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慕光

·龟速码字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那天村上信五久违的在外景节目里喝了酒,晚上录广播时口齿虽然还伶俐但在酒精的作用下脑子还是有几分懵。听众的信来了几封,其中有一封说到在少时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人。

 

村上信五想都没想就说到:“横山裕,那个男人太耀眼了,我只能侧着光去看他。”

 

 

村上信五戏谑的说:“自己能进入这个圈子是误打误撞的幸运。”

 

如果说幼时的可爱是上天的赏赐,那么进入少年时的变化就是丑小鸭能否变天鹅的检验。横山裕从那个时候就和其他人不一样,在其他人还苦苦蜕变的时刻他已经落得亭亭玉立。

 

[那是深冬积压在云层中的白雪,光透过晶莹的皮肤留下了浅浅的薄红,周身散发出的微微光亮是夜里点亮眸子的星光。这世上总有些不真切的事物,似落未落,仿佛不在人间。可等你不自觉伸出手触摸才察觉指尖有刺痛,寒冷在不经意间就游走进了体内。]

 

“没亲眼见过的人根本不会懂,他生得有多么好看。”

 

村上信五从不吝啬对横山裕的赞美,入行多年他虽然早就明白在这里光靠脸并不能吃一辈子饭,但他还是愿意去赞誉对方多年未变的容颜。

 

jr时村上在某本杂志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评价横山的话:那是容易让人陷入初恋的脸。横山还曾因为这句评语而被羞得面红耳赤,虽然村上那时候还没有喜欢的人,但他总觉得自己能理解那句话,那是会让人一见钟情的脸。

 

 

村上虽然嘴上不说,但他一直都这么觉得,和横山比自己还只是没能蜕变的丑小鸭。在对方已经站在舞台前闪闪发亮的时候,自己却未能褪下身上那份稚气。

 

想要追上他。

 

这样的想法一天都没有停止过。

 

曾经的握手会,粉丝拿着信件和礼物来见自己喜欢的人,看着自己这边稀稀拉拉的队伍,而隔壁横山的队伍却排了老长。人的喜好各有各的不同,人气的差距也总是过分直白,但比起不甘心村上的注意力反倒集中在了还不习惯直面粉丝——横山藏那藏在金色长发之下的耳朵。那红彤彤的耳朵,是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樱桃,鲜艳明亮的颜色让他忍俊不禁。

 

“我没见过比他更容易害羞的人了。”

 

说这话刚说出口村上就笑了,当雪白的肌肤透出红晕,横山的脸就像自己手中拿着的草莓大福。虽然没有咬过,但或许都是一样的味道。

 

“明明本人超级迷糊但总演一些冷酷的角色,也不知道是什么反差。”

 

这话是接着害羞后面说的,村上嘴里的大福还没完全咽下,嘴角上还粘着些许白色的粉末。

 

有些人天生为这个行业而生,村上觉得横山就算其中一个。他只是站在那里就像一幅画一样,凛然还带着些许的淡漠,笔触明明清浅却总会在人的记忆中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象。或许导演们就喜欢他这一点吧,村上擅自认为。

 

“丢手机、丢钱包、丢钥匙,也不知道这个人日常是怎么生活的。”

 

即使从十来岁就在一起,村上依旧觉得横山裕有他不理解的部分。村上去过横山的新家一次,也就只有那么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二十的中后段,他们之间就有了莫名的距离感。是因为之前太过亲密?渐渐冷静下来的空气,默然间就被拉出的距离,等到发现时反而令村上措手不及。

 

那是他没有设想过的结局。

 

“我每次找他吃饭他都推脱,这都半年多了我们还没单独出去过。”

 

休息室里,村上不禁嘟囔。那天除了横山以外大家都在,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相视一笑谁都没有接话。

 

“那家伙是哪里来的高岭之花啊,这么难约。”

 

“他只是害羞而已。”

 

大仓在打游戏,他的声音被游戏必杀技的BGM掩盖,村上没能听到。

 

“吃吧。”

 

两个字,安田说的语重心长。

 

抱怨还在继续,村上被人从身后拍了拍肩膀,安田从篮子里拿了个橘子放在他手上。、

 

