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春日与你(上)

·平行世界的ooc 人人都爱我洋哥系列
·同人脑洞请勿上升蒸煮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岳明辉第一次见卜凡是在偶然去参加的北服毕业秀上,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卜凡的名字,但只需要一瞬他便被眼前的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或许真的有天生注定,有的人天生就有吸引他人的魔力,他们理所应当地在聚光灯下熠熠生辉,在人的注目下发光发亮,比如眼前这个人比如回忆中的他。

就是这个人。

血脉中有挥不开的振奋,人连带着毛孔都在刹那间清醒。热血澎湃,岳明辉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秀结束后他第一时间奔向了后台,只是很不幸被工作人员拦在了门外。

“不好意思,非工作人员不能进入后台。”

“我只是想找个人,”头脑还有些混乱,岳明辉竟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言语,“就是那个,特别高的那个。”

“您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吗?”

“不知道,就是特别显眼的……”

岳明辉的话还没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就从门口探出了半个身子,扶着门框,卜凡看了眼门外的陌生人。

“怎么了,这么吵?”

“就是他!”

一把拉住卜凡的手,岳明辉大力地把对方整个人都拉到了自己身边。

“我要找的就是他!”

被握住的手微微发烫,卜凡有点被吓到,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像是在鉴赏宝石一般岳明辉仔细打量着眼前的人,比自己高、骨架很大、有肌肉、倒三角、脸很小、轮廓硬朗眉眼清晰。

“你谁啊?”

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卜凡甩开了陌生人的手。

“我叫岳明辉,不过这不重要,”岳明辉带不停顿就接着提问:“你叫什么名字?”

“卜凡。”

虽然不自在,但是出于礼貌卜凡还是道出了自己的姓名。

“多高?”

“和你有什么关系?”

“让你说就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被对方的气势吓到,卜凡怯怯地说:“192。”

“多重?”

“136。”

“嗯……”围着卜凡绕了两圈,岳明辉问:“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眼前人的来历,也不知道对方的意图,卜凡一头雾水什么都摸不清。

“暂时没有打算。”

虽然也有模特公司来找过卜凡,但他都觉得不太满意,结果一直斟酌拖延就到了现在。

“那么,”重新拉起卜凡的手,岳明辉笑起来露出尖尖的虎牙活像个拿到新玩具的孩童,“我想要你。”

“什么玩意?”

卜凡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喊惹来了无数路人的侧目。


岳明辉最后还是签下了卜凡,用他自己怎么都想不到的原因。卜凡最后选择了岳明辉,因为那里有他一直都憧憬的人。

卜凡进北服那年正好是木子洋毕业那一年,那年的毕业秀木子洋压轴,卜凡虽然在校园里的各种海报上都见到过这个人,但真人还是第一次见。模特科的第一名,精致的外表无可挑剔、无视不掉的存在感、不会被衣服压制的自我、还有那无法言语的包容感……卜凡不知该怎么去形容,只知道那时自己心跳得很用力,想和那个人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想拉进和那个人之间的距离。在那天卜凡就有了目标,只是天不如意,在秀结束后木子洋再也没有回过学校,而卜凡也没能和木子洋说上话。

想和那个人一起走一场秀。

那个时候的遗憾一直扎根在卜凡心底。

“如果我签了你们公司我就能见到他对吧?”

岳明辉没想到对方会那么激动。

“你不介意我们公司没有名气吗?”

