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春日与你(中)


岳明辉当年和木子洋有过一段。

这都是粉丝自己脑补出来的。

还在当练习生时,木子洋属于天降,年纪小资历浅,岳明辉作为室友作为年长的大哥自然处处照顾着他。岳明辉本来不喜欢毛孩,但奇妙的是却和木子洋一见如故。两个人关系越来越好,自然而然也就变得更加亲昵,而这正好戳中了粉丝们的点,两人的cp在私下里如火如荼地被炒了起来。饭拍图、同人文、同人图、视频剪辑、微博超话……毕竟身处21世纪,谁人不上网,搜一个人名字接着就是下一个人,两个人心知肚明但谁都没把这件事说穿。至于公司,毕竟是增加热度的好办法,也就选择了默许甚至有意在推他们的cp。

“还真是蠢得不行。”

那些年有意、无意或故意做出的亲密举动,又或是偶然的、演绎的一个眼神都能让人浮想联翩,现在想想岳明辉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按同人文的套路他们应该一起出道走向美好的未来,毕竟他们也曾在私下里约定要一起出道。可现实终究不会事事如愿,谁都没想到最后只有一个人独自前行。现实不是虚构,不能随人意愿改写结局,木子洋出道的时候岳明辉就在台下看着,世间的欢呼和喧闹那一刻他都听不清。


岳明辉当年似乎和木子洋有过一段。

这件事除了当事人谁都不知道,至于为什么要用似乎这个词,是因为当事人之一的岳明辉也说不清。

岳明辉是很喜欢木子洋的,就像多了一个不怎么可爱的弟弟,就是讨喜。岳明辉喜欢木子洋不过分亲近也不特意疏离的态度,他不会走很远,也不会挨太近,你只要一转头他就一定会在你视线里。那些年两个人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练习,在同一个夜晚诉说梦想,在同一个队伍里并肩同行。岳明辉是木子洋早晨的闹钟而木子洋则是岳明辉的衣柜,两个人是同伴也是朋友,那时候的练习生那么多,唯有和木子洋在一起岳明辉才能彻底放松心情。

岳明辉说他对木子洋有过好意,但那绝不是爱意。那是在特殊时间里互相扶持下的结果,或许换一个人也没差。


“要是咱俩都没能出道不如一起做个小生意?”

说这话的人是岳明辉,就在宣布出道人选的前夕。

“我觉得烧烤摊不错。”

木子洋跟着一起扯,就当安抚自己过分紧张的内心。

“我收钱你烤串?”

“可以可以,名字就叫帅哥烧烤。”

“你这名字也太土了。”

你一言我一语,那段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比过白驹过隙。

关于自己没能出道这件事,岳明辉觉得是自己技不如人,没什么可怪罪的。关于木子洋出道这件事,岳明辉觉得是他应该的,毕竟他比谁都努力。祝福是有的,嫉妒也没能落下,心情很复杂,一时间根本收拾不清。

所以那天晚上岳明辉喝了个酩酊大醉,这也是他最后悔的事情。

第二天当岳明辉顶着疼到炸裂的脑袋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他和木子洋两个人赤身裸体的挤在一张单人床上。

发生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岳明辉想都不敢想,三两下穿好衣服就撒开腿跑。那之后岳明辉有意识地躲避起了木子洋,而木子洋也在不久后就和出道的团员去了韩国,至于岳明辉,他真巧在那时接到了来自母校的留学推荐,原本可以说开的话题就这样成了个心结留在了岳明辉心里。

岳明辉倒不后悔当时没把话问清,比起暧昧不清他更怕事已成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境地。

有的窗户纸还是不要捅破的好。


所以当岳明辉在新公司遇见多年未见的旧友,他第一反应以为自己还在梦里,用力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疼痛让他清醒,告诉他自己还活在现实里。

“老岳,好久不见啊!”

对方似乎没注意到岳明辉的吃惊与不自在,上手就抱了个满怀。

耳边的杂音是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陌生的男士香水和熟悉的纤长手臂,对方单薄的胸膛传来体温的热量,埋藏在心底的记忆被突然翻开,原以为自己忘记的过往疯狂涌进,岳明辉下意识推开怀抱着自己的人,却看见对方笑得一脸明媚。

“你,”干涩的喉咙吐出干瘪的声音,平稳下情绪,岳明辉扯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你怎么会在这里?”




