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5)

【132】

知道一些事然后恍然大悟。


【133】

钱不是万能的。

说这话的人一定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贫穷。


【134】

生活被数字充斥着。

超市的特价牛奶90元一盒、离家有点距离的定食屋,炒蔬菜套餐560元、别人送的巧克力,盒子上还贴着2000元的标签、店里小姐热烈讨论的记不住牌子的新上市包包,白色的小小的要100000元……

那么,前女友的婚礼红包又需要多少?

人们围着数学转。


【135】

“你还真来了!”

那是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的表情。

“明明是你叫的我。”

高中时交往过的前女友现在正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已经和记忆中的模样对不上号。

“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是嘛,”不知该说是一时兴起还是怀念起了曾经,情绪有些琐碎一时半会说不清,“不过,你很漂亮。”

“那是当然。”

自信的笑容,仿佛在说就算后悔甩了我也已经晚了。

“祝你幸福。”

为了更好的生活而甩掉的女朋友现在已拥有了对她来说更好的生活。

“我会的,”被注视着,有几分不自在,“你还在和你弟弟纠缠着吗?”

纠缠……

听到这个词语时差点笑出来,不合适中又有着过分贴合的错觉。

“那个孩子当时还是初中吧……”像是想到了让人后怕的事,对方不觉摸了摸胳膊,“你现在还是一个人?”

“嗯。”

“你如果不和你弟弟彻底分开……”犹豫不决,长时间停顿,“总之,虽然你不是个好东西,但姑且我们也在一起过,”拍了拍肩膀,用有点疼的重量,“我希望你能够好过。”

“谢谢。”

朴实的一句话,谁又会希望自己未来不好过?


【136】

前女友劈腿的对象是自己弟弟介绍的,这件事说起来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这样的事情之前也有过几次,类似的故事情节相似的真相,所以不会愤怒反倒对此开始麻木。

“反正你很快就会找到下一个。”

家庭餐厅,牛排的对面放着炸鸡套餐。

“你还真是喜欢炸鸡。”

“你不喜欢吗?”

“喜欢。”

喜欢人如果能像喜欢菜品一样单纯就好了。

“新店的开业时间定好了吗?”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换了一个又一个,金钱也随着人数一点点累积,终于到了可以自己来掌控的地步。

“定好了。”

“是嘛,”

吃过炸鸡后浓浓的蒜味还留在嘴里。

其实在那时就做好了决定。


【137】

披着喜欢的外壳,独占欲用扭曲的姿态茁壮成长。


【138】

锦户亮是偷偷走的,谁都没有告诉,包括他哥。

如果说了会不会挽留自己?

像类似的问题他都没有去思考,也没有去询问,如果得到了不想要的回答,离开就会变成逃避。从寻求庇护到寻求爱,转变看似花费了不少时间,实则不过是转瞬。

不想被讨厌、不想被忽略、不想成为可有可无的存在。是自己的,就想让他永远都是自己的,一丝一毫都不愿和他人分享。可是手能达到的距离有着限度,被明确划分出的界线一直都告诫着自己,安全区不一定真的安全只是一旦跨出那一步过往的努力都会在一瞬烟消云散。

大脑决不能像内心一样肆无忌惮,但克制后的情感也不会慢慢暗淡。

一个人活着也只是活着,总舍不得身边的牵连。

离开不过是短暂的离开,远离的那一刻他就开始不舍却还以为自己能够彻底分割。

一切都是自我欺瞒。


【139】

“那个人的爱很扭曲。”

安田章大说这话时他还拥有自由而涉谷昴也还没有离开。

“扭曲?”

涉谷昴想象不出爱的形状,也不知扭曲该如何去理解。

“他把自己最渴望的存在锁进了他自己绝对无法打开的盒子里,而且还试图让靠近盒子的人全部离开。”

“活的好累。”

“活着谁又不累呢?”

