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3)


【100】

后半夜又下起了雨,一开始还只是星星点点的毛毛雨,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变成了噼啪作响的大雨。安田章大是容易失眠的体质,夜晚总是被思绪缠绕无法入眠,这天他睡得比平时还要晚一些,好不容易睡去不料却被雨声惊扰。

啊……

安田闭着眼听着雨水击打玻璃的声音,发出无声的叹息。

雨水在地板上汇成溪流,眼皮上时不时会有光划过,耳旁除了雨声和风声还有在路面上飞驰而过的汽车的声响。

如果再安静一点就好了。

微微抬起眼皮安田眯着眼睛看窗外,无言的孤独感,仿佛被世界抛弃的寂寥,明明身处现实却觉得自己浮在海面上随风飘摇,身下就是千万丈的深海,活的一点都不真切。

“你说是不是?”

把脸转向微微发光的水槽安田细声问道。

鱼不会说话,只是摇晃着身躯吐了一个泡泡。


【101】

人有的时候会突然变得很绝望,情绪失去了控制器发狂般的在脑内暴走在身体中冲撞。

大仓忠义认为自己不是个情绪化的人,但偶尔也会有无法言说的低沉时期,阴郁是棉花的重量但依旧坚实地堵在胸口卡在喉咙,挥不去躲不开却又轻巧的不影响日常生活。大仓将这件事告诉了他觉得姑且可以算作朋友的人,得到的却是对方的嘲讽。

“你这样的大少爷竟然也会有烦恼?”

初听这话时大仓只是有些轻微的违和感,第二天第三天等到他好好消化了这句话后大仓删除了说话人在自己生活中的所有痕迹。现在说话人的面孔大仓早就记不清,只有这句话还时不时会在耳边浮现,字字诛心。


【102】

大仓的手机随意地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丸山坐在沙发上看书时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看见了屏幕上的画面——大大的房间和陌生的男人。理解这个情景丸山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几乎是同一时间他就想起了之前两人在夜晚讨论过的话题。

原来是这样啊。

收起无用的好奇心,丸山把目光重新放回书上。

大仓端着咖啡从厨房出来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他没有作声只是静静地看着丸山。感受到大仓的视线,丸山把目光从书里移开,没说一句话,只是笑了笑。

分不清是无视还是默许,大仓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103】

人生には三つの坂があるです。


【104】

上车时涉谷昴习惯性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丸山隆平本想拉他一起走却还是晚了一步。车内的空间再怎么大此刻也显得狭窄,丸山从背后看着前座的两个人,仿佛有一层看不见的薄膜化成了墙壁强行把车内分成了两个领域。

“那个,”丸山出声打断村上和涉谷之间的闲聊,“村上先生是怎么认识subaru的呢?”

话题其实是什么都好,丸山不过是想在两人之间留下自己的空隙。

“我和subaru从小就认识,是青梅竹马。”

都是自己知道的信息,亲耳听到后又有了别样的感触,那被刻意加重的称呼和青梅竹马的分量,丸山露出应酬用的假笑。

“是嘛,真的很让人羡慕,毕竟我和subaru住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

涉谷昴转过头用莫名的眼神看着丸山,那个平时都叫自己老师的男人突然用名字叫起了自己,谈不上高不高兴,只是反射性地记起了那个夜晚轻柔地唤着自己名字的声音。

“那真是辛苦你了,毕竟subaru他很难伺候,我和他住了那么多年算是深有体会。”

见招拆招,村上一边想着不要和小孩子生气一边又回嘴。

“有吗?我倒是觉得这样的subaru很可爱,和年龄不符的反差萌?”

丸山倒是笑嘻嘻的,对方来一句他就应一句。

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流转,涉谷看他们一言又一语。

“关于我的话题就那么有趣吗?”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被本人突然这么问,两个人都呆住了,两个人看着涉谷都觉得脸上有点燥热,小学生斗嘴般的行为也到此为止。


【105】

丸山和大仓不一样,他对吃饭不讲究,好吃又方便是他对吃最大的要求,所以除了必须出席的聚会他一般很少会来这种高档的餐厅。

“今天我请客你点自己想吃的东西就好。”

说话的村上信五身上带着一股成人的从容,丸山不看菜单就知道这家店有多贵,之前交往过的有钱人十分喜欢这里,丸山也来过不少次,虽然付账的人从来都不是他自己。

“你想吃什么?”

