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Summertime Sadness

.题目和文没有任何关系单纯喜欢这首歌
.短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M君其一】

睁眼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一点疼,昨天的酒醉还没有彻底消除,宿醉或许会萦绕自己一整天。

一夜情的对象不知道是几点走的,对方睡过的那一边床有被整理过的痕迹。认真的人,模模糊糊还能想起昨天的经过,有些奇妙又有些心动。

“还真留下来。”

看着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物件,忍不住笑了起来。


【M桑其一】

攒下了三个月的工资买下的钻戒是店员推荐的款式,因为不知道手指的尺寸在买之前反倒最需要下功夫。

求婚当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的白日对应了夜晚的璀璨星空,提前预约的饭店是女友一直想去的那一家,虽然没有准备额外的惊喜,但对于我这已经足够。

“我们分手吧。”

女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餐厅的门正好被人推开,门边上悬挂着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原本站在身后的人侧过身子,从我背后的缝隙处插了进去。

“果然还是分手吧。”

女友的语气很坚决,或许她一整个白天都在考虑这个问题吧。

“我觉得我对于你来说并不是必要的存在。”

人过了三十岁感知就会逐渐麻木,和体力下降一样,接受情感的神经也在一点点变得迟缓。

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一起吃了一顿散伙饭,吃饭的过程中谁都没有说话,沉默的气氛中透露着些许的尴尬。躺在口袋里的戒指跟着身体的移动而晃动,无法无视的存在感让每一次的呼吸都带上了不该有的重量。

女人是很敏锐的动物。

一边这么想一边在内心嘲笑自己的天真,虽然不似嚼蜡但那顿饭也足够淡寡。


祸不单行。

和女友分手的一个月后又收到了前任的结婚请帖。

到底是多么粗神经的人才会给自己的前任寄请帖,即便这样在心里吐槽但还是会在意,对方到底找了个怎样的人去相伴后半生。然后手仿佛失去了控制一般,讽刺地在参加那一栏里打上了勾。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前任的婚礼红包应该包多少?


【M桑其二】

酒宴上坐的桌子是最靠边的地方,头顶上华丽的灯光不停变化着模样,老实说这样根本看不清台上的新人,不过这样也好。

邻座的都是不认识的人,年龄和面貌也各种各样,大家似乎都是第一次见,看起来都很拘谨。左手的人看起来像个大学生,毛茸茸的卷发陪着一身花里胡哨的西装,新人讲话期间他一直低头摆弄着手机。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手被握着对方说出了这样的话,明明是对方寄来的请帖竟然还会惊讶,猜不透其中的真意只能回一个礼貌的微笑。

干脆大闹一场好了。

坐在座位上看着陌生的脸来来往往,郁闷和焦躁滋生出了不少不善的想法。但是现在的自己早就不在那个能抛开一切去胡闹的年纪,就算再怎么烦躁也会靠意志去慢慢压制。

其实也没那么糟。

“该死!”

身边的大学生发出低沉的咒骂。

不经意瞟到他手机屏幕上的GAME OVER,又发现他转身看了眼台上的新郎新娘。到底是指哪一边,只有本人才知晓。


【M桑其三】

拒绝了酒宴结束后的二次会,可总觉得没有喝够又独自一人坐电梯去了酒店上层的酒吧。就在电梯打开的一瞬间,那个大学生从隔壁的电梯里走了出来。

“要一起喝一杯吗?”

白天人还稀稀疏疏的酒吧,原本打算找个不起眼的位置坐下,没想到会被这么问。

迟疑是有的,只是现在的心情一个人就变成了喝闷酒,一个人不如两个人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酒后吐真言又或是最近积压的情绪太多,酒过三巡舌头便自顾自地说起了话。

“其实今天我来参加的是前任的婚礼。”

对于如此突兀的一句对方明显很诧异,只是在惊讶之后又大笑了起来。

“其实我也是。”

世界上总会有些充满戏剧性的事,比如现在。

“那还真是巧,我们都一样啊。”

