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Fat Fatter Fattest

.小甜饼一发完 我也可以写傻白甜

.胖子丸x健身教练雏

.无脑吃糖





“我们分手吧。”


起床对着镜子换衣服,丸山隆平捏着肚子上的赘肉又想起了前女友直白又伤人的分别语。


丸山隆平和女朋友交往了两年,那时候他才刚进公司,女友还是他的同时。从初中到大学都是田径部的丸山,刚毕业那会还是一身肌肉,他腿长脸又消瘦那时对他示好的女性数都数不清。可是丸山本就是容易长胖的体质,上班后天天坐办公室又很少运动再加上前女友烧的一手好菜两年里丸山隆平从130斤爆增到180。


“你现在实在太胖了,连自己的体重都没法控制的男人我没办法和他谈未来。”


圣诞节那天,丸山花了大价钱在餐厅订了位置,只想着今晚求婚。可是没想到吃完甜点拿出戒指后,女友竟残酷地拒绝了他。


从那天起丸山失魂落魄的过了两周,明明受到了失恋的打击他却一点都没有失去食欲,不如说当他再上称时反而胖了5斤。啤酒烧酒烤串烤肉……失恋后无节制的暴饮暴食让丸山原本就肥大的裤子也变得紧绷绷,看着放在抽屉里的戒指,三个月的工资就这么打了水漂。


“哎……”


下班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丸山摸着凸起的小肚子叹气。越吃越胖越胖越吃,人生就像个死循环找不到个明确的出路。


“嘿,小哥!”


突然拿传单的人出现在丸山面前。


“你想不想健身啊?”


和丸山搭话的是个很瘦的男人,大大的下垂眼笑起来还有明显的虎牙。


“健身?”


半推半就地接过传单,丸山盯着传单看。


“对,我们是新开的健身房,”男人指了指丸山公司对面的那栋大楼,“现在还在试运行阶段,这段时间报名的话费用可以打8.5折哦。”


减脂增肌,还你一个理想的身材。重塑身心,唤回你的青春。快乐健身,轻松减重,单人指导耐心教授,只要你坚持一定能得偿所愿。


看着传单上的标语丸山半信半疑。


“真的能瘦吗?”


“那是当然了,”男人拍了拍丸山的肩膀,“我们课程种类特别多,教练都十分专业,只要你愿意坚持一定会把小哥变回原来那个大帅哥。”


“原来那个大帅哥啊……”


丸山自知长胖后的自己早已没了从前的光彩,脸颊上的赘肉和多层次的下巴再加上油光满面的皮肤,把才二十出头的自己硬生生弄成了三十好几。原本就有的双眼皮也不再明显,不如说睡眠不足的第二天才是肿得害怕。


“我也不是传销又不会非要你来,小哥你要是愿意的话就过来看看吧。”男人从口袋里掏出张名片,递给丸山,“我叫村上信五,是那里的私人教练,小哥下次来的时候记得找我哦。”


看着男人笑着转头又去招呼其他人,丸山把名片装进了包里。



周末,丸山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来到了健身房。


“那个……”


站在前台,丸山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放眼望去,健身房里没有一个像自己一样的胖子,不如说连前台的女孩手臂上的肌肉都比自己多。


“不好意思,还是算了。”


正打算走,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从丸山身后传来。


“哎呀,小哥你来了啊!”一手勾住丸山的脖子,村上信五朝前台的女孩使了个眼色,“这个小哥是我的客人,今天是来体验的。”


“不,我没有,我只是……”


丸山低头不停在村上怀里挣扎。


“有什么不是的?”也不松开丸山,村上拽着他向健身房里面走,“来者都是客,话说小哥你叫什么名字啊,总叫你小哥也不好啊。”


“丸山隆平。”


咬着嘴唇,丸山不懂对方明明比自己矮比自己瘦,到底从哪里来的力气让自己只能乖乖和他走。


“丸山君,”突然停下来,村上站在丸山面前,“那么你今天想体验什么?瑜伽?普拉提斯?游泳?还是说从跑步开始?”