少年时代的梦想是握在手中的气球,看起来五彩缤纷光鲜亮丽,实则没有重量不过轻言一句。那些梦想一不小心就会从手中溜走,你看它好像越飞越高其实不过是越走越远,然后在高空破裂没了踪迹。

岳明辉不觉得自己当练习生的那几年是在浪费青春,起码他流过的汗水和泪水都是真实的,他努力过也忍受过,可惜幸运的人不是他。不是甘愿平凡而是灯光没有照亮自己,这都是宿命。一晃四年已经过去,他老老实实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不再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梦境,其实这种生活也不差。

岳明辉过年回北京的时候在酒吧遇见了以前的练习生同伴,那是和他一样不够幸运的人。

“你现在在干嘛呢?”

酒到浓时于梓杰问到。

“没干嘛,回大学当老师呢。”

“这样啊……”于梓杰拖着长音,“你有没有兴趣回来?”

“回哪?”

头有些晕乎,岳明辉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

“我们公司在招人你要不要来?”

“你们公司?”

接过于梓杰递过来的名片,岳明辉狠揉了几下眼睛,借着酒吧昏暗的光,他只看见了娱乐公司几个字眼。

“娱乐公司?”岳明辉大笑起来,“我都27的人了,老胳膊老腿的早就跳不动了。”

于梓杰看着岳明辉,他和四年前没什么变化,高高瘦瘦一个人轮廓分明偏偏眉眼中温柔含情,他还是会不自觉吸引周围人的目光,只是他自己已不在意。比起那几年的锋芒毕露,现在的他像是被磨平了的玉多了份沉稳少了份稚嫩,仿佛是在刻意隐藏自己的情绪把温润当作他自己。

“那就来当经纪人吧……”

岳明辉的记忆就在这里断了片,当他再睁眼又是新的天明。


木子洋在回国之前听于梓杰说会给他一个回国的惊喜,只是他没想到那惊喜竟会是岳明辉。

“我们有几年没见了?”

和岳明辉面对面坐,木子洋的眼睛快要弯成一轮新月。

“四年。”

微微低头,岳明辉把目光错开,他还没能完全从震惊中挣脱出来。

“于说回国就有惊喜,没想到竟然是你,那小子行啊!”

“你怎么回国了?”

“他还没给你说?”木子洋不知道岳岳为什么一直玩弄着手指不看自己,“我签了这里,倒是你怎么也在这里?”

抬头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惊异,这个消息对岳明辉来讲犹如晴天霹雳。张开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岳明辉此时才正视了木子洋的脸,对方似乎没有一点变化,好看的脸和眼眸里有遮挡不住的艳明,他还像个未经人事的少年时光在他身上匆匆流去始终没有留下痕迹。

“我现在在这里上班。”

“也是于叫来的?”

“嗯,”岳明辉微微停顿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一直呆在国外。”

岳明辉觉得自己是不够幸运的人,相反的木子洋就是幸运本身。

“也不是没想过,不过于叫我也就回来了。”

木子洋想自己应该算作幸运,起码比其他人要幸运。他当练习生的日子不长,出道后那一年也算风光,他曾在舞台上熠熠生辉,虽然只是一时但也是不可磨灭的光亮。解散前木子洋和公司闹崩过,他曾被雪藏了两年直到合同到期。那段时间也很落魄,没工作没曝光度,每天都像条咸鱼每个月拿着最基础的工资。好在解散后木子洋找到的新公司待他不错,给了他不少工作。虽然远离了舞台,没了应援和欢呼,但他想这也是一种活法。所以木子洋从不向人诉苦,甚至觉得自己这一路虽然有过波折但还是顺风顺水。如果不是因为在合约到期前接到了于的电话,木子洋想他大概会走上全然不同的未来,他不会回到这里,也不会再见到岳明辉。

很多时候只是缺乏契机。

“多可惜……”

当年岳明辉看着木子洋同自己以外的人一起出道,看着他们的消息铺天盖地、登上各种颁奖典礼,然后又看着他们的组合解散各奔东西。岳明辉知道木子洋当了模特,也知道他去了国外,但那仍旧是聚光灯闪烁的世界,和自己的身处之处已经不再一样。在那之后岳明辉总会不自觉地忽略关于木子洋的信息,旧伤口总需要愈合,不属于自己的就不再介意。

“没什么可惜,”木子洋说话时的语气轻轻浅浅,一点都不在意,“从头再来也不是不行。”

胸口被重物挤压,沉闷阻碍着呼吸,努力抚平自己的心绪,岳明辉开口:“下次再聊吧,我今天还有事情。”




卜凡想见木子洋这件事已经在公司里传的沸沸扬扬,上到秦女士下到保洁阿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哟凡子,今天见到木子洋没啊?”