没回村上丸山转头问涉谷。

涉谷对吃和菜单都没有特别多的兴趣,不如说比起吃他对丸山舍弃了敬语这点更加在意。

“和hina一样就可以了。”

“那麻烦我也要一样的。”

说完丸山把手中的菜单还了回去。


【106】

“要不我们换一家?”

走进餐厅横山裕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村上信五,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现在还是不要过去凑热闹的好。

“哈?不是你非要一起吃饭,现在又说什么鬼话?”

锦户亮一开始还没发现原因,顺着他哥的视线他才看到了村上,当然他也同时看见了另外两个熟悉的脸。

“换什么换,吃饭嘛人多才好。”

生拉硬拽,锦户把他哥带到了窗边的空桌旁。

“啊!”

村上在看见锦户之前就发现了横山,他不自觉地叫出了声。

“好久不见。”

脱口而出的是社交辞令,横山自己也不懂自己为何要说的这么生疏。

“还真是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hina,这两位是?”

“朋友,”村上顿了一下,然后说:“朋友的学生。”

一见面锦户便和丸山交换了眼神,两个人决定装作不认识,而涉谷在回到家之前都没能记起锦户的脸。

“你们关系真好。”

锦户这句话是再明显不过的揶揄,横山虽然不清楚这三人之间的关系,但从他弟弟的口气里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那么和睦的场景。看见自家弟弟坐下去,横山在心里叹气他知道现在自己已经走不掉了。

“你们兄弟关系也很好啊。”

没想到两个人在隔壁的桌子上坐下来,虽然知道不会发生什么但村上总觉得有点拘谨。

看着村上又看看自己哥,锦户笑着说:“我们关系确实很好。”

“诶?啊,对的……”

久违的听到这种话,横山心里虽然开心却又有种奇妙的滋味。

丸山看着说话的三个人,在他脑内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图已经画成型,他甚至都编写起了故事的后续。而涉谷则全程盯着水杯发呆,期间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丸山想今天会遇见锦户应该是纯属偶然,但对方那张不含一点遮掩的看热闹的脸直白到让人火大。

“你真的想在这吃?”

用食指去触摸锦户的手背,在接触到之前锦户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手指悬空横山轻轻地敲了桌面。

锦户亮专注地看着菜单,根本不管他哥在说什么。横山无奈地抬起头正巧和村上的视线撞上,两个人都尴尬地笑了笑。

“我饿了。”

猛地回过神来,涉谷死死地盯着村上说。

涉谷的一句话就让村上的表情缓和了下来,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颗糖。

“这是中午别人给我的,你先忍一下。”

糖纸被拆开,圆滚滚的糖果从村上的指尖进入了涉谷的嘴巴。

丸山和横山看着这一画面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头,目光遇上时两人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而锦户则玩味地观察着除自己以外的每一个人。


【107】

横山是第一次见涉谷,只是看着村上对涉谷的态度不用多久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个人是谁。那是村上喜欢的人、心心念念的人、每次喝醉后都会挂在嘴边的人……横山也曾想象过对方的模样,虽然和他想象中不尽相同,但对方依旧和他大相径庭——是个小巧纤瘦却又带着沉闷和木纳的男人。

生活永远充满惊喜。

看着村上那松懈下来的神情,横山想到。在他印象中,村上是个喝醉了就会变得可爱的人,虽然平时有些刻板,也就将偶尔的脱线显得更加有趣。横山喜欢村上湿润的大眼睛,喜欢他突出的虎牙,也喜欢他喝醉后的无理取闹和没有防备。但当横山看见村上在除自己以外的人面前露出柔软的一面时,内心如同裂开细缝的墙壁,不至于崩塌却会有寒风从缝隙中吹进来。

“那个人,”像是看穿了他哥心中所想,锦户拽了拽他哥的袖口,“似乎和hina很熟。”

点头后又重新打量涉谷,横山说:“好像是。”

完全无视来自多方的视线,涉谷昴双手支撑着头咬着口中的软糖,浓郁的牛奶味从口腔中漫出,他周身包裹着一股奶糖的香甜。

“不觉得是个很特别的人吗?”

