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0)

.不保质不保量




【62】

是蕾丝边的花裙子,是充满甜味的棉花糖,女人是柔软的脆弱的生物,仿佛一碰就会碎的玻璃制品。

所以女人不可以。

软绵绵的肉体,纤细的骨架,被涂抹的发光发亮的指甲,那些美丽的东西就应该锁在盒子里,那些看似美好的东西一开始就不属于自己。

但男人却不一样,结实又灰头土脸,即使被蹂躏也会在短时间里恢复原样,如同使用过的橡皮泥不会让人心生怜惜,正因为这样才好。

不知能否算做性取向的觉醒,锦户亮在初中的某一天突然这样想到。


【63】

自从成为了横山裕的弟弟后,便再也没有人欺负过锦户亮,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也开始巴结他,扭曲又丑恶的面孔无不让他作呕。

果然只有强大才能保护自己。


【64】

每个故事都会有一个开头,但不是每一个故事都能迎来结尾。


【65】

初中放学回家的路上有一个路口,一边是村上信五每天必经的回家路,一边是陌生的道路,另一边的墙上贴着内有凶犬,严禁进入的警告,虽然每天都路过但他却从来没有再往前走过一步。

“那里面真的有狗吗?”

“不知道,反正我从来没从那边听到过狗叫。”

“去看看不就好了。”

“万一真的有狗怎么办?”

同班同学时不时就会谈起那条路但最后谁都不愿意去一探究竟。

“hina你也想知道吗?”

回家的路上,站在分岔口涉谷昴问。

“知道什么?”

“狗。”

涉谷指着与回家相反的那条路说道。

“我……”

村上和其他人一样,关于小路的深处有什么他也有着好奇,只是这一份浅薄的好奇心是否值得他去冒险,他并不能快速去断定。

“我可以去看一看。”

没有等村上回话涉谷便大步向前走去。

“subaru!”

等村上回过神他已经拉住了涉谷的手。

看着自己紧握着的涉谷的手,村上的犹豫与徘徊也越发的明显,他甚至不能肯定自己是否真的想寻得其中的真相,思索良久他想或许有些东西还是处在模棱两可的状态最好。

“果然还是下次再说吧。”


【66】

“我还以为您不会来找我。”

锦户亮能感受到即便对方不说话,但对方的视线却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不似针尖一般的锋芒,却也确确实实地落在自己每一寸皮肤上。

“我该怎么称呼您,是叫村上先生还是叫您信五先生好?”

白色衬衣的袖口向上卷起,手臂露出的线条流畅又结实,黑黝黝的皮肤,分明的指节,靠近便能闻到对方身上如同盛夏南国般的花果香。

“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

那是一种炫耀却又不侵略的香甜,和整个空间里飘散着的气味相辅相成,不会打架。

“这是别的客人送的,我也很喜欢。”

嗅了嗅自己的手腕,原本不怎么爱喷香水的锦户不知怎么的就独爱它。

“如果您喜欢的话,下次我也送村上先生一瓶吧。”

一下拉近自己和村上的距离,锦户的肩膀紧贴村上的手臂,毫不在意对方的动摇他笑着对村上说。

被对方的举动吓到了,村上生硬地拉开距离。

“不了,”摇摇头,村上把领带松了松,“这样的味道还是适合像你一样的人。还有,不要叫我村上先生,叫我村上就可以了。”

“有吗,”锦户把手中的酒杯递给村上,“我觉得这个味道一定也很适合shingo你。”

shingo……

对于这个称呼村上不知该作何反应,只是忍不住地苦笑。

“你和你哥哥真的一点都不像。”

“哪里不像了?”

来了兴致,双手捧着杯子锦户竖起耳朵听。

“外表?”

“还有吗?”

“性格?”

“还有吗?”

“给人的感觉?让人无法想象你们是兄弟。”

用自己的杯口轻碰了一下村上的杯子,锦户一口气喝干了杯子中的酒,就在村上觉得自己说错话惹对方不高兴的时候,锦户又抬起头大笑起来。

“大家都这么说,说我们不像两兄弟,不过那个人确实是我哥,”说话时锦户时不时会眨眼,狡黠黑亮的眼眸在橘色的灯光游走,纤长的睫毛被镀上了一层闪耀,“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独一无二的哥哥。”

看着锦户笑村上不仅感受不到他话语中的笑意,甚至还有了几分莫名的不愉快,至于他话里的深意村上自己也没想过自己日后会知道。


【67】

丸山隆平感冒了,虽然不严重但嗓子却坏掉了说不出一句话。

“你还真是柔弱。”

笑话丸山的人是大仓,他斜靠着沙发,手中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另一个房间的景象。

喉咙是肿痛的,丸山张开嘴想发出声音,但也只是发出了喑哑的音节断片,揉了揉喉头,丸山只能作罢。

“老师已经好了?”