也不知道谁第一个拿这句话打趣的,现在卜凡只要在公司里走一圈就会有三个以上的人这么问他。

“老岳!”一把拉住刚从厕所出来的岳明辉,卜凡瞪大了眼睛,“这事你得给我想想办法!”

湿漉漉的手还没来得及擦干,岳明辉就被突然出现的卜凡吓了一跳。

“我能有什么办法,”岳明辉不用问就知道是什么事,“他木子洋在韩国没个十天半个月回不来的。”

“那我不管。”

卜凡在撒娇,拽着岳明辉的胳膊就甩。

“哎呀我的宝宝,”别人撒娇要钱卜凡撒娇要命,岳明辉的两个膀子在空中轮圆,再用点力就能掉下来了,“凡子可别甩了,你哥我这双手以后用处还多呢。”

“那你说,怎么办?”

过来过去都是同一句话,岳明辉叹了口气。

“你先等着呗,反正他木子洋早晚都要回来,跑不了。”


灵超被公司带着去韩国做紧急训练,木子洋非要跟着一起去,美名其曰自己找到的孩子,怎么也得照顾到底。

秦女士一开始不愿意,说公司没那个闲钱。而他木子洋是谁,毕竟国外走过秀的模特,卡一亮,厚着脸皮自费去了。

“小弟啊~”

在酒店的大床上,木子洋呈大字躺开一个人就霸占了整张床。

“干嘛?”

第一次住韩国的酒店,灵超对啥都好奇,左看看右瞧瞧根本没心思去顾床上的人。

“我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

灵超看向窗外头也不回。

“回去的飞机上可别抓我的手了,印子都勒出来了。”

第一次坐飞机,灵超怎么也安定不下来,期间一直抓着木子洋的手死都不肯松。

“你,”转头,灵超脸涨的通红,“你胡说,谁抓你手了!”

木子洋不知为什么就喜欢逗灵超,看他因为自己的言语做出反应,怎么看怎么欢喜。

“好好好,你没抓,我手上这红印子都是天生的。”

木子洋说完还故意把手摊开给灵超看。

灵超闷哼了一声蹲下身子开始整理行李。

“呐,小弟,”看见灵超要整理行李,木子洋就趴到了灵超身处,把头搭在灵超肩上,开始循循善诱:“顺便帮哥哥我也收拾收拾嘛。”

“我才不要。”

别过头,灵超把箱子重新挪了个地。

“不让你白干,”看灵超动木子洋也跟着动,“我这有奖励。”

“什么奖励?”

“这个嘛……”木子洋笑起来,“你要是帮我整理好了,一会哥带你去买吃的。”

“随便买。”

见灵超没反应木子洋又补了句。

“我要糖、还要巧克力、还有……”

“可以可以,”从背后把灵超环进怀里,木子洋说道:“要什么都买给你。”

也就是在木子洋来到韩国的第二天,他收到了来自小于的短信,说岳岳挖了个新人来公司,还是他的迷弟。


灵超来韩国快一周了,天天不是上课就是在上课的路上,根本没有观光的时间,好不容易出趟门也是为了拍硬照。

“哎……”

刚下了声乐课灵超就忍不住叹息起来。

自从灵超来了韩国,他每一天都在想,木子洋到底来这干嘛的?明明有其他房间,偏偏要和自己挤一张床、明明不用上课,还每天和自己一起早起,而自己上课的时候木子洋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之前拍摄的时候也是,烈日灼人,木子洋吵着闹着要去现场,给自己指导动作……

“你不是来玩的吗?”

看着窝在沙发上睡觉的木子洋,灵超轻声细语。

“唔……”

被脸上轻微的瘙痒弄醒,木子洋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灵超那双小鹿一般的眼睛。

“你怎么说醒就醒啊!”

猛地收回手,灵超大喊。

“诶?”

刚睡醒就被吼,木子洋一头雾水。

“笨蛋、笨蛋、笨蛋~”

吐着舌头做鬼脸,趁木子洋还在发懵,灵超做完一系列动作后撒腿就跑。

“这都什么事?”