用手遮挡住嘴巴锦户问到。

“嗯?”横山说不清是心理作用还是自己真的没发现,他在涉谷身上找不到闪闪发光的点,不过邻桌空气里的微妙氛围还是清晰可见,“有吗?”

锦户亮认为他哥绝不是个愚蠢的人,非要分类的话他哥一定属于聪明人的范畴,但就算是聪明人也总会有迟钝的时候,比如说现在。

“看起来hina,”锦户故意停顿了一下,“和那人关系很好。”

“好像是吧。”

回答的不算干脆,被拖长的音节大概是不自觉的产物,锦户亮看着这样的横山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丸山一转头就看见锦户脸上颇具深意的笑,忽地蹿上一股寒意,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那个人绝对在思考不好的事情,幸好现在大仓不在。

丸山忍不住这样想,而在远处的大仓打了个喷嚏。

“怎么,感冒了?”

今天刚认识的女人凑近身子关切道。

“没有。”

甩开女人擅自挽住自己胳膊的手,大仓说。


【108】

人是完整的个体,所以终究会寂寞。

说这话的人是涉谷昴和村上信五大学时的选修课老师,这节课涉谷只去过几次,其他的印象都不深刻唯有这句话不知为何记到了现在。

“因为你还不懂什么是寂寞,”安田边看综艺边说,“又或是因为你之前过得太寂寞。”

涉谷说不出哪一种才是正解,他只能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然后趴在安田的肩头用头发蹭了蹭对方的脸。

“subaru有时会变得像猫一样呢。”

安田用手挠着涉谷的下巴就像在逗猫。

“啊!”

突然想起了什么涉谷拿出手机,翻出上次和安田的聊天记录,最后一次对话停留在几周前。虽然两人并不是天天都在联络,但偶尔空闲时也会随便说说话或是相约见面,到了现在涉谷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都没见过安田章大了。

“见一面吧。”

打完信息后把手机重新放好,旁边的几人看着涉谷这一连串的动作根本摸不着个头脑。


【109】

上り坂,下り坂,まさか。


【110】

吃饭的时候横山很沉默,他似乎是在思考问题注意力早就涣散去了天边。锦户和他哥说了几句话可得到的回应平平,他干脆识趣的闭上了嘴。村上时不时会和涉谷闲聊几句,丸山也会在其中插上一两句话。在外人看来,气氛还算和睦。

酒足饭饱还剩下甜点,涉谷昴擦着嘴,此时用应季水果装填的满满当当的冰激凌杯被端了上来。

“好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这句话就接在草莓好甜的后面,轻巧到失去了它应有的重量。

“嗯?”村上差点就听漏了后面那一句,“你说什么?”

“总觉得,”吃完了自己杯里的草莓涉谷又把叉子伸向了村上的杯子,“我的世界没有变化。”

不清楚涉谷口中的变化具体指什么,村上只是下意识地把自己的杯子推到涉谷的面前。

看着村上信五的脸,涉谷昴偶尔会思考,自己的时间是不是在哪里被停下了钟摆,一直都驻足在同一个地方,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前进过。

“和你在一起总会不自觉地认为时间都是同样的步伐。”

村上的嘴动了动,他想去追问却又不知该问些什么,对他来讲subara的话太过笼统,只有个朦胧的影子在他眼前飘忽,伸出手以为自己抓到其实早就扑空。

在涉谷和村上说话的期间,丸山一直都在闷头吃甜品,香草冰激凌被抹上了厚重的奶油,草莓、芒果、樱桃……水果绚烂的色彩挨挨挤挤,吃起来竟不觉得复杂。他像是要故意抹去自己的存在一般,不评论不感叹只是安静地看着另外两个人。

“外面的世界具体是哪里?”

