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2)

.发现大家都很喜欢奇怪的东西
.写的不顺手不知道怎么打tag
.圣诞快乐



【8】

大仓忠义还能清晰记起他第一次看见或者说偶遇丸山隆平时的场景。

“你这个滚蛋!”

大一开学才三个月,大仓就因为种种机缘巧合在校园里遇见了所谓的,恋人间的修罗场。说话的人是个十分漂亮的女生,可是那刺耳的嘶吼声和掩盖不住的愤怒都一一扭曲了她的脸庞。

“像你这样的家伙去死吧!”

女生高高地扬起手,眼看重重的一巴掌就要落在男生的脸上。

不过是无聊的分手画面,就在大仓忠义这么想的时候,令他没想到的场面出现了。

“你怎么样才能不生气呢?”一把抓住了女生即将挥向自己的小臂,男生用强硬地方式把女生的手扣了下来,“生气的你好可怕,明明脸那么好看的说。”

听到这句话,原本气势汹汹的女孩一下就变得目瞪口呆,她被男生抓过的手上留下了鲜红的印记。

男生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表情看起来似乎很困扰。

“这里好歹也是公众场所,稍微为自己的形象考虑一下如何?”

“你……”

女生瞪大眼睛,眼泪刷地一下就流了下来。

“抱歉抱歉,”掏出手巾帮女生擦着眼泪,“你别哭好不好,这样就好像我在欺负你一样,”把手巾塞在女生手里,男生继续说:“放在你家的行李我下课去拿行吗?”

推开男生,女生呜咽着。

“你难道就不喜欢我吗?那为什么要和我同居?”

“同居?”男生抓了抓头发,对这个词他一脸的意外 ,“我是说过自己没地方住,但搬进你家也不能算同居吧。”

“那你说是什么!”

“这个嘛……”男生停顿了一下,“算同住吧。”

“同住……”

“对了,”男生突然拍了一下手,“那三个月的房租我是不是应该现在给你?”

说完男生从背包里取出了钱包。

“我该给你多少?”

听到这句话女生眼泪流得更凶。

“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这个啊,”男生沉思了一会,“在大学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前辈?好心人?”

“不是女朋友吗?”

“你希望是吗?”

女生咬着嘴唇不再说话,她瞪着眼前的人又觉得无济于事,于是转身走了。

看着女生的背影男生说:“收拾完行李我就把备用钥匙还你。还有,手巾你就留着用吧。”

女生一个人走得老远,大仓对此她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男人,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定

是个很有趣的人。

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在大学里发现让自己感兴趣的人,大仓不经意就笑了起来。


【9】

“在偷窥吗?”

陌生男人突然走到大仓忠义面前。

“不能算偷窥吧,”大仓眨眨眼,“是正大光明地看。”

“一般人看见别人吵架会自觉地离开吧。”

事实上一开始周边确实还有几个人,但当女生吵起来时时大家都陆陆续续安静地离开了,除了大仓。

“这是公众场所,留下来也不犯法吧,还是说我有什么不能留下来的理由吗?”

被人这样质问,男人笑了起来。

“我叫丸山隆平,一年级。”

“我叫大仓忠义,也是一年级。”

原以为对方比自己大,没想到是同年纪,大仓有一点吃惊。而丸山对大仓的名字,不知怎么的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了maru,”大仓用一种很熟络的语气喊着第一次见面的人的名字,“你今天住哪?”

“诶?”

丸山有点不明白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为什么要问自己这个问题。

“你今天不是要从那个人的家里搬出来嘛。”

“你听得还真仔细。”丸山无奈地摸了摸脸,然后坐在了大仓的旁边,“总之先去朋友家借住几天吧。”

“这样的话,要不要来我家住?”

“你家?”

“对。”

大仓的房子是大仓考上大学时买的,车站附近的一座独栋,两层楼附带花园,对大仓来说这座房子大的空荡,过多的房间根本毫无用处。

“两层楼,一共四个卧房,现在就我一个人住,你要不要来?”

“你是有钱人的少爷吧。”

不用怀疑,丸山的口气十分肯定。

大仓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只是问:“房间任选,房租随你意愿给,今天就可以拎包入住,怎么样?”

老实说,大仓在住进新家那天起就想找几个“有趣”的室友了,对他来说丸山正好是合适的存在。

“我是你的小白脸吗?”

这么好的条件放在谁身上都会动心。

“怎么?你要和我睡吗?”

“诶?”