点点头,算是肯定了安田的话,头靠在安田的肩膀上涉谷开始犯困。

“如果我不说话了……”

“就是你睡着了。”

安田侧过脸看着涉谷显露出疲倦的脸,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新人女演员的广告,清新的妆容和乌黑的长发,可爱又不做作的笑容只是看着就让人心情很好。

“想娶这样的人当老婆。”

安田想总有一天他也会成家,有个温柔的太太生个可爱的孩子,说不定还会养个宠物,过上平凡又幸福的每一天。

涉谷没有回话,他闭着眼睛呼吸平缓有规律。

这么快就睡着了。

亲吻着涉谷的头发,安田意外地不讨厌被涉谷依偎。


【140】

大仓被父母叫回了老家,这是他逃不过的坎,虽然他一直在拖延,但拖延也有着尽头。

“能不能帮个忙,ryo。”

锦户亮裸着上半身站在阳台上抽烟,原本躺着的大仓也坐起了身子。

“什么事?”

转过身子,透过背后的光看大仓,他的轮廓也变得模糊。

“很简单的事情。”

老实说大仓的第一人选是丸山,可惜的是丸山这几天为了小说的取材去了外地,不然大仓也不会找上亮。

“说来听听。”

锦户其实不太信任大仓,起码他觉得大仓想找他帮的忙大多都不会简单。

“就是,”下床光着脚走向锦户,灭掉对方手中的烟,手指描摹着他下垂的眼角,“送个饭。”


【141】

“没想到还真的是你。”

包里装着大仓亲手做出饭菜,经过远到会犯困的路途,当锦户亮打开门后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时,他一点都不吃惊。

“你怎么来了?”

安田章大正对着鱼缸发呆,听见门锁被打开的声音原以为是大仓却没想到看见了另一张脸。

“给你喂食。”

把饭盒一个个摆放在桌子上,锦户完全是一张看热闹的脸。

安田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除大仓以外的人的脸了,就算是锦户亮就算是嘲讽,此刻也会感到亲切。

“你这是被饲养了?”

拉扯着拴着安田的链子,锦户亮看了眼坐在床上吃着饭的安田。

“大概是吧。”

安田平静的脸上好像写着习惯成自然几个字。每天都吃着大仓亲手做的料理,一日三餐,安田觉得自己的血液里都流淌着大仓喜欢的调味料的味道,喜欢一个人就先抓住他的胃,虽然不觉得大仓喜欢自己,但安田切实地明白现在的自己不能没有大仓。

“就不逃吗?”

闲着也是闲着,锦户坐在地上和安田聊起了天。

“怎么逃?”

又不是命悬一线,安田好像一开始就没考虑过逃跑这个选项。

“嗯……”打量了一圈房间,锦户随口一说:“想逃总会有办法的。”

安田觉得这句话粗略听起来是没错,但仔细想来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无聊吗?”

“嗯?”

安田还没怎么考虑过这个问题,家养的宠物大概也不会考虑同样的问题。而且比起自己,问问题的人反而顶着一副比自己还要百无聊赖的脸。

“如果我说我现在能满足你的一个心愿,你想怎么办?”

不是同情也谈不上正义感,或许是真的太无聊了,锦户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放下筷子,端起茶杯里的味增汤喝一口,安田幽幽地说:“给我买个电视吧。”


【142】

大仓忠义为了相亲而久违地回了老家,回家之前他就知道是这样,对他来说都是迟早的事,虽然他之前一直在推脱,但要来的终究还是会来,这次他选择了直接回家。

相亲的对象他虽然没见过真人但是在很早之前就见过照片,长相老实说他已经记不清楚,但记忆中还是留下了个美人的印象。见面的地方是个老字号的料庭,大仓不喜欢这种拘谨的地方,所以很少来。对方确实长得很漂亮,雾蓝色的连衣裙和她浅棕色的眼妆很搭。相亲的过程大仓并没有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不过都是定好的流程,每个人都说着场面话。

“这次能见到大仓君,我真的很开心。”

女孩说话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不知是害羞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独处。

“我也很开心。”

“之前见到相片的时候我就很想见大仓君一面。”

“是嘛。”

嘴上说着客套话,大仓脑内突然冒出了童年时养过的金毛犬。那是只很大的狗,金色的柔软毛发在太阳下会发出耀眼的光,大仓喜欢趴在狗的身边,就算什么也不干也会很开心。

“它喜欢舔我的手,不够平滑的舌头触感很明显,舔完之后一手都是口水。”

大仓对安田说话时安田正在给鱼缸里的鱼换水。

“然后呢?”