“我……”看着眼前玲琅满目的健身器材,丸山结结巴巴说不出个话,“我没有来过,健身房,今天,还是第一次……”


“这样啊。”摸摸下巴,村上说,“总之今天先看看怎么样,我给你做介绍。”


点点头,丸山跟在村上身后,听着村上细心的讲解即使自己不做反应,对方依旧用微笑回应自己。


好久都没遇见这么温柔的人了,丸山忍不住这么想。


“那么,还有什么想了解的事吗?”


在健身房里转了一圈,村上问丸山。


“就是,那个,”挠了挠头,丸山小声地说,“我这个人很容易就会放弃,我怕我会坚持不下去。”


“没关系的。”拍了拍丸山的背,村上说,“如果你不愿意来的话我们也不会勉强你,毕竟健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如果让你感到痛苦或者压抑反倒是本末倒置。所以你不必有压力,按你自己的步调来就好了,但是只要你愿意来我一定会全力帮助你。”


“村上先生真是个好人。”一把抓住村上的手,丸山红了脸,“如果我来的话可以请村上先生当我的教练吗?”


反握住丸山的手,村上笑得十分灿烂。


“当然了,只要丸山君不嫌弃我的话,我很乐意。”


站在前台挥手送别丸山后,村上对前台的接待员打了个响指。


“村上先生你确定那个人会再来吗?”


笑眯眯地看着女孩,村上自信地说:“绝对会来。”


正如村上信五所预言的那样,第二个周末丸山在健身房办了张年卡。





“丸山君你是想瘦的吧?”


“是的。”


“那么稍微辛苦一点也可以忍受吗?”


“只是一点的话。”


现在想起来丸山才发现那根本就是诱导询问,就像是看着猎物一点点飞向蜘蛛网的蜘蛛一样,村上那时的笑容让丸山不禁打冷颤。


“你这家伙以前真的是田径部吗?小学生的体力都比你好。”


跑步机上,村上一边挖苦丸山一边加快了速度。


“你这身体的韧性是八九十岁吧,骨头里是注了水泥还是安插了钢筋,我看你还是提前退休的好。”


拉伸运动,村上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丸山背上。


“疼!疼!疼!”


拍着地板,丸山止不住地喊疼。


“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


说着,村上又加了几成力气。


“聚餐只能吃沙拉,碳水化合物和带糖的东西一律不要碰,别喝酒喝白水就行了。反正你身上脂肪那么厚,少吃三四五六顿也完全可以过冬。”


“冬天别人穿大衣穿羽绒服,你到好一身肥肉用来防寒。”


“我说你又不是熊,用不着冬眠,干嘛囤积那么多脂肪?”


用力去揉丸山的下巴,看到丸山的五官都皱在一起村上反倒一脸高兴。


“拉面?”掐着丸山肚子上的肉,村上轻蔑地看了丸山一眼,“吃啊,吃完多跑三个小时就行了。反正你今天吃的每一口食物,明天都会堆积成你身上的肉,虽然我是一点都不介意。”


“你能不能用点心,抓只猫都比你努力。”


拍打着丸山的小腹,听着那清脆的声响村上咯咯咯地笑起来。


“为什么你瘦的那么慢?你还好意思问我?你用两年时间把自己吃成这个鬼样子,你以为花两个月就可以减下来吗?要不我给你介绍个整容医院吧,几个小时就瘦下来了,还费这么大功夫干嘛。”


和村上相处了三个月,丸山发现村上本人一点都不温柔,但对于那些“伤害”丸山也无力反击。不论是几乎每次都会对着自己恶言恶语,还是动不动就掐自己肚子上的肉或者拽自己的下巴,丸山觉得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温柔的村上就像是梦中才存在的人物,那天经历的一切仿佛都是自己的幻觉。这三个月里,虽然丸山体重有下降,但心中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我不想去健身房了……”


中午的休息时间,丸山拉着同事的安田抱怨。


“真的那么凶吗,那个教练?”