“小白脸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丸山隆平大笑起来,一瞬间红色就染透了他的耳朵。

“你和男人做过吗?”

“有过几次。”

大仓的男性经验不多,但高中的时候因为好奇也有过几次。那是种谈不上舒服又决不难受的体验,却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昂扬感,不过只论做爱的话比起同性大仓更愿意选择异性。

“倒是你,”大仓打量着丸山,“你能和男人做吗?”

“我只做1,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虽然接近自己的异性会比较多,但偶尔也会有同性。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不和任何人保持特定的关系,这就是丸山隆平的准则。

“我对这个不太在意,”大仓看了看时间,“我要去上课了。”

同时丸山也看了看手表说:“我也要去上课了。”

“那一起走吧。”

两个人起身向教室走去,一路上受到了不少注目。大仓对这见怪不怪,他觉得身边的丸山大概也是一样。

“所以说,你要住吗?”

“住。”丸山点了点头,这种白赚的买卖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一会下课陪我去取下行李吧。”

“我讨厌体力劳动。”

大仓瘪起嘴。

“很快就会结束的。”

说是行李也不过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洗漱用品,反正早晚都是要走的,丸山从一开始就没带很多东西。

两个人又在路上聊了些有的没有的,不一会就到了教室。

“你也修这门课?”

当两个人都站在选修课的教室门口时,丸山想不到还会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之前都没注意到你。”

丸山在脑海中搜索,怎么也找不到大仓这张脸,不如说这张脸再加上这个身高,只要见过一次理应就不会忘才对。

“其实,”大仓凑在丸山耳边,“我今天是第一次来上这个课。”

原来是这样,丸山一下就找到了自己对大仓名字感到熟悉的原因。


【10】

“我不懂。”

大仓在跑步机上跑步,而刚刚交稿的丸山则像死尸一样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你们为什么还没睡?”

从跑步机上下来,大仓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着汗。依他对涉谷的理解,那个人是绝不会拒绝丸山的,不如说那个人不会拒绝任何想和自己做爱的人吧。

“这个话题,一定要现在聊吗?”

把手挡在眼睛上,丸山困到下一秒就会昏迷过去。

“好歹认清楚,这个家里就你没交房租。”

大仓从冰箱里取出一瓶运动饮料,大口大口喝起来。

“ryo酱不是也没交嘛,不如说是你一直在给他交钱。”

丸山虽然不知道大仓每个月会在锦户亮上班的店里花多少钱,但他能肯定的是那一定不是普通人能接受的范围。

“因为ryo他很可爱啊,麻烦你看看你自己,”瞟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丸山隆平,乱糟糟的头发还有好几天没刮的下巴,胡子拉碴,大仓忍不住嫌弃起丸山来,“好歹把胡子刮一下怎么样。”

“睡醒了,就刮。”

丸山的脑袋沉甸甸的,比起和大仓闲聊他此刻更想睡觉。

“我前几天,”坐在另一个沙发上,大仓打开电视,“看见涉谷老师和一个男人在酒店顶楼的餐厅吃饭。”

“啥?”

丸山一个猛子坐了起来。

“就是之前我给你说过的,那个晚上可以看夜景的餐厅。”

“这不是重点,”夺过大仓手中的遥控器,丸山盯着大仓的脸,“什么男人,我认识吗?”

“看着挺有钱的男人一身名牌货,三十来岁的样子,看他们吃饭的感觉还蛮亲密的,至于你认不认识我怎么会知道。”

翻了个白眼,大仓把遥控器从丸山手中夺回来。

有钱?三十来岁?关系亲密?丸山不停地在脑海中搜寻着关键词。

“是他!”丸山一拍大腿,“他是subaru的青梅竹马,叫村上信五。三十三岁,白手起步的企业家,subaru之前一直住在他家。现在他和xx公司的千金订婚了,所以subaru才搬出了他家。”

“你连这都调查了?”

“顺手就。”

这可不能叫顺手吧。

大仓在内心吐槽。

“你就不着急吗?”

“那个人,”丸山隆平抓抓头发,“那个人没关系的,反正他也没可能。”

“为什么?”

“怎么,感兴趣?还想我继续说吗?”