看着灵超一溜烟跑走了,木子洋还在摸着脸发愣。




卜凡搬进宿舍了,这不是大事,毕竟练习生都是要住宿舍的。只是让岳明辉不解的是在卜凡搬进宿舍的第二天,他收到了来自小于的短信。

“我觉得这个安排有问题。”

把于堵在办公桌前,岳明辉据理力争。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

于嘴里还吃着早餐,是楼下六块钱一个的煎饼。

“不不不,”岳明辉的头发甩的像拨浪鼓一样,“他们练习生住我还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也要住?”

岳明辉是北京土著,平时都从家来上班,虽然上班要花一段时间但他觉得也还可以。

“你真不懂?”

“不懂!”

“看来高材生脑子也不够转,”小于摇摇头,然后从抽屉里取出一张表,“来岳岳你自己瞅瞅,咱们公司每个月谁迟到的次数最多。”

看着考勤表,岳明辉发现只有自己的名字特别突出,异军突起。

“你要是不想给公司倒贴工资的话还是搬来宿舍住吧,我这也是为你好,顺便你也能照顾照顾凡子。”

岳明辉想反驳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词句,只能咬着嘴唇把不满憋在肚子里。

“那么你搬还是不搬呢?”

看着小于那张自信满满的脸岳明辉心里不爽却又说不出口,只能不情不愿地点头。

三天后,岳明辉大包小包的搬进了员工宿舍。


“老岳,我觉得我们这房间有点小。”

卜凡看着岳明辉提来的那一大堆东西就头疼。

“我也这么觉得。”

岳明辉来之前根本没看过宿舍有多大,所以他把用得着的用不着的都带来了,结果现在到了宿舍他才发现,宿舍比他想象中还要小。

“这怎么办?”

卜凡来的时候已经带来了一大堆东西,现在岳明辉一来,屋子里都快要没地方下脚了。

“凑合着住呗,还能咋。”

一个头两个大,管不了那么多,岳明辉先拆起了行李。

“现在还有个事,”卜凡指了指屋里的唯一一张床,“这怎么睡?”

瞅一眼床,瞅一眼卜凡,岳明辉忍住没叹气。

“我睡床,你打地铺。”

“这不行。”

“我打地铺,你睡床。”

“这也不太好吧。”

“哎……”叹息漏了出来,岳明辉看着那张双人床说:“一块睡呗,不然你想咋。”

“一块睡?”

卜凡突然就像个小姑娘一样扭扭捏捏起来。

“你把床上的东西挪挪,反正双人床睡两个人没差。”

岳明辉还在闷头整理东西,根本没注意到卜凡的变化。

“可是……”

“可是什么啊?”

岳明辉一转头就看见卜凡那一言难尽的表情。

“我可没那个兴趣。”

“你一天都胡说啥玩意呢!”

卜凡有点急了,一巴掌就拍在了岳明辉背上。岳明辉没蹲好,被卜凡用力一拍直接坐到了地上。

“疼。”

后脑磕到了门把,岳明辉捂着脑袋叫疼。

“哎呀,”一手捂住岳明辉的脑袋就给他揉,卜凡嘴和手一样都没停下,“对不起啊老岳,你知道的,我可不是故意的啊。”

看着卜凡那慌慌张张的模样岳明辉憋着笑。

“行了行了,”拉住卜凡的手岳明辉说:“没胞都让你揉出胞来了。”

卜凡失落的很明显,眼角嘴角都耷拉着,活像被主人训斥了的大型犬。

拍拍卜凡的头,岳明辉没想到眼前的大个头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还真把我当小姑娘了?我个大男人磕一下绊一下都没差。”

“那,可别生气。”

“气什么气。”

拉住卜凡往起来站,一个没稳岳明辉就这么扑到了卜凡怀里。

“哎呦!”

鼻子硬生生撞到卜凡的胸口,岳明辉觉得这比刚才还疼。整张脸都埋在卜凡的胸膛里,岳明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沐浴液的味道。

“凡子,”没注意到那突然就躁动起来的心跳声,岳明辉摸着鼻子向外走,“我想起来我还没吃早饭呢,一块吃不?”

怀抱里还留有一丝丝温暖,卜凡愣在原地木纳地回了个嗯。


评论(3)
热度(24)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