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风吹动黎明前的帆

.abo 学生pa

.私设多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木子洋一直都这么觉得,那两个人要是没有遇见,肯定彼此都会好过很多。





卜凡没进学校前还不认识岳明辉,进了学校之后他才发现,虽然没见过真人但学校里处处都有岳明辉的传闻。

“这学校是岳明辉他家开的啊?”

像是这样的抱怨卜凡都不敢大声说,生怕被岳明辉的追随者听见免不了一阵批斗。

要问岳明辉是谁?

如果要细说估计能讲三天三夜,但用卜凡的话来概括就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容貌端正、学习运动样样精通、学生老师包括食堂的大妈都喜欢他,他是学校的学生会会长、招生海报上印着他、开学典礼上讲话的人是他、到了期中表彰大会红榜上第一个名字还是他。

这个学校一定有个名为岳明辉的结界。

虽然没见过本人,卜凡却已经对岳明辉产生了审美疲劳。

都活成了这样,累不累?

莫名的卜凡也对岳明辉这个人产生了好奇。

俗话说好奇心会害死猫,事后卜凡恨死了自己那无用的好奇心。




这个世界把人粗略的分成了三种——alpha、beta和omega。卜凡属于第一类,那是令人向往的存在,是食物链的顶端,是管理者的形象。

但这个世界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符合自然的规矩,总有些人活得跳出了框架,不那么符合常规。比如说卜凡,作为一个alpha,他不喜欢学习而且从小成绩一般,运动神经虽然不差但也不值得夸耀,那些本应该属于alpha的天资似乎并没有在他身上发扬光大。

“那家伙明明是alpha成绩却那么糟。”

“运动也不是很好。”

“只有个头大而已。”

“说不定是弄错了呢,那家伙根本就不是alpha。”

“真丢人。”

……

初中之前卜凡都呆在只有alpha的学校,在这个学校里所有人仿佛都长着同一张脸,而卜凡这个学校就是异类。成绩提不上去,老师不在意他,同学又排挤他,有形的无形的压力压在幼年的卜凡身上,让他早年的学生时代变成了灰黑色的抑郁空间。初中时卜凡去了混合学校,因为之前学校那些不美好的回忆,卜凡变了——比起alpha他变得更喜欢和beta厮混在一起,逃课、染发、打架,那些被学校明令禁止的事他一样都没落下。即使是放养式的父母也实在受不了他不良的行径,高中就花了高价把他送进了现在这所全封闭式的重点升学学校,只为让他“重新做人”。


在新的学校卜凡过得不算太差,虽然没交到朋友但也没人主动找茬,课也姑且在上着虽说成绩还是很差。遇见不喜欢的课卜凡还是会习惯性逃课,他有个逃课的圣地,就在体育馆后面,那里堆了不少已经不用的体育器材,平时也没什么人来,他想睡觉的时候就会去那。这天卜凡照常逃了数学课,就在他刚走过转角处时就闻到了里面飘出的烟味。这所学校全校禁烟,其中也包括了老师。所以当卜凡因好奇心驱使而探出头看时,他看见的是人见人夸,完美存在的学生会长正坐在堆起来的软垫上吞云吐雾的场景。

一开始只是小小的恶作剧心理,就像小孩会不自觉在过于洁白的衣服上印上手印一样,无暇的存在总让人觉得没有真实感,瑕疵才富有人情,不过是那么简单的理由。

“没想到学生会长也会抽烟,压力很大吗?”

卜凡从转角处跳出来,他想看看岳明辉一直游刃有余的脸上会出现多么慌张的神情。

“嗯?”

岳明辉很淡然,他抽完最后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扔进了口香糖盒子模样的便携式烟灰缸里。

“不承认吗?”

拿出手机,屏幕上是刚刚卜凡偷拍下来的照片。

岳明辉走进了几步,然后盯着屏幕端详了几秒钟。

“拍的不错嘛。”

“喂!”

一把拉起岳明辉的衣领,卜凡讨厌这种被人看轻的滋味。

“说吧,”扭动着手腕,岳明辉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的变化,“你想干什么?”

卜凡被问住了,他其实并不想干什么,不过是想吓吓眼前这个人,可怎想对方对他的恐吓根本不为所动。

就在卜凡发愣的时候,岳明辉一把夺过了卜凡的手机,删掉了照片。

看着证据被删除卜凡自然来气,上手就要揍人,可是没想到他还没打到对方就不知怎么得被对方摔倒在地上。

卜凡188,130多斤的壮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被人压在身下的一天。

“你想干什么?”

