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4)

.今年第一篇
.我觉得是糖




【20】

你说死后不想被火化,如果皮肤内脏血液骨头都化成了灰烬,谁又会认得自己?我说我会认出你,你却说你是怕自己认不出你自己。

我说那我会去种一棵橘子树等你死后就把你埋在树下,我会细心地浇水施肥,等来年橘子长出来的时候,我会把橘子一个个亲手摘下。

就算世界末日了,就算我也死了,多么希望那棵橘子树还在啊。


【21】

村上信五初次见到横山裕是在一个无聊的酒会上,对于村上来说无法拓展人脉的聚会只是在单纯地浪费时间和精力。但不知为什么越靠近年末这种无聊的聚会就越多,好像明年世界就会毁灭一样,放空了大脑的人群放肆地夜夜笙歌,这样的场面令村上不解又厌恶。就在令村上排斥的聚会上,他见到了横山裕。

在充斥着噪音和酒精的大厅里,在乌压压的人群当中,横山裕看起来与其他人都不一样。明明没有站在灯光下,可光似乎是受到了他的吸引一样,都聚集在他身旁。他侧身端着高脚杯,微微眯起眼,小幅度勾起的嘴角让空气中都沾染上了点点星光。

漂亮的男人,好像画一样。

村上信五不是没见过美人,不如说正因为他见过了太多好看的人,横山裕身上的透明感对他来说反而新奇。

可惜的是那天晚上村上疲于应付未婚妻的朋友们,到了最后他都没弄清那个像雪一般晶莹透亮的男人到底是谁。


【22】

把未婚妻送回家,村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解开领带,随意地揉成一团塞进口袋里,看了眼停在楼下的车,他敲了敲肩膀决定走路回家。

村上和未婚妻相处的还算不错,他们每天都在通着电话,村上每周都会抽出一两天陪女孩约会。他知道女孩的喜好,会专门去买女孩喜欢的东西,尤其是限量版,他从不在意价钱。他带女孩去短途的旅行,安排好所有行程,不让女孩感到无趣。他当着女孩的听众,听她讲有关生活上的抱怨和工作中的不顺,他偶尔严厉但大多时候都很温柔,努力扮演着女孩心目中完美恋人的形象。村上想他们也许还在热恋期当中,但离结婚大概也不远了。

伸一个懒腰,夜风吹的脸有一点凉,把手揣进口袋里,村上远远地看见了便利店的灯光。

买点啤酒吧,这样想着村上朝便利店走去。

便利店里加上店员一共三个人,除了自己和染着红发耳朵上有着一大堆耳洞,看起来就像不出名的视觉系乐队成员的店员外,还有一个清瘦的成年男人。男人穿着白色高领毛衣和黑色皮外套,深灰色的牛仔裤紧紧包裹着腿,小腿看起来比大街上在大冬天还光着腿的大多数女人都要细。男人戴了个黑框眼睛,此时正聚精会神地盯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巧克力。

村上觉得男人很眼熟却又不敢确定,他站在男人身后偷偷地瞄了一眼又一眼。当他看见男人拿起其中几款巧克力离开时,村上有点无法理解,因为男人原本拿在手里的手机不知为何此时正老老实实地躺在货架上。

用手机换巧克力吗?还真是古老的做法。

在心里打趣着的村上拿起手机,他环顾店内却发现男人已经离开了。

村上没有买东西就这么拿着手机追了出去,他看见男人已经走过了红绿灯去了对面的街道。

是丢手机的人不好。

虽然这么想着,村上还是一路小跑追上了男人。从身后猛地拍了下男人的肩膀,村上喘着粗气,白色的雾气从他嘴里飘出来。要不是绿灯马上就要变成红灯,自己也不用这样跑。一边在心里埋怨,他一边举起了手机。

“你干嘛?”