丸山点头又摇头,涉谷的感冒虽然没有好全但也好了七七八八,今天他就出门上班去了。

“回家时听ryo说我还以为怎么了,没想到一个感冒会这么夸张,当然更没想到照顾人的家伙自己竟然也感冒了。”

知道大仓在讽刺自己丸山也回不了口,只能坐在一旁干蹬着他。丸山的感冒大概就是涉谷传染的,虽然没有在当天就显现,但想来想去也只能是涉谷了。一开始丸山只是轻微的咳嗽,随后跟着而来的是喉咙不舒服,想着睡一觉就好了这样拖着,今天起床后丸山猛地发现自己已经不能说话了。

“不如你一直就这样吧,还清净些。”

知道对方不能反击大仓就更加得寸进尺。

用力扑到大仓身上丸山上手就去揉大仓刚刚整理好的头发,虽然想着要去药店买药但现在也不着急,对于丸山来说发不出声的喉咙反而成了甜蜜的代价。


【68】

安田承认大仓的审美并不糟糕,起码在选择他自己的衣服时还不错,但在选择女装时,安田就不敢恭维了。

修身的亮色上衣仿佛要把自己坚硬的线条全部显露出来、不收腰的蓬蓬裙只是穿上就胖了十斤、大敞开的领口没有任何配饰,让喉结的存在感格外出挑……

望着那一大堆衣服,安田叹了漫长的一口气。

“不喜欢?”

大仓喝水的杯子是超市里买来的一次性纸杯,没有花纹没有颜色,和这个房间一样白净得让人害怕。

一次性的餐具一次性的纸杯,没有棱角不存在易碎品,这个房间拒绝了一切锐利的存在,也拒绝了一切能称为生活质感东西——光是看着就觉得煞风景。

“哎……”

安田又叹了一口气然后换上了干净的衣服,鹅黄色的纯棉无袖连衣裙虽然款式并不是符合自己的喜好,但柔软的布料穿在身上却算不上糟糕。

“就那么讨厌吗?”

躺在安田的身边,大仓侧过身盯着安田的脸。

“你是说你自己还是衣服?”

“两者都有。”

“衣服勉强能接受,你的话,”安田转过身子直视着大仓的脸,“讨厌的不得了。”

大仓怔住了,随即又笑起来,他越笑越厉害捂着肚子在床上滚动。安田不懂他的笑点在哪里,白了他一眼然后起床去冰箱里拿了瓶水。

“你还真的就不会喜欢我呢。”

擦着眼角笑出的泪水,大仓也起身。

“你这不是废话。”

安田靠着冰箱,里面装的是大仓刚送来的,自己明天的早餐和午餐。

“就不能考虑一下吗?”

“那你就不能考虑一下让我离开吗?”

安田虽在询问但他心里明白这不过是无用功。

大仓垂下头,安田也不清楚他是否在思考什么。

“果然,”抬头大仓依旧一脸爽朗,“现在还不行。”

意料之中的回答安田也懒得去失望,不如说一开始他就没有对眼前这个人抱有希望。

“你想把我关到什么时候,至死方休?”

“我想没那么久吧?”

大仓无法确定自己的热情能持续多久,所以他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回答。

“如果我自杀了怎么办?”

“用一次性筷子吗?”

“镜子的碎片之类的?”

“那我还是把镜子也卸掉好了。”

安田看着大仓就像看着一个还处在思春期的小孩子,讲不通道理也找不到他缠绕与心中的迷宫的出口。

伸手去摸大仓的脸颊,指尖划过他笔挺的鼻梁,带着困惑的眼神扫视着安田的脸,安田靠近他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轻轻吹过自己的皮肤。安田不理解,这个人明明有了别人可望不可及的东西,为什么总是一副可怜巴巴,自哀自怜的模样。

“我可什么都给不了你。”

如果说供求是被区分开的,那么自己对于大仓一定是被给予的那一方。

用笔尖蹭了蹭安田的掌心,大仓喜欢他抚摸自己时手掌中的温度,舒适又不炙热。

“我在渴求什么吗?”