这是岳明辉刚刚说过的话。

“干什么?”岳明辉摸着脸,仔细观察着身下的人,“我记得你,一年级的卜凡。”

“能被学生会长认识真是荣幸。”

被认出了脸卜凡吞下一口口水。

“是吗?”岳明辉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毕竟学校里像你这么高的人很少。”

“行了,行了,我认输。”

卜凡不懂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如此瘦弱的人哪来的力量把自己压地死死的,动弹不得。

“刚才的事我会当没看到过。”

硬拼不过就智取,卜凡举双手投降。

“那个没关系,照片也删了。”岳明辉语气十分轻松,“反正你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

这是实话,偌大的校园谁又会因为一个新生的话而去质疑一直以来保持良好形象的学生会长呢?更何况新生还是个不良。

“不过,”突然把整个身体向下压,卜凡能明显感受到岳明辉吹到自己脸上的鼻息,“你竟然想用这件事威胁我,我觉得不行。”

那是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卜凡全身窜过一个激灵。

“那么你想干啥?”

卜凡对自己轻率的举动后悔不已。

“我想要个宠物。”

岳明辉的老家养了一只巨大的金毛,因为上学的缘故他只有放长假时才能见到它。

“咱们学校不让养宠物对吧?”

卜凡在干笑,嘴角和眼角像抽了筋一样。

“没关系,不是还有你嘛。”

揉着卜凡的头发岳明辉笑得一脸甜,而卜凡根本搞不懂岳明辉的想法,不如说他现在完全跟不上岳明辉的话——脑壳痛。

“咱们能先暂停一下把这事捋捋不?”卜凡觉得再不打断岳明辉他就要被绕进去了,“抽烟的人是你,看见的人是我对吧?虽说拿这事找你岔是我的不对,可现在你又用这个事威胁我,我觉得不太合适。”

很好,卜凡觉得自己成功总结出来了。

岳明辉看着卜凡认真严肃地做着总结,就只笑也不插话。只是在卜凡说话的时候,岳明辉觉得身体怪怪的,无用的热量从小腹涌上来,大脑有一点沌,声音带着延迟传进耳朵,世界变得没那么清晰。

“你喷香水了?”

捏了捏鼻子卜凡问。

从刚才开始岳明辉身上就传来了一阵特别好闻的味道,像香水又像其他,而且随着时间推移香味也在变浓。

“没有。”

因为热量岳明辉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圆领T恤下露出了凸现的锁骨。

香味比刚刚还要浓烈以一种入侵的方式冲入卜凡的鼻腔,大脑有几分浑浊,像是喝醉酒一样。

“还说没有,香味更浓了!”

视线渐渐朦胧起来,卜凡看见岳明辉嘴在动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大脑在用力消化耳朵听到的东西,虽然不是本意卜凡的眼睛却怎么也离不开眼前这张脸。

这个人有这么好看吗?

卜凡忍不住想到。

“你!”

岳明辉一声大喊把卜凡拉回了现实。

“你是不是在入学的材料上作假了!”

岳明辉还清楚地记得,入学申请表上卜凡的名字旁写着beta。

“什么?”

“小学的生理课你没学过吗,人体的构造你脑袋里一点都没装?”

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让他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当手不自觉环抱住了岳明辉的腰,卜凡才猛地清醒,他惊恐地看着岳明辉。

“你是omega!”

是啊,谁又会想到呢,堂堂的学生会长、永远的年级第一竟然是omega。

“需要这么惊讶吗?”

强忍着体内的冲动,岳明辉想掰开卜凡的手,可当皮肤接触到皮肤,如同电流一般的战栗刺激着每一个毛孔。岳明辉从不相信世人口中的命中注定,可这一刻他却想要亲吻眼前这个人,想成为他生命中留下自己的痕迹。

岳明辉的汗水滴在卜凡的脸颊上,不小心掉进嘴边的都是蜜的香甜,浓重的香气宛如南国吹来的风,粘腻又厚重。大脑在轰鸣,是过分热闹的桑巴,吵到脑髓都要沸腾。纤细的腰身,单薄的四肢,只要自己想就可以把他压倒。只要稍稍用力,只要一点力气……

