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8)

【47】

撕扯开装饰着身体的皮囊,每个人都不过是肉块的集合物。食欲、性欲、知欲,想来所有人追求的东西其实都一样。


【48】

夜风吹打着玻璃窗,窗框松动的地方在撞击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没有开灯房间里是黑漆漆的一片,安田章大独自坐在地板上对着屋内唯一还在发光的电视发呆,深夜的购物节目,主持人高昂的声音敌不过窗外的风声呼啸。喝着啤酒,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安田拿起遥控器重新换了个频道。


【49】

安田的梦里出现了久违的故知。

小学时住在邻家的大姐姐,及腰长发微微下垂的眼角,她说话时声音很温柔,薄薄的嘴唇也总是在笑。安田喜欢她那条在夏天常穿的鹅黄色连衣裙,记忆中那在风中飞舞的裙摆和飘散着的长发,总能让安田联想到在公园里盛开的那一片郁金香。她的身上一直都有一股好闻的味道,像是春天里和煦的阳光,暖洋洋的清新。她会和放学回家的安田打招呼,偶尔也会抚摸安田的短发,当她细长的手指牵起安田的手,安田的心脏总会不安分地狂跳。可是安田小学六年级的那一年,她选择了嫁去远方。婚礼那天身处在装扮精美的欧式教堂,透过彩绘玻璃折射下的光模糊了安田的眼睛,心中的空洞让安田浮空,耳边奏响的结婚进行曲也听不到。木纳地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她,交换戒指和互相亲吻,鼓掌的声音如同一股巨浪袭来震的耳朵和头一并疼痛。说不出祝福的话语只能像哭一般去微笑,那天的午餐味如嚼蜡,深夜安田闷在被子里大哭了一场。

很多年以后,安田才意识到,那一次和自己分离的不仅是美丽的邻家姐姐,也是自己的初恋。


【50】

涉谷昴睡到中午才醒来,醒来时便感觉到浑噩,身体又沉又重像是陷进了泥沼,仿佛被泥浆拖住了腿整个人只是一个劲向下掉。好不容易支起身子,步子却沉重的像是穿了双铁鞋,好不容易要到楼下,结果在楼梯最后几节的地方,他眼前一黑从上面摔了下去,面朝下硬生生地撞在地板上。

“你没事吧?”

锦户亮捧了杯泡面,他在厨房时就听到了一声巨响,走出来一看便发现涉谷脸朝下躺在地板上。

抬起头,还没来得及说话鼻血就流了下来。涉谷觉得嘴边湿湿的就伸手抹了抹,结果睡衣的袖口处蹭上了一大片血迹。

“你没事吧?”

看着涉谷被血弄脏的脸,锦户又问了一遍。

“没事。”

站起身涉谷的鼻子还在不停地流血,坐到餐桌旁抽张纸塞进鼻子里,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像除了流血也没什么大碍,至少是没断掉。

“医药箱在柜子里。”

锦户亮坐在涉谷的对面,他用筷子指了指电视旁的柜子然后又低下头继续吃面。

“嗯。”

趴在桌子上,涉谷浑身无力动也不想动,现在的他连摔下来的疼痛都无暇顾及。

吃完面,锦户发现涉谷竟趴在桌上睡着了。伸手摸了下对方的额头,手掌中是滚烫的灼烧。

果然是发烧了。

把空掉的泡面盒扔进垃圾桶,原本准备出门的锦户又折了回来。他推了推熟睡的涉谷,对方纹丝不动。

“醒来了。”

敲了敲桌子,涉谷听到响动睁开眼,只是他睁眼的动作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迟缓还不带特效。

“嗯?”

就算睁开眼涉谷昴眼前依旧是朦朦胧胧的一片,他虽然知道身边站了个人,却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你发烧了。”

“是嘛。”

“你最好回房间。”

喉咙干涩涉谷不想再继续说话,他点了下头手支着桌子边站了起来,可还没走两步他就脚下一滑又一次摔倒了。

“妈的。”

被涉谷拉扯住了衣服,锦户跟着一起摔了下去,揉着被摔疼的地方,锦户忍不住骂了声。

两个人都瘫坐在地上,涉谷正好倒在锦户亮的怀里。他的脸贴在锦户的肚子上,松掉的纸团在对方白色的T恤上滚了一圈,留下一串不规则的血迹。

“喂,起来啊。”

拍了对方一巴掌,涉谷只是微微动了下眼皮然后又没了反应。

“ryo?”

丸山隆平下课后回家,一走进客厅就看见涉谷昴躺在锦户亮的怀里。

“搭把手,把他扶起来。”

推了推像尸体一样趴在自己身上的人,锦户声音里没什么好气。

“subaru怎么了?”