抬头,大仓的嘴唇贴上安田的唇边,他笑着用舌头舔了一下安田的唇。

“我是不是给你买些化妆品会比较好?”

“不怕我服用化妆品自杀吗?”

“总觉得你要死前也会先杀了我。”

“说的也是。”

说完两个人愣了一下,然后一起笑了。


【69】

人云亦云。


【70】

小学的时候,村上家楼上搬来了一位大学生,有些文弱的操着标准语,戴着眼镜的大学生。他看起来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村上也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总觉得他周身的氛围和别人和自己不同。

村上和他并不熟,只是偶尔和他打招面时说一两句话。他喜欢花,楼下的花坛他一直都有在照料;他喜欢浅色的毛衫,春天时总是穿着;他喜欢红茶,有一个在超市遇见他时,村上发现他的购物框里放了各式各样的红茶……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直到第二天的春天。

来的是他的同居人,看着比他大了不少,总是西装革履严肃的模样看起来并不好说话。村上不敢去看那个人的眼睛,所以他们并没有正式地对话。

听其他的大妈说他们是叔侄关系,村上对此却无法释怀,大概是因为他们长的不像吧。他们养了一只狗,短腿的柯基,跑步时从后面看显得特别笨拙。村上在那之前从未觉得狗是可爱的生物,只有那一次他觉得养只狗也不错。村上没有和那只柯基玩耍过,但他路过公园时总能看见楼上的两个人一起遛狗的场景,严肃的上班族面对大学生时总是一脸冰川已被融化,而大学生也比平时笑得更加开心,如同暖阳。每当看着他们亲密的模样,村上也只是觉得他们关系可真好。

只是他们并没有长久的住下去,第二年的冬天他们带着狗搬离了小区。村上不知道他们离去的原因,不过对他来说却有什么在心中挖了个洞,一下就空了。

也就在同时,村上学到了一个新的词语。

“真可怕,那一家是同性恋你们知道吗?”

“同性恋?真亏他们一直欺骗大家。”

“可不是嘛,同性恋,那可是同性恋啊!”

“我之前还给他们送过点心,真是的!”

“幸好他们搬走了,不然我们家的小孩看到他们该怎么办啊!”

闲言碎语,七嘴八舌,在楼上的两个人搬走之后依旧持续了一段时间。

“同性恋是不好的吗?”

村上已经忘了自己当时向谁问的这个问题。

“当然不好,那是罪恶,违背自然规律的存在。”

“人不可以成为同性恋吗?”

“不可以,不可以,如果发现了也一定要远离那些人。”

似懂非懂地点着头,如果有源头村上信五想大概就要从这里开始追寻吧。


【71】

下了班村上开着车没有目的地的游逛,当他停下车时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家店的门前。

是被自己撕掉名片的那一家店。

村上停下脚步,他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

还是回去吧。

就在村上转身离去的时候,一个说不上熟悉的声音叫住了他。

“果然是您,看背影我差点就错过了。”

锦户亮一个大步从店里跨了出来,不等村上回话他挽起村上的胳膊就把他往店内拉。

“今天我本来不排班的,不过您来了就陪我喝两杯吧,就算我请客。”


【72】

你弟弟和你一点都不像。

信息发出去的同时村上就后悔了,还没来得及考虑怎么挽救,对方就打来了电话。

“哪里不像了?”

对方的声音不知为何有一种别样的轻快。

“全部,全部。”

虽然没喝醉,但脚步却在酒精的作用下轻飘飘的,换作在平时村上想自己一定不会和对方这么说话。

“看来你被ryo灌了不少酒啊。”

听着电话那头黏糊糊的声音横山裕瞬间就理解了现状。

“才没有喝多少,笨蛋!”

拿着手机村上一个人走在路上,夜晚的霓虹闪烁的车灯,他眯起眼睛只是一个劲向前。

“好吧,好吧,你现在一个人?”

“不然呢?”

“怎么回家?”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当然是坐电车了!”

说话的同时村上猛地挥了一下手,手背用力地砸到墙上,他吃痛地喊了一声。

“你不会是摔在哪了吧?”

听到电话里突然传来一声叫喊,横山也被吓到了。

“才没有!”

“好吧,好吧,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好了。”

“为什么?”

“为什么?”横山顿了一下,总觉得自己不能深夜放着喝醉的人不管不顾,“因为我想见你了。”


评论(16)
热度(55)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