伸出双手,卜凡死死怀抱住眼前的人,雪白的后颈,漂亮的肩线,他亲吻着岳明辉的肩膀一遍又一遍。

激情与理智在碰撞,卜凡的怀抱让岳明辉沉迷,但同时也让他害怕,理智在用力呐喊着逃跑,而身体却留恋于温暖无法自拔。

就在卜凡想要亲吻岳明辉的前一刻,他似乎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岳明辉。理智恢复的一瞬间,卜凡用尽全身的气力推开岳明辉跑走了。在路上他好像和谁擦肩而过,不过对那时的他来说,这都不是重点。


“老岳,”木子洋找到岳明辉的时候他正衣衫不整地坐在地上,“我觉得这不太好。”

不管岳明辉现在什么样,木子洋都是一副旁观者的口吻。

“明明就一直在看热闹。”

和木子洋认识了这么多年,岳明辉早就习惯了对方那些恶趣味的习性。

“都说要及时吃药。”

从口袋里掏出矿泉水和抑制剂,木子洋眉眼弯弯。照他对岳明辉的理解,对方一定会忘记吃药,但万万没想到是会看到这么有趣的场景。

“别说废话,快把药给我。”

岳明辉在omega里也属于发情不那么严重的类型,像今天这么难受还是第一次。身体快要被欲望灼烧,如此去渴求一个人竟让自己这般难熬。

接过药的手还在不停地颤抖,药还没有放入口中就先掉在了地上。

看着这样的岳明辉,木子洋深深地叹气。

含一口水,强行钳住岳明辉的下巴,把药硬塞进去后用嘴堵住对方的嘴用水把药送下去,老实说木子洋也觉得这样很恶心,但这却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

“木子洋,你他妈的!”

岳明辉和木子洋是在小学认识的,初中时岳明辉曾在木子洋面前发作过一次,从那之后原本只是同级生的两人不知为何就拉进了距离一直到现在。

“是了是了,反正你也就只能在我面前骂骂脏话。”把一直抱在左手的床单扔在岳明辉身上,木子洋说:“药还要一会才有效果,你先拿这个遮遮味道。”

这里离教学楼和办公楼都远而且现在也没人在上体育课,但毕竟学校里还是有alpha的,能遮一下是一下。

被宽大的被单掩盖,岳明辉小声地向木子洋道了声谢。

“不过,”木子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这是我途径宿舍时顺手从楼下拿的,记得用完给人家洗洗,免得粘上味道。”

“去死。”


卜凡用他百米冲刺的最快速度跑回了寝室,坐在寝室的地上心脏疼痛到炸裂。这大概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次遇见真正的危机,如果刚才没有人打断,卜凡想想就后怕。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

抱头,卜凡大喊道。




卜凡在躲岳明辉,这个事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他躲了一周,对方不仅没来找他甚至连个影子都没有出现。就在卜凡以为这个事就算过去的时候,周五的下午快放学的时候,学校的广播有了声响。

“高一a班的卜凡同学请放学后速到学生会会室,高一a班的卜凡同学请放学后速到学生会会室……”

听到广播的那一瞬间卜凡就傻了,果然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本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理念,卜凡还是逃跑了。对他来说,如果是地狱也就坦荡荡去了,可前路迷茫鬼知道会发生啥,想着就让人害怕。可卜凡忘了这个学校十个人里面有八个人都是岳明辉的小迷弟小迷妹,剩下两个则是死忠粉,他根本躲都躲不掉,在众人目光的迎送下,他站到了学生会会室的门口。

我堂堂188的壮汉有啥好怕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十几年什么风风雨雨没见过,该还的总是要还的,不怕不怕。

像魔咒一样卜凡的脑子里各种话都在打转。

“你不进去吗?”

木子洋到学生会会室就发现有一堵墙把门堵住了。

“进,当然进!”

硬着头皮打开门,卜凡一进去却发现叫他的本人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估计是困了,一会就会醒。”

见怪不怪,木子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你!”想起有人在睡觉卜凡放轻了声音,“你是谁?”

“学生会副会长。”

“不好意思,我对这些不太熟。”

“没事,”木子洋摆摆手,“反正大家能记住他就行。”看一眼岳明辉,又看一眼卜凡木子洋问:“你就是那天的人吧?”

“那天?”

“嗯,老岳发情那天。”

手掌心冒出一层虚汗,光是听到发情两个字卜凡都要抖一抖。

“你到底是谁?”

