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9)

.越写越崩




【55】

年末安田章大终于有了大扫除的打算,被杂物填满的房间是混乱的一片,有印象的没印象的东西都藏在里面。丢了一只的袜子、裹了礼物的包装纸、早就过期了的调味料,每次大扫除安田都会在家里发现许多早就被自己遗忘的东西,比如说——前女友送的指甲油。

指甲油是在床边的角落里发现的,灰蓝的哑光色,被扫把扫出来的时候上面粘着不少灰尘。安田不喜欢这个颜色,像是淤积了阴霾的雨季天空,沉闷又阴郁。刚收到时他涂过一次,然后就不知放到了哪里,直到今天才再一次见面。

安田的前女友是店里的客人,她是在银行工作的OL,和指甲油颜色一样无趣又朴素的女人。厚底的无框眼镜、没有烫染痕迹的短发、成套的西装配上不起眼的口红。僵硬的动作、拘谨的表情,店里虽然也有女性客人,但像她这样的人却很少。就像是第一次参观动物园,站在狮子面前动弹不得的小孩一样,那紧张不安的神情莫名让安田对她有了几分怜爱。所以安田主动去了她的桌子,和她搭上了话。那之后她又来了店里几次,在她说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来的那天,安田带着她去了酒店。不成套的纯色内衣,有赘肉的小肚子,循规蹈矩的做爱,安田想这个人果然和自己想象中一样无趣。明明应该是一夜的激情但在那天之后意外的安田竟和她续着肉体关系,安田和她约过会,也去她家过夜,她做的料理说不上好吃也算不上难吃,还奇妙的带着老家的味道。他们大概是在交往吧,就在安田这么想的时候女人提出了分手。

“我要结婚了。”

交往的第三个月,她最后一次来了安田的店。看着平静述说分手宣言的她,安田一点也不惊讶。结婚生子组建家庭,像她这样的女人理应过这样的生活,过和自己不同的,平凡且波澜不惊的生活。

“恭喜你。”

“对不起。”

那之后安田便再也没有见过她,对于女人来说安田大概是她婚前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放纵,而安田也不过是出于同情才和她在一起。


【56】

涉谷昴睁开眼看见的是坐在自己床边看书的丸山隆平,张开嘴想说话,可是干涩的嗓子只发出了嘶哑的音节。

“您醒了啊,”丸山合上书,“我先给您倒杯水吧。”

看着向门外走的丸山,涉谷的记忆还停留在和锦户亮说话的阶段。

发生了什么?

想要下床,只是轻微地移动身体涉谷就觉得身上一阵钝痛,就像被人殴打过一样,身体的每个角落都在叫嚣。这时他才想起来,自己刚刚摔了一跤这件事。

“没事吧?”

回到房间丸山看见的是涉谷被疼痛扭曲的表情。

倒吸了一口冷死,涉谷抬手想接过丸山手上的水杯,可他光是把手伸出被子指尖就开始颤抖。

“还是我来吧。”

涉谷看着丸山毫无动摇地含着一口水,然后嘴对嘴地把水喂给自己。嘴唇干燥却很柔软,从他人口腔中流过来的水混合着对方的口水,还带着微妙的温度。偶像剧里都很少出现的俗套剧情一旦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涉谷反而不知该作何反应。

“谢谢,”礼貌性地向对方道谢,这不能算作接吻的唇部触碰让涉谷少有地感到困扰,“为什么要用嘴?”

“为什么呢?”

疑问的对面还是疑问,涉谷觉得这并不能称之为回答。

“您有哪里不舒服吗?”

“我刚刚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现在身上到处都在疼。”

看到窗外涉谷才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他不清楚现在几点,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除了身上的疼痛其他事物现在都无关紧要。

“烧差不多是退了,”摸了涉谷的额头后丸山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虽然我是打算明天再带您去医院的,果然还是今天去好了。”

说完丸山驾轻就熟地把涉谷横抱了起来。

丸山的身上有熟悉的味道,躺在丸山怀里涉谷没有反抗。

“不重吗?”

下楼的时候涉谷把头靠在丸山的胸前,比想象中还要厚实的胸膛,耳朵贴近心脏听到的是平稳的心跳声。

“您很轻,不如说我希望您能更重一点。”

更重一点。

像是村上信五会对涉谷说的话,如同操心的老妈一样,频繁地被村上挂在嘴边。

多吃一点、不要挑食、不要熬夜打游戏、偶尔也去健身房运动运动……

每当村上对他这么说时,涉谷总会在村上身上找到自己老妈的影子,但这次他却没在丸山身上看见相似的身影。

“你还真奇怪。”

涉谷不自觉就说出了口。

不可置信地望着怀里的人,丸山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会这么说自己,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话轮不到您来说吧。”


【57】

“爸妈之前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吃晚餐时村上信五没料到未婚妻会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擦擦嘴,村上放下手中的餐具。

“我也很想尽快结婚,”握住未婚妻的手,那小巧又纤细的手仿佛一用力就会被捏碎,“可是我想等公司再稳定一点,我不想你嫁过来之后和我一起吃苦。”

“可是我不介意这些事,我只是想和shingo你在一起。”

“我也想和你在一起,所以拜托了,再等等我吧。”

说着自己都分辨不出真假的话,村上觉得自己的舌头就像是被人上了发条一样,话不用经过大脑就直接从嘴里吐了出来。

餐后甜点是季节限定的果冻,村上不喜欢甜食,就象征性地吃了一两口。当未婚妻津津有味地吃着甜品时,店内的灯光一点点暗了下来,随之响起的是钢琴独奏。还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一道聚光灯就打在了他身后的餐桌上。

“请你嫁给我吧。”

别人的求婚现场,本应该是村上不感兴趣的场景,但这次却不一样。

“那两个都是男人对吧?”