突然沉默,对方没有接话。透过那有些遮挡目光的刘海,能看见对方眼眸中有思绪在流转。

“我想不太一样,毕竟我的前任是新郎。”

突如其来的出柜宣言,连让人目眩的酒气都清醒了不少。

“这样啊。”

加了冰的威士忌,辣味不规律地刺激着舌尖。酒从舌苔滑向喉咙,一气呵成。或许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才会把情绪少有地肆意散发。

“那我们还是一样啊。”


对自己的性取向产生疑问是在初二的夏天,邻座的男同学是游泳社的一员,小麦色的肌肤,短袖露出来了一直被冬装遮挡住的结实臂膀,风吹动头发总能从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大学时交到了第一个男朋友,然后分分合合,旧的走新的来,和一般的恋爱没什么不同。

“他是大学时的最后一个男朋友,”说到这又回想起了那个可怜巴巴的自己,“因为他说想过普通的生活我们在毕业前分了手。”

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段恋爱因为不够“普通”而中断,“普通”到底是什么?

那之后的漫长日夜都被“普通”所困扰,不过一个月前的自己也违背心意选择那所为的“普通”。

其实都是因果报应。


【M君其二】

周六的早晨被之前的房东用电话叫醒,脑袋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只有嘴在莫名地运动。

“你有请帖寄到我这里来了。”

“嗯?”

“请帖!”

“这样啊。”

“你把你现在的地址告诉我吧,我好给你寄过去。”

“好的。”

挂断电话后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十点,闭上眼的那一刹那刚才的事情仿佛从记忆中被剥离一般没了踪影。所以在第二天收到前男友的请帖时,第一反应就成了这什么玩意?


前男友是自己打工时认识的,比自己年长看起来很成熟稳重。但其实是个满口谎话,不具备一丁点诚实和信任的男人。但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的真面目,甚至还走到了同居的地步。

“我要被调走了,大概几年内都不会回来。”

受不了异地恋的自己主动分了手,可没想到会在半年后收到对方的请帖。

一直都以为这种事只会存在于杂志和广播的读者/听众来信,没想到有一天这种像段子一样的事会降临在自己身上,反而无法生气只是想笑罢了。


【M君其三】

新娘是个很好看的人,也许穿上女人都会变得美丽,可惜嫁了个不怎么样的人,深感同情。

酒宴同桌的人都不认识,邻座的男人似乎不怎么开心,期间一直闷着不说话,偶尔抬头看一眼新郎新娘随即又低下头不言语地吃起东西。


没有去毫无意义的二次会,却没想到会在酒店的酒吧里遇见刚刚的邻座。相逢就是缘,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了口。

“要一起喝一杯吗?”

酒精真的很让人害怕,几个小时前还互不相识的人现在竟然一起喝着酒说着前男友的坏话。

“所以你也是……”对方像是在斟酌词语,“下面的?”

“啊……”意识到对方在问什么,便稍微压低了声音,“我不做下面那个。”

“哈?”对方似乎很生气,“那个混蛋还说绝对不要在下面。”

“那他还说自己喜欢男人呢。”

“也是。”

没心没肺的大笑,然后从酒店的酒吧离开,又去了其他的地方喝酒一家又一家。


“我发现我还挺喜欢你的。”

记不得那是第几家了,只知道进店时天色已经开始变暗。

“把这个送你好了。”对方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了一枚女式戒指,“原本打算今天拿去当铺的,还是送给你好了。”

“真的吗?”

“嗯。”

精巧的女式戒指套不进十指的任何一根,最后只卡在了左手小拇指的关节初。

“就好像你向我求婚了一样。”

伸出手看着在小拇指上闪闪发光的戒指,发出了奇妙的感叹。

“还真是,”对方轻轻吻上戒指问到:“那么你要嫁给我吗?”

酒精还真是可怕,会让人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产生出平日里绝不会有的想法。

晕着淡淡红色的脸颊、宽大而滚烫的手掌、低垂下来的眼眸里盛着醉酒后特有的水汽。

心脏在不安地跳动,像是要坠入一段全新的恋爱。

评论
热度(15)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