“这不是问题,”虽然是没听说过的公司但卜凡也不在意,目光依旧坚毅,“只要能见到那个人就行。”

“可以是可以,”岳明辉苦笑,“那么我会再联系你,麻烦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

唰唰两笔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卜凡死盯着岳明辉。

“你可别耍我。”

拍拍卜凡的肩膀,岳明辉怎么都没想到那句木子洋也在我们公司会有这么大的魅力。

“就算骗任何人我都不会骗你。”




“老岳,你这人也太坑了。”

“我怎么了?”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岳明辉摸不着个头脑,“上把我可没抢你98k,而且这不是吃到鸡了嘛。”

“谁跟你说这个了。”把耳机一摘,卜凡走到岳明辉身后,“说好让我见木子洋,这都两个月了,他人呢?你可别是在耍我吧。”

挠挠头,岳明辉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有什么办法,他最近出国了嘛,等他回来了一定让他见你。”

“你可别诓我。”

面对卜凡的怀疑岳明辉也无能为力。

“都说了骗谁我也不会骗你。”

“是嘛……”死死盯着岳明辉的眼睛,卜凡半晌才继续,“行了,行了,走吧。”

拉住岳明辉的手卜凡就向前走。

“干嘛啊?”

踉踉跄跄快走了几步,岳明辉跟在卜凡的身后。

总觉得声音从背后传来很不自在,卜凡走着走着又绕到了岳明辉半步之后。

“吃饭啊,人是铁饭是钢,你也不看现在几点了。”

瞅了眼墙上挂着的表,岳明辉才发现早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吃是可以,记得减脂减重。”

岳明辉到不觉得卜凡胖,只是小于说要给卜凡减肥,他也只好遵循。

“哎……”坐在餐桌边卜凡那一声叹息能盖过天地,“又是这草啊啥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又不是喂兔子人成天吃这些玩意早晚要抑郁。”

一大口沙拉塞进嘴里,卜凡边咀嚼边说话。

看卜凡腮帮子被各种绿色蔬菜塞得鼓鼓的,岳明辉一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嘿,你这人怎么不仗义,看人吃草你还笑。”

“没,”岳明辉止住笑,“就看你嘴皮子这么溜,想抑郁都有点难。”

“得了得了,你中午吃啥。”

打开盒饭,今天的午餐两荤两素——糖醋排骨、红烧排骨、酸辣土豆丝还有醋溜白菜。

“可恶,”咬着筷子卜凡愤愤不平,“这是地主阶级的剥削,这不公平。”伸出筷子,卜凡指着岳明辉碗里的排骨说:“就一口,就让我吃一口,我都多久没见到油星了。”

夹住卜凡的筷子,把它送回装满沙拉的碗里,岳明辉说:“别想了,先把你那几斤肉减下来再说,不然以后连草都没得吃。”

瘪嘴,卜凡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那一碗健康的、绿油油的没有一点油水的减肥餐。

看着卜凡那可怜的小模样,岳明辉也不是不同情,他也吃过那东西,虽然有营养但也确实难吃。摸摸卜凡垂下去的头,岳明辉说:“行了,吃吧,等你减肥成功哥请你吃好的。”

“真的吗?”

眨着眼睛,岳明辉似乎能从卜凡的眼眸中看到化成了期待的星星。

“可不是真的,你哥还能骗你?”




木子洋被秦女士叫到办公室的时候,他就知道没有好事情。木子洋来公司也好几个月了,他们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不能不知道的。不奖不罚没有大事情,秦女士一般不会专门叫某个人单独去办公室,木子洋寻思着自己最近也没做什么值得夸奖的好人好事,那么等他的一定只剩下另一个结局。

“你行啊,李洋。”

刚关上门,木子洋就听到了秦女士的讽刺,再加上叫的还是本名,他想这次肯定不是罚钱那么简单的事。

“秦姐,你怎么了?”