吃着食堂特制的咖喱猪排饭,安田还有些想象不到。


“当然有,不如说那个人就是恶魔,是鬼,是撒旦。”


“可是你瘦了啊。”


看看自己饭盒里的糙米饭和几乎没有味道的配菜,再看看安田的咖喱饭,丸山有想哭的冲动。


“我想吃烤肉、吃汉堡、牛排、蛋糕、冰激凌……只要不是这种鬼玩意我什么都想吃!”


食如嚼蜡,丸山面无表情地拨弄着碗里的蔬菜。


高强度的运动,被管制的三餐再加上村上的恶言恶语,丸山觉得他大概要撑不下去了。


“胖就胖吧,”盖上饭盒,丸山一把抢过了安田的咖喱饭,“我不去了,看他能拿我怎么样。”


就在丸山打算吃第一口的时候,手机闪动起来,声音是村上的专属铃声。被吓一跳,丸山一抖手中的勺子掉在桌子上。


“午餐要是敢吃多,仰卧起坐就多加50个。”


惊恐地四处张望,丸山不知道村上是怎么知道自己打算吃咖喱的,越想越后怕,丸山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把咖喱饭还给安田,丸山又重新打开了自己的饭盒。



丸山隆平生病了,他第一次向村上请了假。


“那你好好养病,不要太勉强自己。”


看着村上发来的信息,丸山感到不可思议,原本就做好了被挖苦的准备,却没想到会被温柔对待。


不不不,那个人是魔鬼,怎么会温柔。


摇着头,丸山打消了自己“可怕”的念头。


幸好的是,丸山得的只是小感冒,在吃过药又好好休息的情况下,他的病很快就痊愈了。只是初次的请假,让他尝到了意想不到的甜头,不用每天把三餐都发给对方,不用忍受对方的嘲讽,不用去健身房打卡,那几天丸山宛若新生。时隔几个月的放松和自由,如同甜美的引诱,用强有力的芬芳刺激出了他的惰性。而懒惰就正像带刺的藤蔓,爬遍丸山的全身还紧紧地嵌进他的皮肉,在他身体中慢慢地生根发芽,让他寸步难行。


病好之后丸山又借故请了两次假,在这期间村上只是偶尔发来问候的话语,却一次也没有催促过丸山来上课。


那个人大概也放弃了。


这样去解释,丸山好让自己安心。


一觉睡到自然醒,丸山打开冰箱才发现自从请假后自己便再也没有做过饭。如今的空空如也,与之前装满蔬菜和水果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出去吃拉面好了。


一想到那久违的充满了油脂的面汤,筋道的面条和入味的叉烧,丸山的肚子一下就叫嚣了起来。


正当丸山换好衣服打算出门的时候门铃响了。


“谁啊?”


打开门,丸山揉了揉眼睛啪地关上了门。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按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丸山深吸一口气重新打开门,果然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村上。


“感冒好了吗?”


不顾丸山,村上走了进去。


“诶?啊!”想起了自己请假的借口,丸山故意咳嗽了两声,“快好了。”


“是嘛。”上下打量丸山的装扮,村上挑眉,“要出门?”


“不,那个,”手忙脚乱地在大脑中搜寻着该如何回答,丸山头上冒出了冷汗,“打算去买点药。”


“不用去了。”举起手中的袋子,村上晃了晃,“我给你带了药。”


“谢谢……”


明明是在自己家,丸山却怯生生地跟在村上身后。


“吃饭了吗?”


“还没有。”


“厨房借我一下。”


端坐在桌子边,丸山看着村上穿着围裙在自己家的厨房里忙来忙去。


“要我帮忙吗?”