“烧糊涂了。”

看着涉谷昴脸上的血痂和锦户亮衣服上的血迹,丸山不知道人要烧到多少度才会出现眼前的场景。

“总之,之后就交给我好了。”

蹲下身,丸山两只手揽过涉谷的腰把他整个人横抱在怀里。手臂中的人比想象中还要轻,那不是一个成年男人应有的重量,也许冬天的寒风再猛烈一点他就会随风而去,就像在天空中放飞的风筝一样。抱着他上楼,沉重的气息就呼在丸山的下颚处,看着怀里那张眉头深锁的睡脸,丸山嘴边不自觉就有了笑。

看着衣服上的污渍,锦户亮心里生出几分烦躁。

“我果然不喜欢那家伙。”


【51】

“朋友?”

深灰色的西装配着名牌表,解开了一颗扣子的衬衣下是经过锻炼的结实肉体,头发和鞋子都被打理的一丝不乱。默默打量着眼前的陌生男人,锦户亮露出营业性的微笑。

“前几天偶然相识的。”

不知道能不能将第二次见面的人称之为朋友,横山便没为他们的关系定下称呼。

“这样啊……”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锦户总觉得两个人间的气氛有一点微妙,“我叫ryo是他的弟弟。”

从小到大,锦户亮看尽他哥身边的人来来去去,那些人的模样他早已记不得,但他知道哪些是他哥愿意主动接近的,那些是被迫去结交的。眼前的陌生人是自己哥哥会感兴趣的类型,也不知是直觉还是第六感,在这方面锦户总是能猜到,而且百试不爽。

“我叫村上信五。”

“很高兴今天能遇见您,村上先生。”

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锦户突然握住村上的手,然后把自己的名片放在对方的手心中。

被初次见面之人的亲密的动作吓了一跳,村上猛地收回手。纯黑色的名片上是凹凸不平的触感,奇怪的店名还有浓重古龙水的味道,村上有些尴尬地捏着名片不知如何是好。

“我在这里工作如果有兴趣的话,请一定来看看。”

“这可不是你的工作场所。”揪着自家弟弟的耳朵,横山向村上道歉,“请你不要太在意,我弟弟他没有恶意的。”

“没关系。”

果然是那种店,解开了心中的疑问,村上随手把名片放进了裤子的口袋。

看见村上把自己的名片收好后,锦户朝着横山做了个鬼脸。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对横山吐了吐舌头,然后又转头对着村上笑,凑近村上的耳朵锦户细声说:“我会等您的,请务必要来。”

看着ryo来去匆匆如同龙卷风,村上不禁笑了起来。

“风一样的人呢。”

“很难对付的。”

重新坐回到座位上,横山苦笑。

“有吗?我觉得很可爱。”

“确实很可爱就是了。”

面面相觑,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52】

“我讨厌死缠烂打的男人。”

给大仓倒酒,安田说这话时嘴角虽然上扬但眼睛却没在笑。

“我姑且也是yasuko的客人。”

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点燃一支烟,大仓只吸了一口就皱起眉头,看着燃烧的烟头他干脆把烟塞进安田嘴里。

“这么苦的东西也不知道哪里好。”

喝一口水,大仓觉得自己嘴里现在全是扎舌的苦涩。

“好歹我在这里的人设是纯情大学生。”把烟按进烟灰缸里灭掉,安田翻了个白眼,“小孩子就别浪费烟了,反正你也不知道这东西的好。”

“反正都是苦的,我宁愿喝咖啡也不要这玩意。”

“我们这不卖咖啡,”给自己倒了杯酒,安田说:“不过还挺意外的,你竟然不会抽烟。”

“我喜欢做菜,抽烟会影响味觉。”

“既然不抽烟,不如把酒也戒了?”

“只是这个不行,而且我喜欢yasuko给我倒酒时的模样。”

话题戛然而止,安田转过头看着其他桌子出神。

“不如你也戒烟怎么样,反正对健康不好。”

“我的肺已经这样了,不用你现在才来关照。”

“yasuko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呢。”

换个位置坐到安田的正面,大仓堵住了安田游离的目光。

“你到底想干嘛?”

安田眯起眼睛,只是声音和笑容截然相反,是冰冷的语调。

“不干嘛,我就是想看看你。”

又想起了那个糟糕透顶的自白,安田始终不明白有钱人的消遣怎么就那么无聊。

“可是yasuko觉得你很碍眼呀。”

“但我是yasuko的客人哦。”

“还真是呢。”

在心里叹气,安田无聊地玩弄着自己的裙摆。

“我是真的很喜欢yasuko。”

听到对方明显不过的谎话,安田连情绪的起伏都懒得留给他,直到看见大仓从包里拿出了个包装精巧的小盒子,安田才又开口。

“这是什么?”

宝蓝色被绒缎面包裹着的小盒子,安田疑惑不解地盯着它,生怕里面放了奇怪的玩意。

“打开看看。”

大仓说话时眼睛里溢满了期待,一闪一闪的带着光。

摇了摇盒子也没有发出响声,不情不愿安田拆开盒子上酒红色的缎带,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一时间千言万语都堵在嗓子里不知该从何说起。

“专门定制的,yasuko喜欢吗?”

