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7)

.自我厌恶自我嫌弃




【40】

恋爱是巴甫洛夫的狗,薛定谔的猫和黑毛的伊利比亚猪。


【41】

早上六点,天亮得还不够彻底,远处看起来还是灰蒙蒙的一片。涉谷昴在房间里被人吵醒,说不上好也不能算作坏的梦就在这时被人打断。

“你怎么进来的?”

涉谷的房间一直都有上锁,在村上家时是这样,在老家时也是这样。并不是怕房间里的东西会被人偷走,与对他人的信任无关,他只是想要一个绝对属于他自己的空间,那是每个人都需要的一个地方,用来封闭自己用来隔绝这个喧闹的世界。所以当他看见有人站在自己房间里时,他感到吃惊又有一点丧气。就像是纯白色的画布上被人涂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再也不干净。

“您真的想知道吗?”

丸山隆平已经换好了衣服,米黄色的高领毛衣配着深咖色的绒面长裤,都是昨天新买的模特身上的一套。偶然路过分的街边橱窗里陈列的一套,因为觉得很适合自己就买了下来,今天穿上就如想象中一样很合适自己。

“算了。”

涉谷打了个哈欠,昨天打工的排班是夜班,他回家就已经过了两点,现在光是睁开眼他都费尽了力气。

“要不要去旅行?”

根本不在意涉谷脸上显而易见的疲倦,丸山拉了个椅子坐到涉谷的床前。

“不去。”

根本不需要犹豫,涉谷又闭上了眼睛。对他来说,现在除去睡眠以外的任何举动都是在浪费生命。

“我来开车,一起去哪里吧,任何地方都可以。”

“……”

大脑在拒绝运作,耳朵所接受到的信息都被屏蔽在耳蜗之外,等所有的信息传达到大脑里只剩下一阵不清晰的嗡鸣。

涉谷昴没做反应,他闭着眼呼吸均匀,长长的睫毛落下来,乱糟糟的头发下是一张平和的睡脸。呼吸的起伏,睫毛轻微扇动,他抿了抿嘴唇然后翻身面向墙壁。丸山从椅子上站起来探出头去看涉谷的脸,他伸出头想抚摸涉谷可当指尖接触到涉谷的皮肤,就像是有电流击中了手指,他猛地收回了手。

“要做吗?”

涉谷昴没睁眼,可他能感觉到丸山的鼻息扫过自己脸颊后留下的温热。

“subaru......”

丸山隆平的这一声唤地很轻,轻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就仿佛是嘴巴擅自发出的声音,并没有经过他本该经历的路径。

“晚安。”

把椅子放回原来的地方,丸山走出了涉谷的房间然后重新锁上了门。

涉谷昴听见了房间重新被上锁的声音,他坐起身子望着房门,直到下楼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他才重新躺回被窝。


【42】

客厅里大仓忠义正在泡咖啡,他看见丸山穿着整齐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早安,maru。”

“早安。”

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也顺便给丸山倒了一杯,坐在沙发上,明明是一大早大仓就已经一副好心情。

“你是从谁的房间出来的?”

明知故问,大仓虽然知道亮昨天没有回家还是故意去问丸山。

接过咖啡丸山隆平靠在沙发背上,他侧过头去看大仓,老实说他很诧异大仓会起的这么早,毕竟一般等大仓醒来都是中午之后的事了。

“你今天怎么醒这么早?”

“偶尔也想去上个课。”

“是嘛。”

喝一口咖啡,嘴里留下的是无尽的苦涩,丸山蹙眉把咖啡放下。

“一大早就是黑咖啡,偶尔也放点糖怎么样?”

“我讨厌甜食,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仓不喜欢甜食,糖在口腔中融化后留下的只是一阵又一阵驱散不掉的甜腻。

“知道是知道。”

叹了一口气,丸山吻了下大仓的嘴角。

“诶?”没想到会被突然亲吻,大仓愣了一下,他转过头眨了眨眼睛,“我一会是要去上课的。”

吻上大仓的唇,两个人的嘴里有着同样的味道,是绵延悠长的苦。丸山不懂,人生都这么苦了为什么还要主动去喝除了苦什么都没有的东西,是不是因为大仓这一生太顺利,所以才会在味觉上追求没体验过的情绪。

没有推开丸山,大仓反而回应着对方的吻。舌尖划过丸山的上颚,感受到的是口腔里的湿润,和自己最喜欢的咖啡豆留下的香味。明明丸山不是自己,但听着心脏的鼓动,细胞似乎已经认为两个人此时融为了一体。

“回房间?”

