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漫漫

.写得很烂很恶俗

.做人要勇于尝试然后知道自己有多辣鸡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1.


已经是七月。


闷热、聒噪还有看似没有尽头的梅雨。


村上信五的左眼皮一直在跳,俗话说得好左眼跳财又或是跳灾?独自饮酒,他自己也说不清,只是捧着酒杯一口又一口。



“我叫村上信五。”


想握手对方却只是点头微笑。


“横山裕。”


不知为何村上总觉得对方的声音在颤抖。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总觉得很眼熟。”


村上第一次见横山裕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搜索也找不到关于对方的讯息。


“我是大众脸,有这种感觉也不稀奇。”


对于这句回答村上有点来气,感觉对方只是在敷衍自己,连对方笑容看起来都变得刻意。



村上身边的人都说村上是个大大咧咧的家伙,神经粗的像钢筋,仿佛天生就和纤细无缘。


对于这样的评价村上每次都会去反驳。


“我的敏感纤细只留给需要的人。”


这样说着的村上到底花了多少时间才意识到横山裕在躲着自己,他自己也说不清。



2.


被堵在厕所的隔间里,横山裕困惑地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请问……?”


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气势汹汹地打断,滚烫的视线笔直地落在自己的脸上,横山那被头发遮住的耳朵已经烧得通红。


“你就给我说实话,我也不会生气!”


被气场压倒,横山一边一字一句认真听一边不停点头。


“横山君,”稍作停顿然后深吸一口气,“你是不是讨厌我?”


沉默着,脑海中飞过一些片段,恍然大悟,发现对方这样的猜测不无道理。以为自己并不在意,没想到还是露出了马脚,有些东西真的不管如何遮掩都藏不住。


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红透的耳垂,心脏扑通扑通的声响吵得人心绪不宁。口干舌燥的,舔舔嘴唇开口后第一声还是破了音。


“你是有多紧张啊!”


他笑起来,五官都挤在了一起整张脸看起来都皱巴巴的。看着眼前放肆大笑的人,熟悉的陌生感从指尖流窜进身体,又酥又麻刺激着头皮,好像只要微微张开嘴就会有言语不受控制地泄露。



3.


说来可能都是命数,连巧合都算不上。


半年后村上又见到了横山。


那天村上已经喝得快醉了,夜幕降临的街道,眼前闪烁的是霓虹灯光,街的对面有个还不能算作熟悉的身影,在夜里他的皮肤仿佛能够发光。


三步并作两步走,期间还险些摔了一跤,从身后一把拉扯住对方的胳膊,村上的语气还带着些许火药味。


“看你这次往哪里跑。”



手指贴合着皮肤,温度传递手臂有着燃烧般得疼痛,眼皮轻微颤动,横山裕试图从村上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越挣脱对方就抓得越紧,短短的指甲倒没有陷进皮肉,但也在对方雪白的手腕出留下了一排明显的印记。村上一张口就喷出一股浓重的酒味,他的腿晃来晃去怎么也站不稳。


看着对方颠三倒四,横山不得不伸手去扶,没想这一下就让对方埋进了自己怀里,虽然只是猛地一下,但胸前还是留下了对方的鼻息。像是在喉头滴下了辣椒油,整个人都被刺激得生疼却又没办法开口。


“你要是不好好解释今天就别想走。”


动摇、犹豫、为难……对对方一系列的情绪视而不见,村上光是让自己不摇晃就费了好大力气。



4.


出租车上对方闭着眼睡觉,头又一下没一下地和玻璃框撞击,帮他把位置端正不一会又撞上了玻璃,手指紧扣在一起仿佛下定了决心才把对方的头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你这个朋友该不会吐吧?”