冰激凌一大半都化成了水,村上才开口问。

“远一点的地方。”

明明没有眉目涉谷还是能说得干脆。

吃下一口融化的冰激凌,甜味从舌尖一下扩散进整个口腔,村上眉头皱起放下被铸成樱花状的勺子。

“是想要去,还是一定要去?”

村长觉得自己和第一次深入大海的人无异,光脚站在沙滩上一步步向海的中心部靠近,试探着能够达到的深度,小心翼翼。也许深海中埋藏着无数夺目的宝藏,但也有着一旦失足便满盘皆输的可能。悬而未知,心脏的跳动也稍稍急躁了些。只是对方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得不到答案的时间也就显得过分缓慢还带着不该有的沉重。村上在大脑内幻想着每一种可能性然后组织着话语,可对方迟迟没有答复,那些劝阻的文字都拥挤在喉头,憋闷难受。

“不管怎样,”涉谷用了这样一个开头,“我知道只要是我做出的选择,hina就一定会支持我。”

陈述句,不带一丁点的猜疑和顾虑,是村上一直以来都想建立起来的支持者的形象。硬生生吃下结实的拳头,被打的地方迸裂出鲜血,疼痛清楚地通过神经传递给每一寸皮肤。

“是啊……”

苦笑着点头,痛楚、苦水和打好的腹稿都被村上吞进了肚子里。


【111】

丸山低下头捂着嘴忍住不去笑,可他还是没能隐藏好,轻微颤抖着的肩膀暴露出了他此刻的情绪。好不容易缓和下情绪,他抬起头看见的是村上藏着火焰却又冰冷刺骨的视线。选择视而不见,他偏头透过光看着涉谷的侧脸,此刻他有一种错觉,眼前的人其实是一缕飘渺不定的清烟,在自己面前的也不过是随风飘摇后留下的残影,不是真正的涉谷本人。 盯着这样的涉谷出神,丸山猛地回想起见自己初次见涉那天。空旷的庭院,清澈的歌声伴随着音质并不算好的伴奏从教学楼里传来,那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吟唱,但仔细去听又远得像在天际。他循着歌声走,老旧的教学楼地板踩起来时不时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刻花的窗户上有着玫瑰花纹,其中一块玻璃不知何时没了。透过空当向教室里看,斑驳的墙壁,空旷的教室里零零散散坐了几个心不在焉的学生,穿着白色衬衣的老师猫着背站在讲台上。窗外的太阳光打在白板上,涉谷的脸被模糊成闪光的一片,唱到欢快的地方涉谷的脚会随着音乐打着节拍只是那动作很小,讲台下的学生都没发现。

丸山喜欢那首被下课铃声打断的歌,也喜欢涉谷直白、富有感染力的歌声。那是清澈透亮的冰锥,用力地笔直地扎进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不带丝毫的犹豫没有一丁点的仁慈,横冲直撞让你躲闪不急。人很容易就变得贪婪,仅仅是短暂的一次,丸山便迷恋上了这首不知名的歌、这个不熟悉的人,甚至到了想要独占的地步。

“我可能对人一见钟情了。”

回去的那天晚上丸山对大仓说。

“梦话睡着了再说。”

大仓专注着眼前的游戏,多余的话一句都不想再说。


【112】

“老师您为什么只在课堂上唱歌?”

像是有了只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丸山很喜欢那段偷偷观察涉谷的时光。但人总是很矛盾,关于涉谷的事知道的越多,也就会越想靠近,想要看着他把他收进眼底,也想同他说话让他注意到自己,把自己的存在写进他的生命里。

涉谷站在讲台上看着丸山,他思索了半晌才开口:“你是我的学生吗?”

涉谷来这里上课已经有一年多了,可到现在他仍旧记不住学生的脸。

“不是哦,”丸山摇着头,“我不过是单纯喜欢老师您罢了。”

不婉转不客套,丸山用少有的直白去面对一个对他没有印象,视他为陌生人的人。

对于丸山涉谷第一反应就觉得对方是个怪人,虽然他想自己大概也是个怪人,但和对方又不太一样,那是自己不想去理会的类型,没有接话他低下头继续做上课前的准备。

“随便唱点什么吧老师。”

对于丸山的提议涉谷充耳不闻。

“老师?”