拉扯着村上的袖口,未婚妻靠近村上小声地问。

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桌子,村上确定那两个人都是成年男性。

“嗯。”

村上轻微地点了下头。

“哇,”未婚妻的眼睛唰地亮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同性恋,好厉害。”

村上不懂未婚妻口中的厉害是指些什么,他也不懂为什么这些人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样的事情,就如同马戏团里的小丑表演和动物园里的猴子,说到底不过是哗众取宠。没有由来的怒火和烦躁在村上心底翻滚,抒情的背景音此时也显得刺耳不已,那些掌声在他看来没有带上祝福不如说里面含着的是更多的嘲讽。

“真恶心。”

不是藏在心里而是说出了口,村上顾不上未婚妻,独自离开了座位走出了餐厅,留下未婚妻一个人愣在原地。

回到家村上才彻底冷静下来,那是他第一次在未婚妻面前发火,也是他第一次对未婚妻不管不顾。对于自己反常的表现村上也找不到准确的理由,他只是机械地打通了未婚妻的电话。

“对不起,留你一个人。”

除了道歉村上不知道还能对未婚妻说什么。

“没关系的,我已经打车回家了。只是我没想到shingo会讨厌同性恋,吓了一跳呢。”

“抱歉,我只是不太能接受。”

“没关系的,请不要道歉了,能够更了解shingo我也很开心。”

未婚妻确实是个单纯的好女孩,如果不是为了公司,村上想她一定适合更好的存在。


【58】

衣服在拿去干洗之前村上检查着衣服裤子的口袋,在其中一个口袋里他翻出了之前偶然收下的名片。

“这种东西。”

看着牛郎俱乐部的名片,村上不知怎么得就联想到了自己那天在未婚妻面前的失态。迁怒一般把名片撕成碎片,然后扔进了垃圾桶。


【59】

“女装该怎么买?”

锦户亮的店里,大仓如约叫来了他的朋友,只是今天的他似乎顾不上喝酒,只是一个劲地盯着手机看。

“买贵的。”

坐在大仓身边锦户一个人喝着酒。

“虽然也可以,”眼睛终于愿意离开手机屏幕,端起酒杯大仓干完一杯,“但是我也想买些不一样的,比较日常的那种。”

“日常啊,”从大仓嘴里说出来的日常听起来总觉得奇怪,锦户暗笑又把大仓的杯子填满,“买你有脱的欲望的,或者说是你想看她穿的。”

“这样啊!”

顿悟了一样,大仓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手机上。

“上次给你的药……”

“效果还不错。”

在锦户亮问完问题前大仓就做出了回答。

“你用的还真快。”

“我也没想到。”

对大仓来说那不过是情绪化后的举动,是他头脑一热的结果。他虽做好了被冷嘲热讽的打算,但是如果yasu真的要离开他去到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其他怎样都好只有这个他不愿意。

好不容易找到的人,怎么能轻易放手。

“你觉得这些怎么样?”

把手机凑到亮的眼前大仓问。

看了一眼大仓的手机屏幕,购物车里放着各种款式的女装,从家居服到外出服,从冬天到夏天,琳琅满目一应俱全。

“你是打算开店吗?”

“因为时间大概会很长。”

不去问什么时间长,锦户并不想对大仓的私生活深挖,毕竟麻烦的事还是越少越好。

“是嘛,那就都买下来吧。”

当手指按下购买的按键,大仓像是完成了什么壮举一样,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成就感。


【60】

空荡荡的的房间,大概是远离市区的地方,安田已经在这里呆了两天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他人路过又或是邻居开门的声音,就连窗外也几乎听不到车辆经过的声音。

“我这是在哪里啊。”

躺在柔软的床上安田向空气询问。

手机理所当然的被收走,房间里没有窗户也没有电视,安田像是被饲养在笼子里的宠物一样,看不到外面的风景也接收不到任何讯息。

“我会一直被他养着吗?”

停不下来地自言自语,吃饭睡觉大仓来的时候就和他说话。大仓不在的时间里安田手握着大把空白的,无处可用的时间。眼睛睁着也好,闭着也罢,除了任由时间流逝浪费,安田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好闲啊。”

凝视着房间里的监控摄像头,安田向对面不知道在不在的人竖起了中指。

“真的好闲啊。”


【61】

安田章大第一次见锦户亮是在横山裕开的一间正经酒吧里,那时候安田刚刚到店里上班而锦户亮高中毕业没多久。爵士乐回响的店内,黑白搭配的工作服,初次见面时眼神还会闪躲的人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思前想后安田也只找到天性使然这一个答案。

“然后呢?”

