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废料

.满脑子的废料 狗血梗
.糖八百合 仓丸仓无差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仓子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在毕业后突然人间蒸发,了无音讯。现在又过了三年,当对方突然出现在仓子打工的便利店时,对方一副热络说着:“好久不见。”

仓子看见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眼睛闭上又睁开,仓子问:“便当需要加热吗?”


仓子把头发散开,嘴上那只酒红色的口红是前女友送她的,仓子觉得不适合自己只涂过一两次。那双买了好久都没穿过的恨天高,10cm的跟日常打工和上学根本用不上。

“你这是要去打仗?”

村子回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仓子在玄幻处换鞋,仓子身上的香水味浓得让她打了个喷嚏。

换好鞋仓子试着走了两步,觉得没问题后她拍了拍村子的肩膀。

“是更糟糕的事情。”


高三的夏天,阳光刺激着皮肤,快要背不下去的单词和在脑袋里进进出出的公式,教室里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黑板,连呼吸都多了一份小心翼翼。

蝉鸣、蝉鸣、蝉鸣。

被风吹起的窗帘挡住了仓子的眼睛,她把松掉的绳子重新系好后看见的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丸子。喋喋不休的老师,奋笔疾书的同学,汗水从丸子的额头上流下来,光打在她被汗水画出图案的后背上,整个世界只有她不一样。

那时的仓子这么想。


“我怀孕了。”

在仓子问出你现在找我做什么之前,对方先发制人,仓子的咖啡在手中晃了一下,她看着平静下来的水面默默叹了口气。

“我没有钱。”


“你竟然要为那种人向我借钱?”

村子原本在看电视,现在她把喝了一半的啤酒放在桌子上,扫视着仓子。

“我也不想。”

村子是大公司的hr,她和仓子是在交友app上认识的,她们有过几次肉体关系,在仓子找新房子的时候村子的前同居人正好搬走,仓子就顺理成章住了进来,不过现在她们只是普通的同居人没有了身体上的接触。

“她说孩子多大了?”

“两个月。”

“你确定她没骗你?”

仓子苦笑,她无法肯定就只能摇头。

“她说过的谎话太多,我早就分不清了。”


仓子大学考上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丸子打电话,可当她拨通时对面却显示号码不存在。发不出去的邮件,从自己line列表消失的头像,当仓子骑着自行车飞奔至丸子家时,她发现那里已经成了一座空房。

“我想和仓子一起去东京,我们可以租个离学校很近的房子,我打扫卫生仓子做饭,我想养一条狗,最好是只大大的金毛。”

推着自行车回家的路上,仓子想起了离校前丸子对自己说过的话。

“骗子。”


“几万就可以了,我不想生下这个孩子。”

撒手不管的男友,不能求助的父母,不愿意去坦白的朋友,看着丸子说话时的神情仓子分辨不出其中真假。

“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脱口而出的话一定没有经过思考,仓子想这大概就是自己灵魂的呐喊,不需要遣词造句去深究。

丸子哭之前会吸一下鼻子,她咬着涂了珊瑚粉口红的嘴唇,眼泪掉下来时眼睛里的浅棕色美瞳也跟着滑动了一下。仓子很喜欢丸子今天的妆,那个梅子色的腮红应该就是上周她在杂志上看到的那款。

“你的指甲还真好看。”

没去管哭泣的丸子,仓子反倒是拉起了丸子的手,暖橘色的底色上画着不规则的图案,镶着的水钻还有镂空的爱心,仓子最喜欢的还是那个一点点带闪的亮黄色闪粉。

“你就不能借我吗?”

用纸揩鼻涕,鼻头上的粉底被擦点了一些。仓子抬头看,丸子的睫毛膏和眼线已经糊成了一片。从桌子上抽出一张纸,仓子小心地帮丸子擦着眼睛。

“下次记得换个防水的睫毛膏,还有眼线也是。”


“我是不是也该换个新指甲了。”

看着自己的指甲,村子问。

“我知道一家不错的美甲沙龙,下次带你去。”

村子点头,恍然间又想起了什么。

“所以说,拒绝不就好了。”

仓子一个人缩在单人的小沙发上,她看了眼村子摇着头。

“我就是做不到啊。”


丸子头上那一串星星的发带是仓子买的,那个可爱的编发也是仓子午休时扎的,当仓子看见丸子和别的班的男生在放学后一起吃甜品,她也只是一边挑选着参考书一边说了句:“骗子。”

狡猾、随性、爱撒谎。

盯着她,就必须得一刻不离地盯着她,不然就像一点点剥落的表皮,碎成一小块一小块,落在找不到的地方,或者就那么随风到了远方。

“你现在在哪?”