突然被陌生人拍了肩膀,横山裕立刻向后退了几步,警觉地盯着男人。

明明是做好事却被对方以冷漠的眼神回应,村上无名火一下就冒了出来。

“你的手机,落在便利店里了。”

把手机硬塞在男人手里,村上转身就走。

“啊,”横山裕现在才发现自己手上少了样东西,“抱歉!谢谢你。”

明明对方是一片好意但自己却如此不友善,横山有几分不好意思。见男人不回应自己,他追了上去。

“真的谢谢你了,我请你喝一杯吧。”

横山裕这个手机是几个月前才买的,他前几天偷偷拍下的亮睡觉时的照片还存在相册里,没来得及备份。如果丢了的话,必定会很难过,此时他十分感谢眼前这个好心的陌生人。

“喝酒?”

放慢步子村上侧过头,今天从早到晚,整整一天的约会已经让他精疲力尽,此刻他十分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一直紧绷着的神经。

“我知道个不错的地方。”

“那么,”停下来,村上说:“你带路吧。”

那是个不起眼的小酒吧,就藏在小巷的深处,店的旁边是吵闹的居酒屋和油烟味浓重的烤串店。推开厚重的木门,从狭窄的楼梯一直向下,酒吧在原本当做地下室的地方。昏暗的灯光,柑橘味的古龙水,几张桌子和一个不大的吧台,丰腴的高个女人唱着不知名的爵士乐曲,从低矮的舞台上传来。

“你经常来这吗?”

角落里横山常坐的圆桌旁,村上和他都点了啤酒。

“我家就在附近。”吃着先上来的坚果,横山说:“我叫横山裕,你叫什么?”

“村上信五。”等啤酒来后,没有碰杯村上先喝下一大口,“我之前有见过你。”

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村上终于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之前在酒会上遇见的那个如画一般的男人。

“诶?”倒酒的时候横山抬起头,他看着村上的脸脑海里却没有浮现出零星的印象。“我们是在哪里见过?”

“几天前的酒会,就在xx。”

横山裕确实去了那个聚会,但他却不记得自己有见到过村上。

“不记得就算了。”

用自己的酒瓶碰了下对方的被子,村上摆摆手。本来就没打过招呼,村上想对方对自己没印象也是理所当然。

横山裕习惯一个人安静地喝酒,村上信五也不知道该如何和不是工作上来往的陌生人聊天,两个人就各顾各地无声喝着酒。横山以为自己喝的很快却没想到对方更甚,一首歌还没唱完对方就已经喝完了一瓶。那之后村上也以这样的速度喝着酒,台上的人歌还没唱几首桌子上的空酒瓶就摆了好多。

“你这样喝没问题吧?”

不知道对方是原本就很能喝还是说在借酒消愁,如果是后者横山并不想照顾一个第一次见面就喝醉的陌生人。

“嗯?”

村上转头,他下垂的大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就像是刚哭过一样。

“murakami桑,你不是喝醉了吧?”

在心里祈求着不要是最糟糕的状况,横山裕问到。

“诶?”村上信五突然笑起来,露出了尖尖的虎牙,“我也不知道。”

绝对是喝醉了。

在心中无奈地叹气,横山拿走村上手中的酒瓶。

“murakami桑,总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不要加桑,叫我hina就好了。”

被拿走酒村上也不闹,他趴在大理石的桌子上脸紧贴着桌面。

“好凉快,”村上伸手去拉横山却被他反射性地躲开,“你干嘛躲我?”

横山裕只是微笑,他一点点移动着身子向后坐。看着横山离自己越来越远,村上有一点不开心,他皱着眉头一下起身坐在了横山的大腿上。

“yokoyama,你为什么要躲我!”