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大仓放弃了今天去上课的决定。

把头伏在大仓的肩上,向前倒下去,丸山顺势让两个人都躺倒在沙发上。大仓深蓝色的卫衣上面有着薰衣草的香气,那是不知道谁买回来的柔顺剂的味道。丸山并不觉得悲伤,他也不难过,只是有那么一点寡淡,感情上不去也下不来,成团成块地卡在胸腔里,只剩下憋闷和无力。

“ maru?”

轻抚丸山的头,会撒娇的丸山很稀奇不如说大仓也是第一次见。大仓即觉得新奇又觉得有趣,他用空着的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偷偷拍下了一张照片。

“别偷拍我。”

听见了快门的咔嚓声,丸山轻轻咬了一口大仓的脖子。

“是正大光明地拍。”把手机放下,大仓环抱住丸山,“是不是该起来了,你好重的。”

听到这句,丸山又朝着大仓的脖子咬了一口。


【43】

“人”不过是空壳,内里原本就什么都没有,是空空如也的荒原。名字是标签,就像是商品上的标记,很多人比起内容更在意表皮上印着的信息。从一开始,你就什么都没有,你以为你所拥有的东西不过是家庭、环境、生活经历……那些无聊的无趣的枯燥的乏味的,被称之为常识的事物,生硬地不容抗拒地填充进了你壳中的空洞里。

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

别人给予的和本来就属于你的,这两者之间有着云泥之别,切记不要混为一体。


【44】

大仓忠义从小就和别人不同,他聪明可爱想要的东西无一例外全部手到擒来,家人理所应当地疼爱着他,陌生人也从不吝啬对他的赞美。他从来没有缺失过什么,在同龄人还在为了游戏机而苦苦向家长央求的时候他就已经玩腻了新出的游戏。在男孩子还不会在意女孩子胸部大小的年纪,他就已经收到了来自女生的情书。但即便是这样,他仍天真地以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小学上到了高年级,当自我开始觉醒,大仓才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的些许不同之处。大仓家的长男、公司将来的继承者、大仓家的继承人、大仓家优秀的儿子……大仓发现,在成人的世界里自己明明有着“大仓忠义”这样一个名字,但谁也不会这么称呼自己。有钱人家的少爷、好利用的家伙、名列前茅的优等生、受女孩欢迎的存在……即便在同龄人的世界里,大仓发现自己的名字也被人用定语束缚了起来。谁都没在看着真正的自己,大家都只看到了用头衔堆砌起来的外壳。然而大仓还没来得及为此而苦恼,就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

六年级的时候大仓在放学的路上被人绑架了,执意坚持要和别的同学一样走路上下学这一点成了被绑架的契机。但是和电视剧里常出现的剧情不太一样,没有拷问没有折磨,也没有泪流满面打电话给父母的场景,大仓在被绑上车20分钟后就被警察救了出来。愚蠢的绑匪无证驾驶时正好遇到了交通事故,在交警说明情况的时候绑匪过分的慌张和动摇引起了警察的注意。在警察地一再盘问下,绑匪弃车逃走,而在后备箱的大仓也被警察发现。后来听人说那个胆小的绑匪还没跑出500米就被抓住了,一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大仓觉得这与其说是可怕的体验不如说更像是喜剧。

被绑架的经历有惊无险并且十分短暂,大仓对此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个马上就会被遗忘的小插曲。可直到第二天去上学他才真切地明白,这件事才刚刚拉开序幕。

“就因为有钱才会被绑架,谁让他老炫耀自己,真是活该。”

“难道不是因为他们家的钱来得不干净才会被人盯上的吗?”