木子洋觉得这个问题太哲学了,可是看卜凡的面相又不像会问那种深奥问题的人,想了想木子洋说:“老岳的朋友,虽然都是孽缘。”

“所以你知道?”

木子洋其实也不懂这个知道到底指什么,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们在聊什么呢?”

岳明辉一醒就看见卜凡和木子洋在和睦的聊天。

“随便聊聊,”木子洋指了指卜凡,“专门来找你的。”

“我知道。”岳明辉走到卜凡身边,“我还以为你会跑,没想到你真来了。”

都全校广播了我还怎么跑?

卜凡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嘴上却不这么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我还能怕你不成?”

“哦~”岳明辉挑眉,上手就摸卜凡的脸,“很有志气嘛。”

没想到对方会抚摸自己,过往的记忆被唤醒,卜凡一个激灵差点坐到地上。

“你是不是重心不稳?”

木子洋关切地问。

“没,没!”拍开岳明辉的手,卜凡向后退了一大步。“说吧,你到底想干吗?”

看着卜凡那张仿佛要去英勇就义的脸,岳明辉觉得现在就该给他p个炸碉堡的背景。

“不是说了嘛,我打算饲养你。”

按理说,那次之后岳明辉应该离卜凡远远的,最好天南地北老死不相往来。可在他思考了一周之后,岳明辉还是找了卜凡,美名其曰那个人看起来口风不严,必须要留在身边看着才行。

“你他妈有病吧。”

这句话卜凡是靠本性去骂的,根本就没过脑。

上手一把捏住卜凡的嘴,岳明辉说:“狗狗就该乖乖的,可不能乱咬人。”

卜凡从小到大打架从来没输过,被欺负了还不还手根本不是他的个性。可是还没等拳头挨到肉,卜凡就又一次被岳明辉摔到了地上。

“忘了告诉你,老岳打架很强。”

木子洋就像个旁白一样时不时给卜凡透露些信息。

“这事你得早说!”

卜凡瞪了一眼回去。

“哥,”打不过就服软,卜凡觉得生存不是硬碰硬,智慧有时候比力量更重要,“你怎么样才能放过我。”

卜凡看着岳明辉,想不通自己那天哪来的想亲吻他的欲望。

一屁股坐在卜凡的大腿上,岳明辉都不带思考的。

“都说了,我想养宠物。”

“不,是这,”卜凡觉得这话说不通,“我怎么看都是个人,哪像可爱的小动物啊。”

“没事,你像大型犬。”

“我也这么觉得。”

木子洋跟着点头。

“你可闭嘴吧!”

卜凡又瞪了木子洋一眼。

“那么,你能不能先告诉我,宠物该干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事。”

卜凡现在一看岳明辉笑就头皮发麻。

“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

“和我差不多。”

听岳明辉这么说,木子洋就紧跟着补了一句。

“你哪里凉快哪待着去吧。”

岳明辉随手把桌上的空水瓶砸向了木子洋。




卜凡成为了岳明辉的宠物,这事只有当事人和木子洋三个人知道。但为什么要当,这事卜凡自己也说不明白,只是看着岳明辉的时候总觉得内心会变得柔软,就像软糖一样,还带了点甜味。

“岳岳,我觉得你还是少抽点烟的好。”

午休的时候卜凡从小卖部买好午饭过来就看见岳明辉又坐在垫子上抽烟。

“要你管。”一口烟吐在卜凡脸上,卜凡被呛到咳嗽。“倒是你,明明是个混混却不会抽烟。”

“要你管。”

卜凡是说不过岳明辉的,这点他自己也知道。但是自从被岳明辉发现它不会抽烟后,卜凡就老因为这件事被笑话。可这件事卜凡自己也没办法,似乎他和烟草天生就不合。

“今天又买了啥?”

“就面包牛奶啊。”

小卖部就那点东西,卜凡觉得自己怎么买都变不出花。

“不想吃。”把烟一灭,岳明辉转身躺在卜凡大腿上。“午休结束前五分钟叫我。”

虽然不比垫子软但岳明辉却莫名钟意卜凡那全是肌肉,硬邦邦的大腿。

“多少吃点?”