瞪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男人,横山裕一下惊得说不出话。

低头捧着横山的脸,村上又嘿嘿地傻笑起来。

“yoko,你长得可真好看。”

“谢谢。”

村上的手心滚烫,脸被他触碰的地方也随之升温,横山想让村上把手挪开,却不想对方捏的更用力。

“我啊,也认识一个和你差不多好看的人,”盯着横山裕的眼睛,村上仿佛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倒影,“那个人是我的青梅牛马,叫subaru。他也很好看,从小时候就。”

对方的鼻吸扫过自己的面庞,脸颊上阵阵瘙痒,对方手掌中的炽热让横山的耳朵染成了一片赤红。除了自己的弟弟以外,横山好久都没和人如此亲密的接触了,比起不悦又或是尴尬,他此时更觉得害羞。

“你们都很好看,”村上咧着嘴笑,眼睛弯成了一轮新月,“好看可真好。”

松开手,村上把头埋在横山的肩膀上。

“我不想和她结婚啊。”

话题猛地一转,横山有点跟不上节奏。

“结婚?”

“虽然结婚也不坏,但我果然还是不想结婚啊。可以的话,现在这样就是极限了。”

“你在说什么啊?”

“极限,我的极限。不想去可爱的店铺约会,不想喷自己不喜欢的香水,那些毛绒玩具我也一点都不觉得可爱。一条普通的项链卖那么贵,限量两个字就那么值钱吗?抱怨什么的一点都不想听,大多都是自寻烦恼,你的朋友交际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就是约会为什么总是迟到?与其和我废话不如多去读两本书,女人,不怕都是傻子吧……”

听着对方在自己耳边的碎碎念,横山裕哭笑不得。轻轻安抚着对方的背,他竟莫名觉得自己怀中的人有几分可爱。

“那么分手不就好了。”

横山轻声说道。

“都订婚了。”

用脸蹭着横山的皮衣,皮革制品冰凉凉的很舒服。

“婚约是可以解除的。”

“对啊!”村上一下坐起身子,他紧紧握住横山的双手,“这样的话subaru就可以重新回来和我一起住了。”

“你,”看着对方那亮闪闪的双眸,横山不禁去问:“你喜欢subaru吗?”

村上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横山,他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在想。

“hina?”

看着定格住的村上就如同没了发条的人偶一般,横山在他眼前挥了挥手。

“不要问这种欺负人的问题。”

额头受到了撞击,横山被村上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把手环在横山裕的脖子两旁,村上闭着眼睛睡了过去。摸着自己的额头,横山还没发现趴在自己肩膀上的人已经独自进入了梦乡。


【23】

丸山隆平的新连载进展的很不顺利,当他在网上搜索自己的小说时看到了一大片的诋毁。

“新故事也太无聊了。”

“江郎才尽了吧。”

“感觉没以前的有趣了,明明之前的故事都很有趣的说。”

“这种小说还是快点腰斩吧,读起来都是浪费时间。”

“出版这样的故事,这个杂志社真的没问题吗?”

……

类似的评语在网络上比比皆是,每当丸山重新动笔的时候都会回想起这些话语。虽然丸山心里明白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喜欢自己写的文章,但他总是希望更多的人愿意接受自己笔下的故事。

“老师您就是太累了,不如让自己休息一下怎么样?适当的休息有利于大脑的思考,也可以给您新的刺激。”

反复推敲着责编说的话,丸山想自己写不出文章大概是因为最近的生活太过无趣,缺少了应有的刺激。

熬了个通宵的丸山走出自己的房间,站在客厅里他发现外面的天已经彻底亮了。揉着眼睛,丸山觉得眼睛又干又涩,眼珠快要脱离眼眶,随时准备离家出走。

就在丸山打算回房间睡觉的时候,他听见了大门被人打开的声音,丸山想也许是亮回来了。

“您去哪里了?”

当丸山看到从玄关走出来的人时,他万万没想到会是涉谷昴。

对方没有回答,不如说还绕过了自己,选择了无视自己这一选项。睡眠不足的大脑运作的很迟缓,当丸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堵住了涉谷的去路并拉住了对方的手。

“您去哪里了?”