“他那种人明明和我们就不一样,为什么非要来我们这种公立学校啊。”

“又不是没钱去私立学校,没出事到也罢了,现在一出事不就在给人添麻烦嘛。”

“大仓君真可怜,他怎么那么可怜。”

“大仓君一定受到了我们想象不到的痛苦,大家都体谅他一下嘛。”

“以后大家轮班送大仓君回家如何,这样的话就不会再发生那么可怕的事了。”

……

风言风语空穴来风,奇奇怪怪的连大仓本人都不知道的被夸大过后的情节在学校里四处流窜。大仓并不觉得自己可怜,也认为自己活该,对他来说这本不过只是件不痛不痒的小事。但到了他人口中却被强行披上了戏剧性的外衣,也不管那上面带着的是厌恶、伪善又或是偏见的颜色。谁都没有体谅过当事人的心情,任凭流言猖獗,大仓只是无能为力。

流言蜚语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本以为很快就会过去的风波竟然长到连大仓本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仿佛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那些认识的陌生的面孔,那些有心的无意的言语,全都让大仓感到恶心。被绑架过的人、可怜的家伙、自作自受的有钱人……大仓的名字前的定语又在不知不觉间增加了不少,所以就算那一学期只剩下半年,大仓仍旧坚持转去了另一所私立学校。

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几乎没有差别,那里的人虽然不知道大仓被绑架过这件事,但他们会在意大仓的家世和背景。不管到了哪里,人都是一个样,丑陋的嘴脸永远搭配着不堪入耳的声音。反正谁都不曾在意真正的自己,在那个时候大仓才认清了摆在他面前的生动的现实。反正都是令自己讨厌的存在,不如就选择自己觉得顺眼的脸,在做出这个决定前,大仓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反正大家内里都一样,混乱又不堪。


【45】

不喜欢你是谎言。

喜欢你同样是谎言。

关于这份感情,应该怎么描述才好?如果下次有时间,希望你能坐下来让我慢慢说给你听。


【46】

“上次真是不好意思了。”

村上信五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尴尬地笑了笑。

“上次怎么了吗?”

能看到村上身上明显的生硬和不自在,横山裕反而去故意打趣。

“就是……”村上清了下嗓子,“上次喝醉的事。”

横山裕不回话,微笑着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那天,我该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这句话村上越说声音越小,最后几个字甚至被他吞进了喉咙里。

“奇怪的事?你是指什么,hina?”

被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陌生人的人突然亲你地喊叫,村上打了个冷颤。

“别这样叫我。”

这个世界上会叫村上hina的人只有涉谷昴,这就像是只属于他们俩的特别称呼,里面包含着太多回忆,其他人这么叫只会让他觉得头皮发麻。

“这可是你让我这样叫你的。”

村上的排斥过于赤裸裸,虽然不会因此受伤,但横山也不会为此而高兴。就像是送给你又被拿回去的东西,虽然道理心知肚明但依旧会生出一丝不愉快。

“那天的事老实说,我几乎都记不清了,所以你看能不能就此一笔勾销?”

灌下一大口乌龙茶,为了不再喝醉村上今天没有点酒。

“一笔勾销啊……”拖着长音,横山的表情看起来似笑非笑,“可是你明明都……”

横山说话时专门凑到了村上的耳边,那个上扬的尾音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们什么都没做对吧!”

村上还能记得自己第二天在酒店醒来时赤身裸体的画面,虽然身上并无异样,但记忆却缺失了一大块,如同拼不上的拼图有很大一部分还是空白。

“这个嘛……”

看着村上焦虑又急切的神情,横山裕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天你喝醉了,是我送你去的酒店,因为你一直不肯说你住在哪里。你喝到根本走不稳,所以是我背着你进的房间,可惜的是一进房间你就吐了,吐了我一身当然你的衣服也一样脏了。所以我才给你脱了衣服,并且给你准备了新的衣服。”

省略了撒娇对女友的抱怨和关于subaru的部分,横山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进行了概括。

“对不起。”

低下头,村上感到无地自容。发生的事虽然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但听横山讲的也足够糟糕了,村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如此失礼。

“没关系的,你太夸张了。”让村上抬起头,横山裕很开心能看到村上因愧疚而低垂下去的眼睛,“如果你真的想道歉,今天这顿饭就你请吧。”

向服务员要来了菜单,村上说:“随便点。”


【46】

原本已经找到了对象要去酒店,可是快走到的时候锦户亮却在途经的一家店里发现了他哥的身影。他哥此时正和另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坐在同一张桌子旁,并且脸上还带着少有的会对外人露出的笑。

想都不用想,甩下同行的人锦户走进了餐厅。

“哥,你怎么在这里?”

评论(5)
热度(70)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