换完水安田问了一句。

“死了。”省略了太多剧情直接走到了结局,“毕竟是条年龄很大的狗。”

“哭了?”

“号啕大哭。”

那是大仓记忆中自己哭得最厉害的一次,在那之后他都没有再那样哭过。

“这样啊。”安田明显兴趣缺缺,“不过我也很想养条狗。”

能否算作顺承的一句?

“你要不要养狗?”

不在意女孩都在说些什么大仓突兀地来了一句。

“诶?”女孩明显没想到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问题,似乎忘了思考就说起来,“我对猫狗都过敏。”

“这样啊。”

那之后女孩似乎又说了不少只是大仓都没了兴趣。


【143】

“你还不走?”

时间一点点过去,龙头上滴下的水滴击打着水槽,看着没有离开迹象的锦户亮,安田章大问到。

“今天不想回去。”

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锦户把脸埋进枕头里。

“就这么不顺利吗?”

能感觉到对方在撒娇,安田窃笑。

什么算顺利什么算不顺利,锦户觉得他自己也说不清。

“总之,我今天要睡在这里。”

从背后抱着安田锦户把下巴靠在安田的肩膀上。

“那你只能穿我的衣服。”

原本只有女装的衣柜自从大仓把安田的东西都搬来了之后总算有了男装。

“我不穿也没关系。”

看了眼锦户,安田说:“随你吧。”


【144】

安田没去数过他在这个冷清的房间里度过了多少个日夜,这就像被关在地牢里的囚徒记录着遥遥无期的刑满之日一样,都是无用功。大仓不管多晚都不会留下来过夜,所以在这些寂静的夜晚里,都只有安田一个人,虽然后来多了家里的鱼,不过他都没想过会出现锦户亮。

同样的洗发水味道和自己的家居服,看着躺在床上的锦户,安田心里竟生出几分温暖的错觉。

背挨着背,关上灯只有水箱还在发着微弱的光芒,除自己以外人体的热量,有了支撑的脊梁,他人的呼吸声原来是这样的声音。

“我其实很讨厌你。”

锦户亮从见到安田第一眼时就不喜欢他,像是心中所想被看穿,有种裸露着欲望的不自在。

“我知道。”

背后的人在动,布料相互摩擦,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而且你还同情我,”转过身看着安田的后脑勺,锦户说:“你这个人性格真的很恶劣。”

讨厌安田的包容也讨厌安田同情自己的眼神,显得自己就像个永远得不到想要玩具的小孩,被他用高人一等的姿态容忍和偏爱。

“被发现了?”

转过身即便在黑暗中安田也知道此刻他们的距离很近。

“明显到想不发现都难。”

弱小的人总渴望遇见更软弱的人,无趣的日常就靠蚕食他人的不幸来填充,日子并不会因此变得更好,不如说只是用虚伪的东西强行去填满心中的空洞。

“真可怜。”

安田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音量呢喃。

伸手怀抱住对面的人,空气中流动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寂寞。试图去亲吻对方的嘴唇,最后却只亲到了脸颊。此时的感情和情欲无关,不过是受伤的动物在互舔伤口。

“我可以放你走。”

话说出口全凭头脑一热,但锦户亮也确实觉得这样的生活并不能称之为生活。

“然后呢?”