“不吃。”

闭上眼睛,不管卜凡再怎么说岳明辉都没回话。

跟多了个闺女一样。

看着岳明辉的脸,吃着给岳明辉买的中午饭,卜凡觉得自己和操心的老妈子没什么两样。

“还打耳洞。”

仔细看,卜凡发现岳明辉耳朵上有穿过耳洞的痕迹,用手轻轻捏了捏意外地柔软。

“这哪是优等生啊。”

卜凡感叹道。

卜凡觉得岳明辉是个很奇怪的家伙。

一开始卜凡只觉得岳明辉是个很讨人厌的家伙,肆意指示自己干活,去大老远的教学楼取东西、学生会的脏活累活都就给了自己、还动不动就恶言恶语……那时候卜凡只想早点离开这个恶魔。可事实上,当有人诬陷自己时,岳明辉会出来主持公道。考试前会特意抽出时间帮自己复习,考得差了会生气,考得好了还会给自己奖励。或许是因为跟在岳明辉身边久了,卜凡也看到了岳明辉许多不为人知的一面。明明说着规矩规定最重要,学校里的校规其实他违反的最多。丢三落四、拖拖拉拉,还会像小孩子一样撒娇,根本看不出是精明干练学生会长。

老实说卜凡觉得岳明辉不是个坏人,如果以普通的方式相遇,卜凡想他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岳明辉确实和传闻中一样优秀,但他私底下也付出了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永远起的比任何人都早,回宿舍的时间却永远都是最晚的,为了把事做好操的心比谁都多,每件事都认真仔细绝不容易一点纰漏。他看起来八面玲珑,永远被人群簇拥,喜欢他的人好像能从长城这头排到长城那头,但事实上大家都只是擅自把他当作了无所不能的天才,只喜欢他光鲜艳丽的外表,真正能称之为朋友的却只有木子洋一个人,在其他人面前他都不得不端着。

“干吗要活的那么累啊。”卜凡边吃面包边感慨,“好好一个人,自由点不好吗?”

岳明辉看似睡了其实没睡,他听着卜凡的自言自语忍着不去笑。

第二天岳明辉的中午饭就成了卜凡特制的三明治。

“你还会做饭?”

学生会会室,看卜凡手捧个挺可爱的饭盒岳明辉还很怀疑。

“别贫,吃了你就知道了。”

鸡蛋火腿和生菜,看起来也没那么糟,咬一口咀嚼,味道意外的好。

“就你来说,还算不错。”

这已经算是岳明辉的最高夸奖了。

“行了,行了,好吃就直说呗,还拐弯抹角的。”

卜凡为了这个三明治起了一个大早,专门去食堂向食堂大妈借了食材和厨具。

“下次还想吃什么就直接说,等到周末放假我去买菜。”

看岳明辉把三明治吃完了卜凡不知怎么就是单纯高兴。

“那……”擦着嘴,岳明辉小声说:“红烧肉。”

“可以可以,”一把搂住岳明辉的肩膀,卜凡大笑,“食堂的红烧肉确实不好吃。”

主动被触碰还是第一次,岳明辉在卜凡怀里一下就僵直了。而卜凡也意识到了什么,默默地收回了手。两个人相看无言,尴尬的气氛一点点扩大,就在这个时候木子洋进来了。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一开门木子洋就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

“没有,那我先走了。”

看着卜凡如同逃兵般的离开方式,木子洋思忖着。

“老岳……”

“我知道。”

木子洋才说了个名字就被硬生生打断,看着岳明辉黯然的表情,他也不再多说。

木子洋从小学就认识了岳明辉,在他眼里岳明辉一直是个很优秀很苛己的人,作为一个beta,他认为人们口中常说的alpha一定是指岳明辉这种人。

但,岳明辉不是alpha。

发情时的岳明辉一个人蜷缩在地面上,他在发抖,脸通红嘴唇却像雪一般苍白,他在无声地哭泣,泪水洗刷了脸颊。

“求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是带着呜咽的哀求。

作为beta,木子洋闻不到岳明辉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也感受不到对方的痛苦,他只能抱着他,让他不再发抖不再流泪。这不是他们成为朋友的最终原因,却是一个契机,这个人比自己想象中还要脆弱,初中时的木子洋这样想。


周末卜凡久违地去了菜市场,为了大显身手他买了不少东西。而岳明辉也久违地回了趟家,抱着少有的好心情。

但周末完回到学校,虽然其他人都没看出差别,但木子洋和卜凡却明显感觉到了岳明辉的异样。

“岳岳,我做了红烧肉还煲了汤,下午放学别走我给你端过来。”

这话是卜凡在午休的时候说的,那时候岳明辉就已经开始心不在焉。

“老岳是怎么了?”