被大仓硬戴在手上的是镶着钻石的戒指,像是提前量过了尺寸一样不大不小正好符合自己无名指的粗细。看着那在灯光下闪耀着的钻戒,安田宛如吞下了一只蟑螂,忍不住地反胃恶心。

“不干了,不干了。”

安田对这个工作本就没什么留恋,只是因为大学毕业前没找到工作,又偶然遇到了横山裕才会一直呆在这里。虽然店里偶尔也会来些奇怪的客人,但普通的客人再怎么难缠安田都能忍受,只是大仓今天的行为,安田从生理上就接受不了。

“怎么了?”

“我不干了。”

举起一杯酒从大仓的头顶浇下去,安田脱下手上的戒指放回盒子里。虽然很可惜见不到yoko了,但安田想这大概就是自己和这之前人生告别的一个契机。

“你真的太恶心了。”

换回男性的腔调安田面无表情地离开座位,看到这一幕的黑服慌忙把毛巾递给大仓,没有接毛巾大仓舔了舔流到嘴角的香槟,一想到安田刚刚那个像看垃圾一样的厌恶眼神,他不怒反笑。

“果然这样才不会无聊。”


【53】

“这是哪?”

安田从店里出来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口鼻,当他再醒来的眼前已经变成了另一副场景。空旷的房间里没有一丝一毫生活的味道,一张双人床摆在屋子的正中间,款式简约的吊灯发出冷色调的光,安田从床上下来时注意到了栓在自己脚边的链条。

“要喝咖啡吗?”

大仓从另外一个房间出来,他走进衣架从挂着的大衣口袋里取出了一罐听装咖啡。

“我喝不了咖啡。”

“过敏?”

“太苦了。”

明明知道自己被人监禁了,安田却出乎意外的平静,甚至还和监禁自己的犯人闲聊了起来。

“那下次买牛奶咖啡?”

“这个房间暖气很足啊。”

身上穿的还是昏倒前的呢子大衣,安田脱掉衣服,坐回到床上。

“冬天嘛,怕yasuko你会冷。”

“别叫我yasuko。”

出了店脱下女装安田就不再愿意别人这么叫他。

“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yasu。”

四处张望,安田在天花板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监视器。

“我这是被监禁了?”

“差不多吧。”

房间里的家具只有安田坐着的那张床,没有椅子大仓只好盘腿坐在地板上。

“你也是挺偏激的。”

摸了摸口袋安田发现自己的烟盒不见了。

“烟我收起来了。”

“我想也是。”

不知该说什么好安田只能苦笑。

“yasu你也太冷静了吧,我明明都做好被你骂和你争斗的准备了。”

安田也觉得此时的自己冷静的很奇妙,在理应愤怒发火的情况下,他却觉得那都只是白费力气。反正都已经被困住了,不管自己再怎么挣扎对方一定不会放开自己,现在不如接受现实冷静一点。

“我怕我打不过你,”摆摆手,安田问:“我想上厕所怎么办?”

指了指房间的另一个门,大仓回答:“也可以洗澡,长度绝对够。”

“衣服呢?”

“其实我是想全裸会比较好,这样你逃出去的几率就会小一点。”

“我不喜欢这样。”

来不及去思考逃与不逃的问题,安田唯一知道的是他决不要全裸着被人监视。

“那我每天拿干净的衣服过来吧。”

“吃饭?”

“我会每天做好给你送过来的。”

“还真是辛苦你了。”

“我也不想让yasu受苦啊。”

“你真不打算放我走?”

安田姑且问了一句。

“起码现在没这个打算。”

“那什么时候会有?”

“暂时还不知道。”

安田看着大仓就像是在看着自己早就被熏黑的肺一样,根本就是一团赤裸不造作的糟糕。


【54】

“这个真的没问题吗?”

看着装在小玻璃瓶里的液体,大仓心中还有几分不安。

“谁知道呢,反正卖的人说没问题。”

锦户亮坐起上半身抽烟,烟灰缸就放在他和大仓之间的被子上。

“我啊,果然不喜欢烟。”

摇晃瓶子里面的液体也跟着一起摇啊摇,大仓看亮抽烟这么久了他却怎么也喜欢不上那个味道。

“是嘛。”

锦户根本不在乎这件事,他抽完一支就起身穿衣服。

“上班?”

“嗯。”

“下次会带人去你店里玩的。”

“记得提前说一声。”

“这个谢了。”

“出事别找我就好了。”

锦户亮走后双人床的一半又变回空荡荡,大仓拿起烟灰缸闻了闻,苦闷的味道让他又嫌弃地拿开。

果然喜欢不上这个味道。

评论(5)
热度(75)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