“不用,你坐着就好。”


安静地等着村上,丸山心脏剧烈的跳动正一下一下地敲击着他的耳膜。


“来吃吧。”


村上做的是鸡蛋粥,煮得粘稠的白米里有打散的鸡蛋和少许的葱花。


“你不吃吗?”


因为只有一碗丸山忍不住问。


“我吃过了。”


拿起勺子吃了一口,丸山睁大眼睛看着村上。


“好不好吃你倒是说个话啊。”


摸着脸,村上不好意思地侧过头。


“好吃!”


“那你就多吃一点。”


低头去掩饰自己害羞的笑容,村上又支着头看丸山吃饭。


“村上先生今天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等到把一整碗粥都吃完丸山才想起正经事。


“也没什么,”把碗收进厨房村上说:“就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


从冰箱里拿出刚刚买来的布丁,村上把它放在丸山面前。


“不好意思啊,我看了你在联络薄里写的地址,擅自就过来了。”


“不会不会,”头摇得像拨浪鼓,丸山指着桌子上的布丁,“这个也是给我的吗?”


“是的。”


“真的可以吗?”


咬着手指,丸山不敢相信村上会对自己那么好。


打开布丁的封盖,把勺子递给丸山,村上笑了起来。


“人不舒服的时候还是吃点甜食比较好,而且这是我在你说过的最喜欢的那家店里买来的,如果你不吃不就浪费了嘛。”


握着塑料的小勺子,看着村上亮晶晶的眼眸。愧疚一股脑向丸山袭来,那些说过的谎话和抱怨,还有自己的怠惰和放纵就像巨大的巴掌不停抽打着他的脸。


“对不起,村上先生。”垂着头丸山放下勺子,“我骗了村上先生,我的感冒其实早就好了。只是,我害怕村上先生,觉得减肥太痛苦了才说谎请假的,真的对不起。”


不管是被打还是被骂丸山都已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不管他再怎么等对面都只是一片沉默,没有任何回应。稍稍抬起头,丸山就是想破脑海也不会想到村上此时正含着泪望着自己。


“原来是这样啊,”吸了一下鼻子,村上站起身,“原来丸山君那么讨厌我啊,我一直都不知道,真的很不好意思。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我没想到你会那么讨厌我。如果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的话我会重新给你找个教练的,但就算你讨厌我也请你继续练下去,毕竟丸山君已经很努力了。”


看着村上偷偷抹泪,丸山实在无法把现在的村上和之前总是凶自己挖苦自己的人重合在一起,鬼使神差的在村上打算离开时丸山一把抱住了他。


“我,我没有讨厌村上先生!”


“可是……”


虽然看不见村上的脸,但丸山能听到他声音中厚重的鼻音。


“我一点都不讨厌村上先生,虽然您总是对我很凶,但我从来没有讨厌过您!”


“那你喜欢我吗?”


还没弄清问题的本意丸山就脱口而出。


“喜欢!”


“真的?”


“真的!我喜欢村上先生。”


话说出口,丸山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找不出毛病。


“那你愿意为了我减肥吗,丸山君。”


“愿意,我愿意。”


转过身子,村上眯着眼笑起来,扯着朝丸山的衣领让他低下头,然后在他的唇轻轻啄了一下。


“那我们明天见,丸山君。”


“明天见。”


等村上走后,丸山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摸着刚刚自己被吻过的唇,丸山的脸从脖子红到了耳根。


“诶?!!!”


丸山家里传出一声惊叫。





村上信五和男友分手已经好几个月了,这期间他虽然一直在寻找邂逅但总是遇不到合适的对象,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工作让他有了意外收获。


本来最讨厌的发传单,结果却遇到了对自己胃口的人。身高ok,脸也不差,如果瘦下来的话一定是个好男人。这样估算着,一个计划在村上心里生根。


“嘿,小哥,你想不想健身啊?”

评论(14)
热度(72)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