丸山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没兴趣,”大仓赶忙摆摆手,如果不在现在打断丸山,后续会更麻烦。“话说,有调查的闲工夫你倒是去邀请老师啊。”

“你根本不懂,”丸山重新倒回沙发,“有些关系不用做爱也可以。”

大仓像是见到了什么怪物,上手去揉丸山的脸。

“你是不是maru?还是说已经累傻了。”

“这叫柏拉图。”

拍掉大仓的说,丸山说道。

“柏拉图?”大仓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柏拉图可没教你去调查人家的身世和人际关系吧。”

“有备无患。”

大仓第一次见人把“有备无患”这个词用在这种地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叫stk,谢谢。”

“随你怎么说,”丸山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起来,“我要睡觉了,除非世界毁灭不然不要叫我。”

“那老师呢?”

大仓打趣到。

“他这两天要去xx地方的学校代课,不会回来的。”

万万没想到丸山连对方的日程表都查得一清二楚,大仓反而敬佩起了丸山。

“你可千万别上报纸了。”

“报纸?”

“stk表白不成,刺死爱慕者之类的。”

之前看过的新闻小标题在大仓脑海中不断盘旋。

丸山隆平站定思考了一会,他也说不准自己以后会不会变成那样,不如说对于涉谷昴,他好奇地方还有很多,可以的话,不管是什么样的事,他都想知道。

“我尽量。”

伸了伸懒腰,丸山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丸山思考时的模样严肃到让人害怕,就算看见丸山走进自己房间,大仓还是打了个冷颤。

“好像更有趣了。”


【11】

“我还以为你死了。”

锦户亮在喝酒,安田章大坐在一边抽烟。

“你没死我怎么会死。”

把烟掐灭,安田又点燃新的一根。

把酒杯放下,锦户也从安田的烟盒里取出一支烟。

“借个火。”

靠近安田的脸,锦户亮让自己的烟接触到安田已经点燃的烟头。

近距离的看着锦户亮的侧脸和纤长又浓密的睫毛,安田章大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分手之后安田就再也没见到过锦户,听别人说,他去了别的地方。几年过去了,没想到今天会偶然在酒吧撞见,安田自己也很诧异。

“一年前。”

锦户一手夹着烟一手托腮。

“你还住在yoko家?”

“你还在打我哥注意?”

眯着眼睛瞥了安田一眼,锦户的半张脸都沐浴在暖黄色的灯光下。

“打你哥注意的人难道不是你自己吗。”

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灼人的视线,安田章大挥了挥手。

“算了算了,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用自己的酒杯碰了一下锦户的杯口,安田把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喝净。

“喝吧,今天我请客。”


【12】

横山裕醒来后习惯性去敲了敲他弟的房门,但当他意识到亮已经搬出去时,又忍不住失落起来。

“今天是这一周最暖和的一天,如果有空的话,和家人、恋人一起出去走走怎么样?”

电视里穿着白色大衣的女主播在室外的阳光下做着播报。

“要一起去哪里转转吗?”

在把信息发给自己弟弟前,横山裕停下了按发送的手。他盯着屏幕看了好一会,又把刚刚打好的信息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

“一起吃个午饭怎么样?”

光标在不停地闪动,横山裕却久久按不下发送键。

果然还是算了。

就在横山这么想着的时候,他一没拿稳,手机在手里一滑,翻滚着掉在了地上。慌慌张张捡起手机,信息不知怎么的就被发了出去,并且还被删了几个字。

熟睡的时候锦户亮被信息声吵醒,顶着一张不爽的脸打开手机,是他哥发来的信息。

“一起吃个午饭”

近乎命令的语气,锦户亮不禁揉了揉眼睛。

锦户亮自认为自己很了解他哥,但像这种语气生硬的信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本的困意和怒气一瞬间就烟消雾散,不如说心里有了几分奇妙的躁动。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握着手机横山裕在客厅里打转,该怎么解释才好,不如说该怎么道歉才好。在脑海里描绘着自家弟弟生气时的模样,横山竟觉得自己此刻在脑海里描绘的亮十分可爱。

“几点,在哪吃?”

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里准备,当横山裕看到这条消息时他差点喊出声。但是转念一想,他才意识到自己平时常去的都是些烤串店,适合吃午餐的地方还真没有。

“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横山姑且问了句。

“没有。”

得到的是预料之中的回答。

在搜索栏里输入午餐、时尚、店铺几个关键词,横山觉得自己就像约会前的小男生一样,心里惴惴不安。

看着搜索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店铺,五花八门的名字和类型让横山裕挑花了眼。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看着时间飞快地流逝,横山却始终挑不出个适合和弟弟一起吃午餐的店。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他拨通了安田的电话。

“喂?”

