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6)

.诈尸
.仓安线完结




【151】

分别和梅雨季一样,也许会不准时但绝不会不来。


【152】

嘀嘟嘀嘟……

呼啸而过一辆救护车。

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安田章大还是第一次听见鸣笛声,尤其是在这样的深夜。

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远,房间里又寂静下来。

大仓忠义坐在床上低着头,他的身上是显得有些小的浴袍。安田盘腿坐在地上,他抬头望着天窗发呆。

两个人像雕塑一样,互相都很沉默。


【153】

“说句话吧。”

“随便什么。”


【154】

最需要对话的时候反而无话可说。


【155】

大仓在扣手,一下又一下,指甲旁边的倒刺被他撕扯开,裸露出了血肉本来的颜色。

一根指头、两根指头、三个指头……

沉默期间双手都被他撕扯的血淋淋。

安田注意到了大仓手上的动作,却看不清具体的模样,他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地看,然后思考自己该怎么开口。


【156】

啪!

电来了。

世界一下就明亮了起来,甚至刺痛眼睛。


【157】

“你不疼吗?”

电来了之后安田才发现大仓的手已经血肉模糊。

“诶?”

大仓愣住了,他反射性抬头发现安田正盯着自己的手。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他点了点头。

“疼。”

撕扯时大仓并没有在意,等到被人提醒痛觉才一点点传达进神经。

就像延迟了的游戏,画面和人物不在同一个剧情。

“你不走吗?”

说话时大仓声音抖了一下,不是紧张或是悲伤,就只是颤抖了一下。

“嗯……”

安田拖着长长的音,给不出个确切的回应。

听说被饲养太久的文鸟即使打开笼子也不会自己飞走,安田想自己应该不是这样,他还是渴望自由的,并不想过现在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

不如说这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生活。

可是……

看着大仓安田总觉得有什么在敲击他的内心,和爱无关,或许更加靠近同情或是恻隐之心。

“我走了你怎么办?”

盯着大仓看,眼睛也不转,安田仿佛从大仓身上看见了大型犬被训斥时低垂下来的毛发。

“回老家结婚。”

这句话大仓说得倒是干脆,没有一丁点犹豫。

“这样啊。”

站起身子安田舒展四肢,迷惑的部分突然就变得合情合理,就像早些年的偶像剧,看似剧情迷离实则不偏不倚。

打开衣柜安田收拾了几件衣服,虽然不知道天亮之后自己会怎样,但对他来说生活不过就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木制衣架碰撞的声音,布料互相摩擦的声音,看着安田专心的背影大仓突然就觉得自己很委屈。

“你要走了?”

“现在不,睡醒走。”

安田头也不回。

“鱼怎么办?”

“在我找到新家之前能先寄放在这吗?”

“嗯。”

“对了,”想起一件事,安田侧过头,“我存折里的钱还在吗?”

“在。”

“那就好。”

大仓没有仔细数过他认识了安田多久,也没在意过安田在这间小房子里呆了多少天,但他下意识感觉到了,不管自己花多少时间眼前这个男人都不会为自己而改变。

“你为什么就不能喜欢上我呢?”

躺倒在床上,大仓又问起了最初的问题。

停下寻找衣服的手,安田觉得好气又好笑,他走到床边看大仓已经闭上了眼睛。

坐在床边,安田也问大仓:“那么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我?”

这问题太矫情,光是问出口安田都觉得鸡皮疙瘩掉一了地。

“我……”

在床上打滚,翻来覆去。怎么也想不出个答案,大仓睁开了眼睛发现安田正注视着自己。

“算了,”不管喜不喜欢安田都不在意,“雨该不会下到白天吧。”

房间里没有伞,安田很担心自己明天该怎么走。

“天气预报说,”大仓想起了在家偶然看到的天气预报,“这几天都会下雨。”

“哎……”

转头大仓的脸就在眼前,被捧起脸颊,嘴唇被吻轻柔的覆盖。安田闭上眼睛,断断续续的吻缠绵而温柔,手指在发丝间游走,对方想要拥抱自己却又犹豫不决的情绪通过亲吻传递,有一点焦急。

“我,”轻轻地把安田拥进怀里,大仓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柔软,“原本没打算放开你。”

大仓的声音就在耳边,像清晨漏进房间的风,轻飘飘地溜进耳朵深处,酥酥麻麻。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特别想见你。”

安田有些不明白,只觉得前言不搭后语。

“结果你还是老样子,对我没有零星的兴趣,这样的话还不如放开你。”

安田认为大仓是在撒娇,只是撒娇的本人并没有意识到。

注视安田的眼眸,亲吻他微微煽动的睫毛、他的眼角、他鼻尖和他想要开口说话的嘴唇。

“这样的我,算不算喜欢上了你?”


【158】

心脏被撕裂开,就像大仓那被撕扯烂的手指,露出了鲜红赤裸的肉。

人不再莽莽撞撞,而是好好换下鞋,说着敬语礼礼貌貌地走进你心里。褪下了粗暴,像不良少年在雨中给流浪猫撑伞一样,看见的人即觉得不可思议又会莫名对对方增加好感度。

心口敞开的地方没有灌风,反倒有一股暖意流进来,身上热乎乎的,连脚趾尖都不自在。


【159】

作弊。

耍赖。

不公平。

这样不行。


【160】

空间和时间猛地有了裂缝,大脑和理智在时间流转之外,脱离了躯体的束缚用过份冷静的视线观察着自己。

像个傻子一样。

看着被拥抱在大仓怀里的自己安田想到。

人有多容易被气氛牵着走,看着自己此时舒缓的表情安田就得到了答案。

钟表在走动,窗外在下雨,鱼缸里的鱼突然吐了个泡泡,大仓的浴衣蹭着自己的左手,亲吻时口水从嘴角滑落滴在了自己的衣领上。

这个吻也太过绵长。


【161】

在被压倒前安田推开大仓,抹了抹湿漉漉的嘴角,他有点生气,莫名其妙地生气,对大仓也对自己。

用力拍了拍自己,脸颊上都出现了泛红的印记。

“这算什么?”安田越想就越想不明白,“难道我们要现在开始重新谈恋爱?”