站在书店外面打电话,仓子手中的口袋里装着刚刚挑选好的参考书。

“我和朋友在书店买参考书。”

“是嘛,那下次也借我看看,正好我也想买新的了。”

“嗯,明天带给你。”

第二天,仓子没看到丸子给她带的参考书。


“你这就是病了吧。”

打开新的一罐啤酒,村子从冰箱里拿了两罐,其中一个给了仓子。

“什么病?”

“我怎么会知道,”轻弹仓子的额头,村子说:“问问你自己吧。”

“我要是知道早就知道了。”

打开啤酒,泡沫一下就溢了出来,舔了舔手上的啤酒,仓子把啤酒倒进玻璃杯里。

“先说好这个钱可是必须要还的。”

“我知道。”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借那种女人钱。”

“我也不想。”

互相碰了碰酒杯,仓子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酒。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的。”

无袖的连衣裙,领子上的绣花很可爱。空调够足的咖啡厅,仓子发现丸子新买的高跟鞋正好是自己不喜欢的那种。

“今天很热呢。”

“是啊,”丸子看着玻璃外车水马龙的忙碌世界,“但我总觉得最热的夏天还是高三那年夏天。”

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冰块,仓子吸了一口咖啡笑了出来。

那能融化人的高温,破碎的记忆中记录着只言片语,窗外那一片绿油油的大树不知道还是不是当年那个模样。偶尔会有鸟从眼前飞过,留下弧线在眼迹,在桌子上停留过的那只蝴蝶是什么颜色,想来想去仓子也只记起当年爱用的那支铅笔的外壳是墨绿色。老家的箱子里也许还留着那些年的东西,仓子想着打了个哈欠。

“我不知道你去了哪里。”

时至今日,仓子也不知道丸子离去的理由,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爸工作调动我们一起回了京都,那是我的老家。”

丸子点的是草莓奶昔,是和她耳环一样的颜色。

“是嘛。”

“对啊,”丸子笑了笑,把装着钱的信封装进了包里,“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说一声的?”

仓子怔住了,她看丸子在笑,眼角有细细的纹路,心脏猛烈地跳动,她低下头整理着情绪。

“我也找过你。”

仓子试图寻找丸子的踪迹却哪里都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当只无头苍蝇也不过是浪费体力,一个暑假仓子试着让自己慢慢去释怀。

“我以为你也想要一个新的开始。”

眨眨眼,眼皮上的珠光在灯光下很明显。

“可能吧。”

拿起丸子的奶昔,白色的吸管上是浅粉色的口红痕迹,仓子吸了一口然后皱眉头。

“你喝不惯甜的就别勉强啊。”把杯子拿回来,丸子从口袋里掏了颗巧克力塞进仓子嘴里,“纯黑巧,一点都不甜,给你。”

咀嚼嘴里的小圆球,确实是没有甜味还带了一丝酸涩。

“总之这就是命运吧。”

仓子原本不相信这些,可当她看见丸子后她想也许就是这样也说不定。

“这钱就不用还了,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分开时仓子这么说。


“那她最后到底怀孕没有。”

厨房里村子在洗碗,仓子则坐在餐桌边陪村子的猫玩耍。

“随她呢,反正也和我没关系了。”


夏天的白日总是很漫长,放学后仓子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背单词。棒球部的呼喊声伴随着金属球棒打击硬球发出的清脆声响,远处的游泳池,那浅蓝色的一片中不时有水花溅起。

“我去买个饮料一会就回来。”

丸子走后仓子趴在桌子上,她半眯着眼睛,看着挂在黑板上方的钟表发呆。时针分针秒针,仓子说不出时间现在的流逝到底算不算快。只是等她再睁开眼,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操场上的人早就不在,代替太阳的是圆月,学校里寂静一片,除了她整个世界的人都消失了一样。

我先回家了。

借着月光,仓子看到了丸子留给她的小纸条,然后被一秒拉回了现实。


“我喜欢女人。”

整理货架的时候仓子突然说道。

一起整理货架的女生愣住了,她没说话手也没有动,她转头看着仓子,表情的变化像是在变脸。

“开玩笑的。”

“别吓我啊!”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语气,仓子看着女生放松后的面部表情忍不住笑出了声。

评论
热度(36)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