司机从后视镜一眼又一眼地瞄,不安的不行。


朋友……


看村上,他嘴巴微张,呼吸声也不轻。眉头皱在一起,想帮他舒张开来可当食指触碰到他的额头,手就不自觉收了回了。大拇指与食指摩擦,横山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现在的模样,万万没想到朝思暮想的人现在竟靠在自己肩膀上。


“不会的,不用担心。”



村上虽然睡得很沉但一叫也就醒来了,摸着门框下车,踉踉跄跄地走向自己家。一路上嘴里也絮絮叨叨了些话,只是词句都吐不清,横山也没听懂他在说什么。站在门前找钥匙,头深深地埋进了包里,抓来抓去终于摸出了一串钥匙,就着光半天也没分清哪个是大门的钥匙。


横山就跟在村上一步之后,他不催也不问只在村上快倒又或是走不稳的时候扶一把。


换了三把钥匙门终于开了,一进门连鞋都没有换,村上便瘫在了玄关处。关上门,脱下鞋子后又脱下村上的鞋子,思考了良久横山还是决定把村上叫醒。


一遍一遍又一遍。


这次不如在出租车上那么轻巧。


好不容易叫醒人,可村上一睁开眼睛就开始对着横山傻笑。没个头一样,连续不断的,就像梅雨。笑到打嗝,眼泪水在脸上滑,横山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才好。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笑声中断后是一声质问,在村上湿漉漉的眼睛里横山仿佛看见了倒影着的自己的身影。



5.


这个世界有天国就有地狱,天国住着八百万神明,而地狱则寄宿着恶鬼。掌管着死亡,传播着疾病,自古以来鬼就不是被人喜爱的存在。


鬼通常只有两只角,和人类私通下来的混血儿却有三只角,拥有三只角的鬼力量强大但自身难以控制,宛如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对异类的排斥永远存在于每一个角落。



青山绿水,鸟语花香,不同于地狱里生灵涂炭的场景,他时不时就会偷跑到地面上来。不过这一次,他第一次遇见了还活着的人。


“你是谁?”


“你又是谁?”


“我是hina,你是谁?”


没爹没娘的少年一个独自住在村子的最边缘,因为骨瘦如柴比起同龄人要更加瘦小,所以见他的人都叫他hina,笑他是永远长不大的雏鸟。


“我是鬼,你怕不怕!”


扯开包裹在头上的布料,露出自己头上的犄角,虽然表面上张牙舞爪其实内心也是嘣嘣乱跳。


“啊!”少年着实吃了一惊,眼眸里透着好奇的光,上手就去摸那如玉一般瓷白的角,然后笑呵呵地说:“真的是鬼呢。”


“小心我吃了你。”


展开自己嶙峋的双臂,少年说道:“如果对你有帮助,这身子你就拿去吧。”


出乎意料的反应,那天鬼才发现这世上真的有人天不怕地不怕。



那之后只要去那条河边就时不时会遇见那只雏鸟。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总是说个不停。


“你能不能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不要。”


“为什么?”


“我凭什么把名字告诉区区一个人?”


“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被握住了手,那是除去母亲第一次让外人触碰自己,血红染过苍白的脸颊,炽热烧得人心慌。猛地推开那只雏鸟,只觉得被握住的地方皮肤都脱落了下来,露出了最原始的血肉。


“谁和你是朋友了!”


发出一声感叹然后像风一般离开,惴惴不安的心在不住地骚动,宛如有千万只蚂蚁藏在身体里,一点点、一点点侵蚀着内脏,缓慢地带着不明显的疼痛。


“怪人一个。”



6.


隔壁的村子被洪流掩盖了一半,村里的人都说是山神在发怒。在古书中找寻,最后得到的答案是为山神献上祭品。


从山里捡来的孩子最后还是会回到山里去。


即便没有人张口大家也在心里想好了答案,面对那些心知肚明他不反抗也没有抱怨不公平,只是淡然一笑然后默默在心里等待起接受准备的那一天。



偷偷跑去地上的事被发现了,被责罚后身上留下了一堆伤。鬼的恢复力虽然快但也还是会痛。


明明知道不应该还是又一次跑到了地面上,即便夜幕低垂却还在心中抱有一丝不愿提起的念想,或许可以……


“你怎么还在这里?”


河边月光洒下来的地方,石头上蹲坐着一个孤零零的身影。


“好久不见了呢。”


只是听见那个熟悉的嗓音他就笑了起来,可当他转过头借着月光看清对方的脸,出乎意料地脸色沉了下来,眉宇间浮现出了深深的沟壑。


“你怎么了?”