也没处问,卜凡只好找木子洋。

“怎么,被饲养出感情来了?”

卜凡不是很喜欢木子洋,主要是讨厌他说话的腔调,就好像他手拿剧本什么都知道但就是不愿意告诉你。

“爱说说不说拉倒。”

木子洋思考了一会。

“那我就不说了。”

卜凡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

看卜凡走得头也不回木子洋便好心提醒到:“有事去问当事人,老岳他不喜欢被人在背后打听。”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气不过卜凡转头给木子洋做了个鬼脸。

“小屁孩。”

话说出口木子洋才意识到自己和岳岳也不过只大卜凡两岁。

“其实都是小屁孩。”




下午放学后岳明辉罕见的不在学生会会室,卜凡去了食堂、图书馆和体育馆的后面,可是都没有找到人,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地方,卜凡来到了岳明辉的宿舍。

哐哐哐。

门敲了三下没人理。

哐哐哐。

又来了三下。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要死啊,给你说多少次了记得带钥匙!”

岳明辉打开门才看清门外的人并不是他的室友木子洋。

“你怎么来了?”

二话不说卜凡上手就摸了摸岳明辉的额头。

“还以为你发烧了,我连感冒药都买来了。”

卜凡手上提的大包小包,岳明辉不知该说什么好。

“发什么愣,”拍了拍岳明辉的肩膀卜凡说:“赶紧让我进去啊。”

推着挤着卜凡让对方给自己让了条路,也没多想卜凡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进了岳明辉的房间。

“你这房间也太没情趣了。”

岳明辉的房间除了每个房间都有的标配外,剩下的全是书,不管卜凡听没听过名字反正都是他没看过的书。

“也有电影。”

指了指书柜的最底层,那里零星地摆了几本关于电影的杂志,虽然都是木子洋买来的。

“你喜欢看啥类型的,咱们下次放假可以一起去看。”

说话的期间卜凡手上也没闲着,他开始把包里揣着的保温盒一个个都往出来掏。

“这是什么?”

看着书桌上密密麻麻摆着的饭盒岳明辉问。

“红烧肉、炖鸡汤、醋溜白菜还有个凉拌黄瓜。”

指着饭盒卜凡一个个介绍。

看着卜凡自豪的脸岳明辉心里像是被打翻了调味瓶,酸甜苦辣都混杂在了一起。

“可以了。”

“啥?”

“你可以走了。”

“不吃饭了?”

“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那是岳明辉少有的急躁,“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了,该干嘛干嘛去。”

岳明辉说的每一个字卜凡都明白,可当它们连成句子时卜凡就听不懂了。

“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说我不要你了!过家家游戏已经结束了。”

卜凡很火大,他对岳明辉从来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你岳明辉厉害了,这么横,对人都是挥之则来驱之则去。”

岳明辉咬着嘴唇,低着头不说话。

“你平时嘴和抹了油一样溜,今天怎么就不说话了?!”

用蛮力让岳明辉抬头看自己,卜凡看见的却是岳明辉噙着泪水的双眼。心脏仿佛被人用针在扎,一下、一下、一下,痛处虽然不明显,但也结结实实留下了伤。

“你他妈哭什么说话啊!”

卜凡狠狠地抓住岳明辉的肩膀,他很急躁,情绪都拥挤着牵连在一起。

看着卜凡的脸岳明辉才稍微平静了一点,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不像他,一点都不像他。


岳明辉一直都不懂,人为什么会被分类。alpha、beta、omega,明明都是血和肉组成的,谁又比谁尊贵呢?可这个社会却不这么认为,每个人种之间的线划分得太过清晰,反而让他感到恶心。岳明辉不喜欢自视甚高的alpha,也不喜欢任劳任怨的beta,更不喜欢自甘放弃的omega。在他眼里,人的好坏应该是由于人格上的差别,而不是基因上的优劣。

这样的想法一直盘旋在岳明辉的脑内,就算他被确认为了omega也没有改变。

“真可怜,这么优秀竟然是omega。”

“父母也很可怜,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儿子。”

“一定会再生的吧。”

“对啊,毕竟是个omega。”

闲言碎语就像散落在空气中的尘埃,就算看不见也确确实实地存在。

岳明辉并不耻于自己的身份,只是害怕无法得到客观的评价。所以他隐藏了自己的身份,直到被木子洋发现的那天。好在对方是个不在意的人,这件事也就成了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对岳明辉来说卜凡是个意外,不知该说好还是该说坏的意外。