“老师!”

“老师,”见对方对自己的置之不理丸山只剩下苦笑,“我还会来的。”

那之后涉谷的每节课丸山都有来,而等到涉谷真正记住丸山的长相还是在搬进新家之后。


【113】

如果对愉快与否有明确的划分那么村上想今天这顿饭大概不能算作愉快,起码对他来说是这样。这本该是一次普通的晚餐,虽然有了其他人的加入,也不会过分地掀起波澜。可很多事总是不能如人所愿,村上的大脑中还有消化不净的混乱,如同被人故意毁坏的画布,裂痕和杂乱凌乱地交加。

“今天就各自回家吧?”

提议的人是丸山,他注意到了村上的脸色,也算是出于好心。涉谷对这个提议没做反应,对他来说怎样回家都没有区别。而村上低下头吐出一口气,然后抬起头笑着说:“那么,下次见。”

“再见。”

“再见。”

涉谷的再见接在丸山的后面,出租车来之后他们俩便坐上车走了。看着车子的尾灯飞快地从视线中远离,村上松下一口气,找到一个可吸烟的区域他摸索着身上的口袋。

“该死!”

村上不是嗜烟如命的人不如说他只有在必要场合才抽烟,而涉谷也不喜欢烟味,所以在涉谷的面前村上几乎不抽烟。

“要一支吗?”

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转过头村上看见横山,他扯动了一下嘴角没能笑出来。

“谢了。”

接过横山递来的烟叼在嘴里,村上才想起自己也没有火。

凑近村上的脸,横山伸出手点燃打火机为村上点上烟,火苗在空气中微微晃动,照亮村上低垂下来的睫毛。

“一会要去喝一杯吗?”

靠着墙壁横山也为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嗯。”

沉闷的一声和烟雾一起从村上的鼻腔里一起出来。


【114】

车上,涉谷和丸山分别坐在后座的两边,涉谷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发呆而丸山则玩弄着手中的手机,他的line从吃饭时就没有停过。两个人沉默得宛如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也谈不上尴尬只是丸山不开口涉谷也就想不起要说话。

“老师您要不要带上我?”

问题来的有些突兀,涉谷转过头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注意力就被分散到了丸山不断发光的手机屏幕上。

“我很听话又会做饭,打扫卫生照顾病人什么都能做。”

丸山的自我推销像是深夜的购物广告。

“为什么?”

而涉谷的回答永远都是简单明了。

“因为,”手机装进口袋,丸山靠近涉谷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因为我喜欢老师你。”

涉谷一直觉得丸山的喜欢没有缘由,像是凭空出现的怪兽,不属于现实世界是幻想中的产物。

回头看向丸山,鼻尖蹭过鼻尖,两个人的之间的距离一口气缩短。

“你很奇怪。”

拒绝的话语有千百种,这大概就是其中一种。

“偶尔也答应一次我的邀请如何?”

涉谷用力地眨眼,他不清楚对方是否在埋怨自己,至于邀请在他的记性中这也应该是第一次。

盯着车窗外的涉谷在停顿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开口说了话:“麻烦在路边停一下。”

跟着涉谷下车,丸山和涉谷两个人并肩站在酒店街的路口处。

“你有钱吗?”

摸出口袋里的钱,涉谷想也许不太够。

看着涉谷连疑虑都没有的脸丸山笑了出来,他点头随后又摇头,笑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吓到了路过的人。

“您还真是一点都不懂得体贴。”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水,丸山继续说:“不过就算您这样我对您也讨厌不起来。”

对于丸山夸张的反应涉谷有几分不知所措。

“我想我会一直喜欢您吧,不管您去了哪里,变成了什么样。”

“你……”

用手按住涉谷的嘴唇,丸山像是要把涉谷接下来的疑问和拒绝都堵回去。

从背包里取出钱包,丸山把钱塞进涉谷的手中,“今晚就请您住在外面吧,钱我来出。”

涉谷被丸山说得一头雾水,可他还是接过了钱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115】

丸山是走回去的,入春的晚上风不再寒冷,虽然还是会有丝丝凉意。走回家还是用了些时间,开门后锦户亮正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他面前的茶几上已经东倒西歪地放着几个空掉的啤酒罐。

“怎么,下午还没喝够吗?”

