用了。”

横山裕大多时候都是不吃饭的,只是偶尔在村上下厨时他会和村上一起吃一点。可明明不用吃东西,但他却对味道格外挑剔,虽然村上做什么他都会吃可当他吃到不合胃口的食物时还是会轻微皱眉,村上一直都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


9.

一开始村上信五就知道,横山裕不是人类。那么他到底是妖怪还是精灵又或是其他什么,村上没兴趣去探究也懒得去追问。对他来说横山就算横山,不会再有其他的改变。

“你还真的不会老呢。”

五年里村上变了不少,他长高了体重也增加了,他开始长胡子声音也不如以前那般细。可横山还和初遇时一个样,一副永远都不会老的模样。

“你希望我老一点吗?”

望了一眼镜子,横山自己还从来都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有点变化会比较好吧。”

横山点点头,他低头然后打了个响指,再抬头时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的模样。些许的皱纹加上络腮胡,粗糙的皮肤是和麦田相同的颜色。

“我不是这个意思。”村上苦笑着摇头,“你还是原来那样比较好。”

再一个响指,横山又变了回来。

“还是这样好看。”

村上满意地点头。

“在我眼里你也没有变过。”

“你是说我没有成长吗?”

也许在横山的眼里,普通人类成长的速度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自己最长不过百年的生命,也不过是他人生中不足轻重的一颗沙粒。一想到这,村上就觉得被无形的手扼住了心脏,心跳的声音击打着耳膜,身体中流窜着莫名的悲伤。

“我是说,”捧着村上的脸,注视着他的眼眸,那清澈透亮的眸子里仿佛装下了整片宇宙,日月星辰都藏在他眼眸的光亮里。“你还是我喜欢的模样。”


10.

偶尔会来院子里散步的野猫,有一双金色的瞳眸,它黑色的皮毛柔软又顺滑,长长的尾巴总是一摇一晃地拖在身后。

“喵~”

带刺的舌头舔着村上的脸,村上一边躲又掩饰不掉脸上的笑。

“喜欢吗?”

抱着猫村上盘腿而坐,今天的太阳很好,他和猫都觉得暖洋洋的。

“嗯。”

“那就养下来吧。”

“不了,”用手去梳理猫的毛发,村上说:“它想来的时候来找我就可以了。”

横山不懂,对他来说喜欢就饲养起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因为猫是自由的动物。”

看横山一脸困惑不解,村上补充道。

“那你呢,你也想要自由吗?”

村上放开猫笑了起来,把头靠在横山的胸口,听着那根本就不存在的心跳,村上说:“我已经足够自由了。”


11.

村上右手的无名指上有一枚取不下来的戒指,那是横山给他的戒指。

“这是能够保护你的戒指,除非情况危急不然是取不下来的。”

被陌生的男人戴上了戒指,看着自己的无名指村上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yoko,你知道吗,一般人的结婚戒指也戴在这里。”

几年后,某一个夕阳西下的午后,枕在横山的大腿上村上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说到。

“是嘛。”

拉起村上的手,触摸着被夕阳镀上赤色的戒指,描摹着村上手指的骨节,横山十指紧扣住村上的手掌。

“我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

横山说的轻描淡写,就好像刚刚从窗边飞过的那只白鸽,一眨眼就去到了远方。

“诶?”

被握住的手滚烫,村上的脸在夕阳的照射下映得通红。

“我没听你说过!”

“那可能是我忘了,”俯下身横山裕在村上的额头轻轻印下一吻,“你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新娘。”

“我可是男的。”

“我知道,那么你愿意吗?”

“愿意什么?”

“当我的新娘。”

转过身村上笑起来,抬起头看着横山,横山的身后是一片绚烂的火红,而他整个人都融在了这片红色里,任由暗与光夺走身上的棱角。

嘴唇轻轻触碰横山的唇,村上风一般地跑出了房间。就像当年握住横山的手一样,他并不后悔自己做出的每一个决定。


评论
热度(74)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