“诶?”

没想到安田会这么问,大仓没法马上做出回应。

“你要结婚对吧。”

给互相拉出距离,安田问到。

“嗯。”

不去否认大仓觉得这是他无法改变的事项。

“就算结婚之后你也要继续养着我吗?”

说出这话安田自己都觉得恶心,无关乎伦理道德,只是单纯的恶心。

“也不是不行。”

思考后大仓认为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还有其他选项吗?”

“比如说?”

面对大仓的反问安田有些哭笑不得,现在发现也不晚有些人是到死都改不了的,比如涉谷昴,比如面前的男人。


只是这个人和subaru不一样。


渣滓化成灰烬都是渣。


【162】

天亮时雨也跟着停了下来,大仓整个人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安田换好衣服后拿着存折和昨晚收拾好的几件换洗衣服走出了房间。

“啊,外面的空气真好。”

站在空旷的平地上,安田发出了刑满释放般的宣言。

脚步轻快,手中的包被甩来甩去,沿着道路走,安田也不知道这条路到哪里是个头。

要是有路过的车就好了,还能搭个便车。

哼着小曲,踩着还没干的地面,安田一步一步向前走。


【163】

不知走了多久好不容易有了个电话亭。

打通那个好久不联系的人,对面却一直没人接听。

转入语音模式,安田稳了稳自己的声音。

“subaru,今天天气真好。我现在自由了,你在哪里?”


【164】

“发生什么了吗?”

喝酒时原本坐在对面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到了自己的旁边,过浓的香水味又腻又冲鼻让大仓有点想打喷嚏。

“为什么这么问?”

或许是出于好奇,大仓把对话继续了下去。

“总觉得今天的大仓君有点不一样。”

想不起自己何时还见过眼前的女人,陌生的脸和快餐店推出的新品无异。

“今天我一觉醒来,发现房间的温度降了几度。”

不用开灯,夏天的阳光足够叫醒自己的眼睛。不够宽敞的房间塞满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另一个枕头上还有别人断掉的头发,可是另一半的床上已经没有了温度。完全没有察觉,房间里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不过是普通的呼吸在这时都显得格外清晰。

原来今天没有下雨。

“你把空调调太低了?”

被女人的声音拉回现实,听到这个回答大仓忍俊不禁。

“我说错了吗?”

对于大仓突然的转变,女人有点莫名。

“没有,没有。”大仓摇了摇头,“你还真是有趣。”

“那么今晚就让我帮大仓君调空调的温度吧。”

胸部的触感紧贴在自己手臂上,虽然不是喜欢的类型但也不至于拒绝。

“好啊,我也不想再被冻醒。”


【165】

大仓回家带着一身酒气和女人的香水味。

“被甩了?”

锦户亮坐在餐桌边吃着他今天的第一餐。

少有的大仓瞪了锦户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哈哈哈哈……”

看着失意的大仓锦户大笑。

“嘲笑别人也要适可而止。”

端着自己的那一份午餐,丸山从厨房里走出来。

“可是,可是,”不停拍打着桌面,锦户还是头一次见到那么失落的大仓,“你要是看见他那张脸也一定会笑。”

又拍桌子又跺脚,丸山看着放肆的锦户忍不住同情起了大仓。

“你现在笑,小心……”

后面的话丸山没说,自己造的孽早晚都会回到自己身上,这点丸山也是最近才体会到。

“呵。”

收敛了笑容锦户继续吃他的早饭,丸山那句扫兴的提醒让他转头就扔进了垃圾桶。

“有我的份吗?”

洗了把脸换好衣服大仓也坐到了餐桌旁。

“还有土司和煎蛋。”

丸山起身就去盛。

“果汁也还有。”

锦户跟着补充。

“那就这些吧。”

大仓说。

丸山点了点头。

“你养的小兔子跑了?”

喝着果汁锦户旧事重提。

“跑了。”

从丸山的盘子里拿了根香肠,大仓现在的状态平静多了。

“不抓回来吗?”

看热闹的永远都不嫌事大,丸山想锦户就是这种人。

“想回来自然会回来。”

“哦。”

锦户的语调听起来有几分阴阳怪气。

“反正我一直在,不会跑。”


【166】

大仓不觉得自己看开了,他还是在生气也还是不理解,就像约定好又中途被人放了鸽子。只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约定好,所以现在他才更加生气。

也不知道是对谁。


毕竟没有谁对谁错。

不过自己明明都做出了最大的让步。

大仓觉得这件事会困扰他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他都不想一个人迎接晨光,空荡荡的房间让他有一点后怕。


【167】

“你这是怕寂寞了。”

胸膛紧挨着胸膛,丸山的手揉乱了大仓的头发。

“我寂寞了?”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大仓瞪大眼睛看着丸山。

面对大仓错愕的脸丸山想笑又没笑。

“要我吻你吗?”

丸山细声问道。

没有回话大仓就咬住了丸山的唇。


【168】

安田做了个不算噩梦的噩梦。

因为太过真实反倒不让人害怕。

阴暗潮湿的房间,没有尽头的绵绵细雨,水箱里的灯光忽明忽暗,有人从黑暗中一点点靠近,慢慢地显露出气息。

梦里的安田也不反抗只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怎么又回到了这里。


【169】

“我喜欢你。”

“我想也是。”

评论(1)
热度(40)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