丸山挨着锦户坐,说完话便被对方瞪了一眼。

“想喝就自己去拿,别废话。”

锦户原以为下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但事情上都是些乏味的话题,可即便如此横山的眼神还是追着自己以外的人,最后甚至拿走了自己的烟。

“明明都戒烟了。”

锦户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听到了锦户在说话,丸山站在冰箱前喊。

“没什么。”

噼里啪啦,锦户把桌子上的空罐子一齐扫进垃圾桶里。


【116】

躺在酒店的床上,涉谷拿出手机他发给安田的消息依旧没有回音。打通安田的电话,听筒的那头响了两声后转进了录音。

沉默几秒钟后涉谷开口:“你还活着吗,yasu?”

当录音的时长用完,涉谷还是保持着拿手机的姿势望着天花板发呆。

“世界太小了。”

但人又过于复杂,情感每分每秒都在空气中流动,那些喜欢又或是厌恶总让人迷惘。涉谷不懂丸山喜欢自己的理由,也不懂村上看着自己时眼中的迟疑,疑问在黑暗中悄然无息间地胀大,不知离破裂还要多少时间。


【117】

村上再打涉谷的手机已经是一周之后,那个被他记得滚瓜烂熟还设定成了速拨的电话号码却在那天成为了空号,挂断电话村上对着窗外明媚的蓝天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从小村上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明确直白。他想要普通的生活,所以走上了大多数人会选择的道路,只是比其他人都走的要好一些。他想要些许的不凡,所以强行把涉谷昴捆绑在自己身边,给他输入自己的想法和观念,可那个人始终不为所动,涉谷像一条直线不管自己在或不在,都会以自己的意志笔直向前。人和动物终究不一样,不能像豢养动物一样只是给予住处和食物。该离开的终会离开,这个道理其实村上从一开始就懂。

“不过就是这样。”

心情比想象中还要平静一些,村上仿佛看见了挣脱掉枷锁飞出笼子的金丝雀。


【118】

涉谷昴走的那天只提了一个行李箱,他是中午的飞机所以一大早就得醒来。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正好和刚回家的大仓撞了个正着,大仓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看着站在玄关前的涉谷。

“要走了?”

大仓一边换鞋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嗯。”

涉谷没想到大仓会向自己搭话,他的手搭在行李箱的拉杆上,只答了一个嗯字。

“你,”换好鞋大仓走到涉谷身边,看着对方手上的行李箱,他问:“不打个招呼吗?”

“和谁?”

涉谷在脑中搜索了一下想起了大仓是房东的实事。

“我的房租有拖欠?”

大仓揉了揉眉心,面无表情地说:“算了,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涉谷没有去反驳大仓,不如说他和大仓的大多数对话都以云里雾里而告终,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涉谷拉着行李箱走了,大仓从冰箱里拿了瓶水,而丸山正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走了。”

就算省略掉了主语,大仓想丸山一定知道自己说的是谁。

“我知道。”

打开咖啡机丸山坐在餐桌旁。

“那么任性的人……”

话没说完大仓便不想继续。

“大家都知道。”

“你还真可怜。”

大仓说得带了几分戏谑。

“最可怜的不是我。”

“那么真是恭喜你了。”

大仓也不在意最可怜的人是谁,毕竟这边的事都和他无关,拿着水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咖啡机在运作,丸山趴在桌子上,昨晚通宵写的小说还差一个结尾,故事有开始也就会有完结。


【119】

要不要去赏花?

要去看夜樱吗?

两条相似内容的信息在同一天发到了村上的手机上。

评论(2)
热度(60)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