 

人到了三十岁对于变化就有了些许的敬畏。

 

横冲直撞已经不能再解决问题,理性开始侵占感性的比重。

 

前辈结婚了。

 

这个消息是村上在报纸上看到的,头版头条,好几家报社同时报道,大张旗鼓的阵势让他不禁去联想。

 

“你说我结婚的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

 

横山在化妆,他透过镜子看着坐在身后沙发上的村上,没有说话。

 

“如果我也有这么大的阵势是不是说明我够红?会不会那年就直接主持红白了?不过我也确实到年龄了,毕竟我们都三十多了。”

 

横山底子好化妆也很快,走到还在喋喋不休的村上身边,狠狠揉了一把村上的头发。

 

“别想那么多没用的,化妆去。”

 

村上化妆的时候横山也随手拿起了报纸,并不是没兴趣但总觉得怪怪的,粗略地翻了翻就又把报纸放回了原位。

 

结婚的想法还是有的,只是没遇见合适的人。

 

说这话太官方说的也的人也很多,村上不过是其中之一。

 

“不过我觉得横山大概会是我们之间第一个结婚的人。”

 

横山对于家庭的执着大家都知道,所以当杂志社爆出他的绯闻时,村上内心突然就空了一块,明明不知道真假但总觉得有重物在不断往下沉。

 

“杂志你看到了吗?”

 

杂志大多都是空穴来风,但村上还是用不太顺手的line给横山发了消息。

 

“随他们说去吧,反正是假的。”

 

消息的回复是在半个小时之后,看了看时间,横山的节目刚好录制结束。

 

“要一起吃个饭吗,我正好在电视台附近。”

 

“下次吧,今天要和工作人员一起。”

 

盯着手机屏幕村上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情绪,明明一直在被拒绝但今天不知为何总觉得格外失落。十几分钟之后,才短短的回复了一句那下次吧。

 

只是下次迟迟不到,村上的工作也越来越忙,两个人的约饭也就这样没了音讯。

 

“我是真的想和他一起吃个饭,就我们俩一起。”

 

夜深了,村上不停地眨巴眼睛,少有的他在工作的时间感到困了。

 

“你还真是喜欢他呢。”

 

一同的主持人笑到。

 

“谁又会讨厌他呢。”

 

相处的时间长了看见的东西也就自然多了起来,不仅仅是外表的光鲜。还有那些不会被人看见的努力和隐忍,村上很庆幸在自己的角度能够看见那些。

 

“我们都不是天才的内型,要更加努力不然就会被人甩出去。”

 

二十出头那会,有一次喝醉酒横山捏着村上的手说过这样的话。

 

村上是个拼命三郎,虽然他自己不自知。巡演的过程中明明都因为过渡呼吸而被拉下了舞台,可他本人对此依旧不在意。

 

“抱歉,抱歉,下次我……”

 

“你是笨蛋吗!”

 

道歉的话还没说完,横山的怒吼就打断了村上的话。

 

肩膀猛地抖了一下,村上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不是那么容易生气的人,所以才会被吓到。”

 

事后再谈起这件事,村上心有余悸。

 

“成年之后就很少会有人这么凶自己了。”

 

人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变得圆滑,想对自己发火的横山村上就忍不住苦笑,笑自己竟觉得那样的横山有一点怀念。

 

当年那个金发魔王,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

 

“那横山君会看你出演的节目吗?”

 

面对主持人的提问村上思考了几秒。

 

“反正他的节目和电视剧我都会看。”

 

“你们关系真的很好呢。”

 

主持人重复说到。

 

 

“他值得被人喜欢。”

 

那是擅自从口中溜出的话,轻巧地从舌头上滑了出去。

 

“直到结尾村上君都一直在夸横山君,果然关系很好呢,不过今天就到此为止,让我们下期继续聊吧。”

 

另一位主持人帮着总结了今天的节目。

 

“晚安大家。”

 

等在休息室坐了一会之后村上才觉得酒彻底醒了,就在他准备回家时手机上来了消息。

 

“一起吃饭吧,顺便送你回家。”

 

那是横山主动发来的消息,久违了。

 

 

评论
热度(24)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