被电话吵醒,安田章大看了眼闹钟,他约莫着自己睡了不到两个小时。

“抱歉,是我,你还在睡觉吗?”

和往常不同,电话那头安田的声音听起来又低又沉。看看时间,横山估计对方还在睡觉,虽然知道他还是打了电话。对他来说,和弟弟吃午饭才是眼前最重要的事。

是yoko!

安田啪地睁开眼睛,他坐起身子把手机拿远,然后咳嗽了几声。确定声音没问题后,又拿起了电话。

“没有,没有,我已经起床了。”

“那就太好了。”不在意安田的话是真是假,横山裕继续说:“yasu你知不知道适合吃午餐的店?”

“你要和谁一起去吗?”

安田虽然能猜到个八九分,但还是问出了口。

“和ryo。”

果然。

实在太过没有悬念,安田打了个哈欠又重新躺回被窝。

“让我想一想。”

盯着天花板上的挂灯盯看了好一会,安田迷迷糊糊就闭上了眼睛。

“yasu?”

对面突然没了声音,横山裕不禁叫了声安田,想确保他还在。

“嗯……”因为电话那头的声音安田猛地睁开眼,“就在xx有家店,我之前和朋友一起去过,他家的限定午餐很好吃。店名和具体地址,我发信息给你吧。”

像连珠炮一样说出口,安田自己都不太确定自己在说什么。

“谢了。”

“没事。”

挂断电话,横山裕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橱他开始选今天出门的穿着。

被挂掉电话,安田还有些木纳。

“拜拜。”

对着已经黑屏了的手机,安田说道。

发完信息后,安田在手上还握着手机的情况下睡了过去。


【13】

安田介绍的是一家简餐店,装修风格简约却很时尚,明明是中午用餐的时间,坐满了人的店铺看起来却一点都不拥挤。因为没了店内的座位,横山裕选了外面离门比较近的位置。

“真的不用我接你吗?”

出门的时候横山再一次发信息确认了一遍。

“我会自己过去的。”

“可是我开车去接你会比较方便吧。”

“你好烦。”

实在拗不过亮的坚持,横山裕只好自己开车先来了店里。好在店离车站不算远,应该不会难找。

“okura,okura。”

锦户亮一边下楼一边喊大仓的名字。

“他刚刚出门了。”

走到客厅锦户只看到丸山一个人。

“你也没差,”拉起丸山的手锦户说:“送我一下。”

“车钥匙就在那,”丸山指指大仓挂车钥匙的地方,“你随便开一辆走啦。”

丸山的泡面才刚倒好热水,现在要是走了回来面就没法吃了。

“我困,想在车上睡一会。”

“那就晚上再出去啊,现在回去睡觉不好吗?”

亮和大仓基本上都是一觉睡到大中午才会醒的人,丸山反而不懂两个人今天是怎么了,明明还没到中午两个人竟然都醒了,还出门的这么早。

“少废话,”一脚踢向丸山的小腿肚,锦户亮把自己的手机扔向丸山,“具体地址就在上面,可别迷路了。”

“欸……”

揉着被踢的地方,恋恋不舍地望了眼自己的泡面,丸山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下来。

正如锦户亮说的那样,他一上车就在副驾驶座上睡了起来,没办法丸山只能好把地址输入导航。

丸山隆平虽然有驾照但是很少开车,在跟着导航七转八拐了一段时间后,丸山彻底把车开到了陌生的地方。

迷路了。

看着眼前的死胡同,再看看自己身边睡得正熟的锦户亮,丸山略做思考。导航算是用不上了,自己也不熟悉这个地方,如果把亮叫醒一定会挨骂,不叫醒他等他自己醒来大概也是同样的结局。干脆就这么走掉算了,就在丸山做好决定时锦户亮睁开了眼睛。

“到了?”

揉着眼睛,锦户活动活动了脖子和肩膀。

“迷路了。”

知道糊弄不过去,丸山老实地说。

看着手机,已经比原本约定的时间晚了10分钟,锦户亮一脚踹在了丸山的腿上。

“为什么不早点叫醒我!”

听到这句话丸山才恍然大悟。

把丸山推下车,锦户亮自己坐在驾驶座上,重新设定导航时,他发现丸山把地址的数字部分输错了。瞪了一眼丸山,锦户关上车门独自开车走了。

看着车离自己越来越远,丸山到不怎么介意。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现在要去吃甜点吗?就是之前说的那一家。”


评论(11)
热度(80)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