伸手想去触碰对方脸上的伤痕,却被躲闪开,手停留在空中,心也跟着一起落空。


“不用你管。”


别过头,以为天色很暗可以遮挡住脸上的伤,却不料一眼就被人发现。


执拗地凑到他面前,虽然不再触碰却藏不住眼底的担忧。


“不会痛吗?”


摇摇头假装不在意,直射向自己的视线比伤口还要刺痛,却又躲闪不及。


“可是……”


“可是什么,你又帮不上我。”


是真话也是迁怒更是羞涩地想去遮掩自己扭捏的情绪。


一瞬的失落甚至没被人看清,随即就换上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


“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帮你。”



消失了些日子,再回到地上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只雏鸟的踪迹。


一天、两天、三天……


接连好几天都没有人迹实属罕见。


说着不在意,心里却又充满疑虑。所以当他靠近村庄后,才知道他不在的几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被愤怒冲昏头脑,当他再看清眼前的景物,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山神的领地。


“你是何故踏入这里?”


空谷里回荡着声音。


“把hina还给我!”


头一次呼唤这个名字,却未曾想过对方竟不在自己身旁。


“hina又是哪一个?”


“把之前献祭的人类还给我!”


听说鬼发怒时身上会散发出青色的火焰,那天他每一个毛孔里都燃烧着熊熊火苗。


“哦,那个家伙,”化成了人形模样的山神出现在他面前,面对他的怒火还肆无忌惮地笑起来,“明明是祭品却还问我要治疗的药草,我一生气就把他的魂魄抽出来了。”


山神指了指自己耳朵上挂着的坠饰,里面正闪烁着点点光芒。


“你要是想要就求我,说不定我还能把他剩下的这一点魂魄施舍给你。”



7.


地上是好的,四季分明,颜色艳丽。有山有水有风景,耳边有河水潺潺、有鸟语鸣啼,不同于地下这里就算只有一个人也能看见光明。


所以说,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完全能够好过。



听老人说,这里原本有着无数山林,期间还有一个不小的村落,人们安居乐业,其乐融融。可不知某一天,从天上降下来一道蓝色的焰火,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烧光了山头的每一根树木,没给山林留下任何一个活物,从那之后过去了百年,这里依旧寸草不生,荒无人烟。



鬼可以杀人,却不能弑神。用力过猛的他被山神砍断一只角后,便被人抓回了地狱。而被他握在手中的耳饰一直没有松开过,就算一直被关押在地狱的最底层,不管受到多么严苛的对待只有那只手永远紧握。



鬼不会做梦,所以脑海中闪现的都是记忆。


“魂魄消散的人不能轮回,你永远都不会再见到他了。”


睁眼永远伴随着记忆中那十分刺耳的笑声和嘶吼,就算手中的耳饰已不再发光却也不愿意放手。



8.


那之后又过了多少年,横山裕根本没有去数过,被释放的他自己拔掉了剩余的角然后回到了地上,明明知道不会再遇见他,但依旧心存侥幸。


可当横山真的又遇见了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人时,却又开始后怕,怕那个人其实不是他。畏畏缩缩不敢靠近,最后甚至选择了逃避,就当给自己留下了零星的希望。


没想到就算逃开还是会相见,这一刻才意识到一切一定都是宿命。



9.


“我怎么会讨厌你。”


话说起来竟有几分哽咽,相思就像鱼刺一般卡在喉咙里,把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染上了名为真实的血淋淋的伤痛。


“如果真的是你,请不要再离开我。”


柔软的语调看起来轻飘飘的却又坚实地传达进了村上的耳朵里。


“嗯?”眯起眼睛,村上胡乱揉着眼睛问到:“你说什么?”


“我说,能见到你真好。”


“我也是。”


恍然间好像看到了对方不似假面而是真切的笑,不过说完话之后村上就睡死了过去。



10.


传说凤凰是不死鸟,浴火焚身也不会迈向死亡。


千百年前凤凰曾不小心向地面落下了一根羽毛,羽毛落在山林里接受着日月星辰的洗礼最终化成人形,被附近的村民捡了回去。


评论
热度(43)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