忙着赔笑,木子洋在脑瓜里搜索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最近捅的篓子。

“前两天我还在和小于说想给你增加点流量涨涨知名度,没想到不用我们出手,你自己一来一个准啊。”

糊里糊涂,木子洋被说的云里雾里。

“姐,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明白。”

“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秦女士翻开一只直压在桌子上的纸,“自己看看去。”

拿起桌子上的纸,是一面的新闻报道。

“著名男模木子洋性取向不明,圈外未成年美少年多次出入他私人公寓。”

大大的标题下还附了一张他和那个所谓的美少年在超市买东西时的合照,木子洋光是看到标题就笑到肚子痛。

“笑什么笑,”拍着桌子,秦女士显露出怒气,“我可没想到你李洋还有这种喜好,回国这才多久,还是个未成年。”

“不,”抹着笑出来的泪,木子洋解释道:“姐,这事可不是这样的。”


木子洋觉得他和李英超的相遇全是因为他那颗根正苗红,无法放置弱小而不顾的美好心灵。

那时候木子洋回国还不到一个月,没什么工作也还算闲,抽出一个晚上他和以前的大学同学约好一起喝酒。喝酒原本没什么,大家聚在一起说说笑笑,气氛也很愉快。只是不巧木子洋发现一个令他在意的不得了的事情,就在他斜前方那一桌,几个成年人围着一个似乎还没有成年的少年。

“你说那桌子是不是看起来怪怪的。”

酒吧灯光昏暗,木子洋也看不清具体细节,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怎么了?”坐在旁边的同学看了一眼后说:“这有什么,现在的小孩可和我们以前不一样,野的很。”

虽然点了点头,但木子洋还是不太能释怀,之后的时间他时不时就会盯着那一桌看。

“要怪就怪我第六感太准。”

摸摸鼻子,木子洋还有些小神气。

当木子洋又一次看向那桌时,他正巧看见一个人在同少年说话时,另一个人竟偷偷向少年的杯子里加了什么东西。

“啊……”

低声感叹,木子洋真不想猜中这种事情。

“小弟,你怎么在这里,”从背后窜出来,木子洋一把揽过少年的肩膀,“你妈不是说不让你来这种地方嘛,快和我回家。”

“你谁……”

少年的话还没说完,木子洋就用力拉扯着他向酒吧外走。

“你谁啊,没看他不愿意啊,”同桌的人挡住他们的去路,“我们好好玩着呢,你突然出来干嘛?”

脸上虽然还笑着木子洋低头在少年耳边轻语:“刚才有人在你杯子里下了药,要是不想遭殃我数到三就一起跑。”

抬头,少年看着木子洋的脸又看看眼前的另外几个人,狠狠地点头。

“嘀嘀咕咕说什么话呢!”

“没什么,没什么,”紧握住少年的手,木子洋突然快速喊到:“一、二、三!”

十指紧紧相依,两个人推开人群,一路向外狂奔。

“你……”好不容易甩掉了跟在身后的人,木子洋扶着墙喘着粗气,“你叫什么名字?”

“李英超。”

对方也喘着气,豆大的汗水从额头流下。

“多大了?”

“……18。”

“嗯?”抬眼木子洋厉声道;“现在还说什么假话。”

突然被呵斥李英超瞪大原本就大的眼睛。

“16。”

不轻不重地拍了下李英超的头,木子洋说:“小孩子家家的不好好在家学习,跑酒吧去干嘛?要不是我你今天被怎么了还不知道呢!”

不说话,李英超低下头。

半天没回应,木子洋怕是自己说了重话吓到了对方,他蹲下身子抬起头看,李英超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马上就要落下。

“哎哟,我的弟弟呀,你可别哭,”看对方要哭,木子洋一下就慌了,“有话咱们好好说,可千万别哭。你看这人来人往的,你一哭外人看着不就是我在欺负你嘛,给哥哥我留点脸成不?”

捧起李英超的脸,木子洋恳切的不能更恳切。

“你,”吸了吸鼻子,李英超问:“你叫什么名字?”

“木子洋,你叫我洋哥就行。”

“洋哥,”揉揉眼睛,李英超圆溜溜的大眼睛就这么盯着木子洋看,“今晚我能住你家吗?”

“你这就让一个陌生小孩住你家了?”