卜凡人不坏只是因为外形所以总被人误解,他其实不笨只是心思没用在学习上,他很有趣如果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很快乐。

虽然知道是错觉,但岳明辉总觉得和卜凡在一起的日子,时间一直过得特别快。


“你也快毕业了啊。”

岳明辉久违地被叫回了家。

“我们之前约好的。”

身为omega,父母能容许岳明辉高中三年一个人独自在外上学的条件就是在他毕业后老实地回家,然后和挑选好的alpha结婚。

“我已经放任你三年了。”

父亲是个严肃守旧又很固执的人,对于他来说接受身为omega的儿子提出的条件已经是最大的容忍,那些被他决定过的事就绝不会改变。

“对方是个很好的人,而且对方也说很喜欢你。”

母亲是个温柔顾家的小女人,她虽然爱着自己,却反抗不了父亲。

家庭晚餐的时间总是很沉默很漫长,吃饭时岳明辉时不时就会想起卜凡那张傻里傻气的脸。


“我要结婚了。”岳明辉说话的时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对方是个很好的人。”

卜凡脑袋还是懵的。

“你才多大就结婚?”

“我毕业后就会去对方的家,也许会去大学也许不会,到了适婚的年龄就结婚。”

“你说啥胡话?”岳明辉的话在卜凡听起来就像个笑话,虽然他一点都笑不出来。“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天旋地转,卜凡看着岳明辉的脸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或者,”脱下上衣,岳明辉站在卜凡面前,“你要标记我吗?”

千言万语都积压在舌头上,沉重的甚至无法顺畅的说话。说不清理由,卜凡只是单纯觉得眼前的岳明辉有几分可怜,又有几分可怕。

“这样吧,我带你逃走,歌里不是这么唱的嘛,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对对,就是这个。”

岳明辉被卜凡逗笑了,笑到眼泪都落了下来。

“好了,”抱了抱卜凡,岳明辉仰起头,“你走吧,饭我会吃的,饭盒洗干净了再给你。”

卜凡还有想说的话但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在岳明辉面前这些安慰的话都轻飘飘的,没有一丝份量。

“明天见。”

卜凡想或许他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思考以后。

“再见。”

岳明辉像往常一样挥了挥手然后关上了门。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以为会有下一次,会有明天。却忘记了,明天也许不会照常出现。




多年后回到母校,卜凡对翻新过的学校感到陌生。

“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木子洋不明白一个人不运动为什么还会长这么高,明明高中时还差不多高,现在看卜凡已经比自己高了。

“对,192了。”

听到卜凡这么说,木子洋上去就给了对方一脚。

“自己不长迁怒于我干吗?”

那天之后岳明辉就从学校消失了,卜凡再也没有见到过他,而卜凡的饭盒也跟着岳明辉一起消失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卜凡和木子洋成为了朋友。

“那个时候老岳应该是喜欢你的。”

坐在曾经坐过的座位上,木子洋觉得有些话正因为经历了时间的洗涤才能够说出口。

抚摸着岳明辉从前的桌子,卜凡笑了笑。

“我也喜欢他。”

卜凡想他大概第一眼看见岳明辉时就喜欢上他了。

“那你……”

“我那时候才多大啊,”坐在凳子上,卜凡说道:“自己都把握不清的人怎么敢背负别人的人生。”

卜凡承认他害怕了,一想到结婚生子,十几岁的他就像被藤蔓绊住了手脚,对未来的迷惘让他寸步难行。

“老岳还真是没有看人的眼光。”

木子洋摇了摇头,在他的印象中岳明辉一直都是个固执又现实的男人。就是这样的男人,一生中唯一一次的浪漫放肆,竟以惨淡告终。

苦笑,卜凡也不反驳。他也曾思考过,如果那天他选择和岳明辉在一起,他们的未来又会怎么样。只是空想毕竟没有意义,比起缅怀过去卜凡选择了新的生活。

“听说他都有孩子了?”

卜凡知道木子洋还和岳明辉有着来往,只是他自己从来都不会主动提起。

“对,双胞胎。”从兜里掏出手机,木子洋问:“要看吗?”

接过手机卜凡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手机还给了木子洋。

“算了,反正我知道很可爱就行了。”

“没看过就知道可爱?”

“那可是他的孩子,能不可爱吗?”


评论(12)
热度(42)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