工作辞了租的房也被退了,离开了这里安田也不知道自己日后该怎么过。

“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谁又不是在给自己寻找退路。

适应了黑暗的眼睛逐渐可以看清对方的脸,但还是看不清具体的表情。抬头时嘴唇擦过对方的唇,安田觉得自己的内心明显动摇了。拥抱、亲吻,人体的温度自带一种安心感。或许也可以一起离开这里,一想到这些心脏就剧烈地跳动起来,深情地吻伴随着让人目眩的心情。

看不到未来。

分离后逐渐冷却下来的身体,头脑和心智也在同时归还给了自己。

“我不觉得我们能够一起生活下去。”

听见安田的话后锦户愣了愣然后笑起来,清脆的笑声在空荡的夜里格外清晰。

“说得对,毕竟我现在还不怎么喜欢你。”

松开了怀抱着对方的手,锦户转个身道了句晚安。

缓缓背过身子安田也回应了一句晚安,认识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互相道晚安还是第一次。


【145】

锦户亮醒来的比平时任何时候都要早,他走时安田还没睡着,不过安田装作睡着了一直闭着眼睛。

关门前锦户望着安田的背影盯了好一会,而安田在听见关门声之前都没有睁开眼睛。

当屋子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安田才转过头,看着没有任何改变的房间,安田的指甲突然开始发麻。


【146】

猫有九条命而人只能活一次,就算曾有过前世,也许将会有来生,但那都不是自己,岂不是很不公平。


【147】

大仓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猫,他从高空落下然后像普通的RPG游戏界面一样减少了一条命。

梦醒了大仓也醒了,看看周围才想起自己现在住在老家。

想见他。


【148】

人这一生能得到的东西很有限,所以对于很多,才不愿意放手。

这到底是执着还是贪婪?


【149】

敲门声和窗外的闪电一起落下,开灯的时候灯光闪烁了一下,安田章大看着头顶的灯出了几秒的神。敲门声很急促,焦躁不安的情绪穿透隔音效果极好的防盗门飘散进了屋内的空气里。

“我没有钥匙,开不了门。”

站在靠近玄关的地方安田说到,这是他住进这个房间以后第一次听见敲门的声音,只是那扇每次都会被反锁的门并不是他能开启的物品。

门外的人似乎在叹气,虽然听不见但安田却擅自这样认为。

那是时间的流逝都变得缓慢的一分钟,金属材质的钥匙插进同为金属的钥匙孔,安田站在屋内听着门锁一下又一下被打开。最后一下,门打开的同时窗外又闪过一道光,灯挣扎着忽闪几下后还是灭了。

“啊……”

“哎……”

那是一齐发出的两声感叹。


【150】

“停电了。”

安田章大说话时大仓忠义就站在玄幻处,虽然看不清但安田能闻到大仓身上雨水的味道。

“嗯。”

大仓凭感觉向安田靠近。

“总之先用手机照点光吧。”

不去问大仓为什么要敲门,安田觉得那不是现在必须要问的问题。

大仓不知道自己连夜赶过来的原因,如果安田问起他一时也想不到借口,可是安田却什么都没问仿佛对此没有一点兴趣。

“ryo呢?”

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一束光照在安田的脸上。

“昨天和今天中午来过一次。”

看今天还是亮来送饭,安田还以为大仓还有几天才会回来。

“是嘛。”刻意去停顿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离开。”

“去哪?”

“离开我。”

借着手机的光重新躺回到床上,安田打了个哈欠。

“那就先把锁链打开吧。”

站在床边看着安田的侧脸,大仓沉默着,关于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他想自己其实早就应该明白。

咔嚓,咔嚓。

枷锁从身上脱落的那一刻却没有想象中的轻快。

“你自由了。”

听见大仓这么说安田忍不住想笑,他起身夺过大仓的手机,就在光照向大仓脸的那一刻来了。手机摔在地上,手电筒的光和头顶的灯光融在一起,不再明亮。

“可怜的人明明是我,为什么你却摆出一副受伤的表情?”

死盯着大仓的脸,安田越想越不明白。

吸了吸鼻子,大仓没有说话。

无奈地摇头,安田从浴室里拿出浴袍和毛巾。

“先把衣服换一下吧,反正我的衣服你也穿不上就将就用下浴袍吧。”

看着大仓换好衣服,安田又拉着大仓的手让他坐在床边给他擦拭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那么,”当一切都收拾好之后安田开口:“让我们好好聊一聊吧,okura。”


评论(4)
热度(36)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