秦女士气不打一处来,她见过好人却没见过像木子洋这样的烂好人。

“那怎么办,大晚上的孩子又没钱,总不能让他露宿街头吧。”

木子洋耸耸肩,说的头头是道。

“行了,”掐了掐眉心,秦女士说:“你继续。”

李英超是几天前离家跑出来的,来北京还没几天身上带的钱就花完了,在街上胡乱溜达的时候被人搭讪,想着能免费吃一顿晚饭也就大大咧咧跟着人走了。

原来是老乡,木子洋想这也是一种缘分。

“你也真是啥都不害怕。”

俗话说的好,初生牛犊不怕虎,木子洋这次总算是见识到了。

“我一个男人,怕什么。”

李英超说的凛然,俨然把刚刚的事都抛到了脑后。

“你呀,”扶额,木子洋哭笑不得,“这个世界上可有专好你这口的人呢。”

面脸的问号,李英超根本不懂木子洋在说什么。

“哎……”

叹一口气,或许和身处的世界有关,木子洋对gay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对于高中还没毕业的人这大概还是很遥远的话题。

勾勾手让李英超的耳朵靠近自己,细声喃喃,短短几句话木子洋就把李英超说到面红耳赤。

“你个变态!”

一个抱枕砸在脸上,虽然不疼但木子洋也很无奈。

“我没这兴趣你可别骂我,”看李英超耳根都红到透,木子洋戏笑道:“哥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就算是男孩子在外面也不一定是安全的。”

咬着下嘴唇,李英超气的肩膀都在颤抖。

“好了,好了,”拍拍李英超的背,木子洋把语气放轻,“今晚就睡我家,明天醒来就和你父母联络,他们一定很担心你。”

“那现在人呢?”

“他爸妈接回去了。”

“照片?”

“走那天我带他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被拍下来了。”木子洋说完,又补了句:“我是真没想给谁添麻烦,谁能想到我这个十八线还有人拍。”

一个白眼快上天,秦女士终于放下了悬着的心。

“这件事公司已经压下来了,不过你要是真对未成年出手的话……”秦女士顿了顿,“算了,我问你这个孩子好看吗?”

虽说是美少年但毕竟图片被打上了马赛克,模样根本就看不清。

想想李英超的面孔,木子洋诚实地点了点头。

“不过比我还差些。”

“得了吧,”摆摆手,秦女士继续问:“有照片没有?”

“有是有,”翻出手机相册,递给秦女士,木子洋还没抓住秦女士话里的深意,“这小子拿我手机自拍时留下的。”

看着手机里留下的不多的几张照片,秦女士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孩子父母的联络方式你有吗?”

“有是有。”

给秦女士留下李英超家的电话,合上了办公室的门木子洋才意识到秦女士想干嘛。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弟弟你可别怪哥哥我。

木子洋苦笑。

那之后过了一个月,李英超改名为灵超成了公司新来的练习生。


“你叫什么名字?”

站在面试的大厅里,面对好几个不认识的成年人,李英超心里不能说不害怕。

“李……英超。”

第一个字就破了音,李英超脸唰就红了。

“别紧张。”

一个看着很温柔的姐姐安慰他。

“资料上说有183。”

“看着不像,不过他年纪还小还有成长空间。”

“皮肤挺好,就是发型得换。”

“反正公司也没这样的孩子,我看行。”

对面的人你一言我一语,李英超根本插不上话。

“会唱歌吗?”

被问话,李英超还在发神,愣了一下。

“会一点。”

“唱几句。”

“诶?”

突然让唱歌李英超也不知道该唱什么,死命在脑内搜刮想到却只剩下刚刚在地铁上听见的,邻座小孩唱的儿歌。

平生没唱过这么紧张的儿歌,一曲完李英超就从没想过儿歌会这么漫长,手心都被汗水打湿。

“跳舞呢?”

对方不做评价只是继续发问。

“只会广播体操。”

这就是李英超在变成灵超之前的小小插曲。

评论(5)
热度(28)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