安田的房间里涉谷昴在玩着游戏,安田说话时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回话。

“那个人虽然是个会使用暴力的人渣,但他也很可爱。”

不能理解这其中的转折,涉谷抬头看了眼安田,但又害怕会影响到游戏马上又低下了头。

安田忘了他是怎么发现的了,关于锦户亮是gay这件事情。是因为自己在这方面的嗅觉比较灵敏?是对方的眼神太过深情?还是说话时语调的不同,每当肢体触碰时,那伸出又收回的手即充满吸引又让人感到焦灼。安田仔细观察着他每一个表情细微的变化,不管是他不露声色的厌恶还是表露于外的欣喜,多么可怜又诚实的人,锦户亮身上的矛盾和无奈,激发起了安田无谓的好奇与怜悯。

“你是gay吧。”

先去招惹的人是安田,不是挑衅只是像谈论着下午饭一样,随口说道。

“是又怎么样?”

锦户不为所动,这样的质疑他也不是第一次面对了。

“我也喜欢yoko。”

安田说的并不算是假话,他确实很喜欢横山裕,喜欢那个人的冷静与理性,喜欢那个人永远都不会动摇的眼睛,像是已经成型的画一样,比起人更像是艺术品。对于横山,他怀着的更多是憧憬而不是情欲。

“……”

对方的沉默不语便是最好不过的回答,那些快把自己烧穿的视线从来就不是因为爱意,那要把人的伪装全部剥下的目光理应是更沉重的,类似于嫉妒、愤怒一样的感情。

你还真可怜。

这句话安田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在心里说给自己听。

“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说这话的人是锦户,明显的没有任何赘述的牵制,当他撕开那张装乖的面孔,安田看到的是他有悖于日常的模样。冷漠的眼神、冰冷的语调、没有表情的脸,扔掉了微笑和礼貌,安田才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鲜活的人。

手腕被用力握着,像是要捏断骨头一样没有一丁点的怜惜,仿佛能听到手腕处骨头的悲鸣,疼痛从手向全身扩散。

“你还真是可怜。”

原本就埋在舌苔下的火上浇油的一句话,顺着吃痛的呼气溜出了嘴巴。话刚出口安田便被人封住了嘴唇,用力又生硬地像是撕扯般的亲吻,牙齿互相碰撞如同在打架,嘴边的皮肤发红还有几分发麻,连呼吸也急促起来。

“既然可怜我就和我交往吧。”

看不见光芒的眼睛,是寒冬里夜晚的海面,静谧地吞噬着一切。看着这样的锦户,安田却擅自认为这样的他更接近他自己本身。

“所以你们就在一起了?”

安田的故事和涉谷的游戏一起迎来了结束,放下掌机涉谷活动着肩膀。

“对,我的唯一一个男朋友。”

看着安田的脸,涉谷猜不到他说这些时的心情,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下说着的话却有着谜之重量。

“不能理解。”倒下身子躺在安田的大腿上,涉谷说到:“但是你们最后还是分手了。”

原本就是没有感情基础的关系,两个人只是肉体上的交流,没有爱意的交合就只是单纯的欲望发泄,安田一边接受着锦户的宣泄一边又在故意激怒他。

“你既然这么喜欢yoko,不如去求他抱你一次怎么样?”

算不上顺利的扭曲关系止步于这一句话,安田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椅子朝自己砸过来的瞬间。明明被打的人是自己,但对方却死死地咬住嘴唇,他因怒气而纠结在一起的脸,眼眸的深处闪动着悲伤,野兽濒死前的挣扎,那被人伤害的模样安田还历历在目。

多么可怜的家伙啊。

等到得知锦户亮已经离开这座城市的消息时安田才意识到,自己曾是那么的居高临下。

“对啊,见你的那天就是和他分手的那天。”

“还被打了。”

抚摸着安田,涉谷还能记起安田那张伤痕累累的脸。

“总得来说是那样的。”

“搞不懂你。”现在大概就是需要亲吻的时刻,抬头在安田的唇上轻轻啄了一下,涉谷问安田:“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不是告诉你,我只是在向subaru倾诉罢了。”

“倾诉?”

这是涉谷很少会听到的词语。

“subaru你对我的遭遇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

“正因为subaru对我不感兴趣,对我的经历也不感兴趣,所以我才能肆无忌惮地向你说这些话,反正你很快就会全部忘掉。”

工作也好女装也好自己的性格也好,这个人都看在眼里却又全都不在意。不必拘谨,没有顾虑,就像是树洞一样可以尽情倾诉的存在,安田想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和涉谷保持着联系。

涉谷昴有些摸不着头脑,安田的话绕得他云里雾里。

“我是垃圾桶吗?”

“这是优点,我就喜欢这样的subaru。”

“喜欢?”

听到这个词涉谷想起了一直缠着自己的同居人,虽然他还是对这其中的意义不甚理解。


评论(5)
热度(80)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