“别人家。”

丸山无法列举出涉谷昴口中的别人是谁,一想到在自己冥思苦想的苦闷时间里,这个人却和别人一起共度了春宵,丸山就莫名火大。可是他又没有发火的权利,只能用僵硬的表情笑着。

涉谷少有地露出了感情,那是露骨的厌恶和些许的恐惧,丸山浑身穿过一个激灵,就像是通过了一串电流,那个不悦又畏惧的眼神让他的身体振奋了起来。

“味道。”

当涉谷离开后丸山闻到了他从未在涉谷身上闻到过的,甜口的果香。

果然你是特别的。

那天早上,丸山回到房间后,靠着记忆中涉谷身上的甜味自慰后才沉沉睡去。


【24】

锦户亮搬进来才知道大仓的家里还有另一个同居人。

“我喜欢你的脸。”

对于初次见面的人,丸山说出了很失礼的话。

“我也喜欢你的脸。”

只是锦户对此并不生气,他笑着有意识地上手摸了丸山的耳垂。

那天晚上他们俩就睡在了一起,看起来顺理成章。

锦户亮搬来的第三个月,涉谷昴也搬了进来,他的房间就在锦户房间的正对面。锦户并不喜欢涉谷,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只是第一见面时就这么觉得了。

搬来的那天涉谷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他穿着不合身的宽大夹克和长裤,过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一个厚重的无框眼睛架在鼻梁上。

无精打采又颓废的男人。

这就是锦户亮对涉谷昴的第一印象。

“这是谁?”

看着搬家公司把行李一点点搬进来,锦户问站在自己身边的大仓。

“新住户。”

“你找来的?”

对于涉谷的打扮,锦户感到怀疑因为这明显不是大仓的审美。

“不是,”大仓指了指在和涉谷说话的丸山,“maru找来的。”

“你不介意?”

“完全不会,”摇着头大仓说:“不如说有趣的人越多越好。”

有趣的人?

上下打量涉谷,锦户暂时从对方身上找不到有趣的因素。

锦户不再理会大仓,他换好鞋子就离开了家。

一个是白天在学校上课的老师,一个是晚上店里当红的牛郎,锦户和涉谷过着大相径庭的生活。两个人在家的时间也正好错开,平时很少会碰面。到就算如此,偶尔在家里和涉谷撞个正着,锦户也会忍不住咂嘴。

那天,当锦户亮从爱情宾馆走出来的时候看见了正要进去的涉谷昴。

“还真是意外。”

锦户原以为那个看起来一直了无生趣的男人是没有性欲的,想到这他拿出手机拍下了照片,并把照片发给了大仓。

“老师?”

“对。”

“那个女人?”

“大概是应召吧。意外吗?”

“多多少少。”

大仓对涉谷没有深究过,只是偶尔会从他身上闻到不同味道的香水。但大多都是便宜的劣质香水,大仓也多少猜到了这种可能。

“我能把照片发给别人吗?”

“你随意。”

丸山和在酒吧里认识的女性一起吃饭,手机震动了一下line上显示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打来line消息是大仓发来的,没有文字的叙述只是一张模糊的背影照片,点开大图,丸山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几秒。

“怎么了?”

女人见丸山一直不说话便有几分担心。

“没事,”丸山摇摇头,笑着说,“是无聊的骚扰信息。”


【25】

锦户亮下午回到家,涉谷昴正躺在客厅的靠背椅上。房间里暖气开的很足,一张唱片已经播完,穿着T恤和运动长裤的涉谷昴手上拿着一本声乐教材睡得很熟。

锦户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下来的时候涉谷还没醒。他走近看了看,拨开刘海,没有了厚重眼镜和刘海遮挡的脸意外的可爱。上手戳了戳对方,涉谷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并没有醒来的迹象。正当锦户准备离开时却清晰地听到咕的一声,从涉谷那传来。

“喂,起来了。”推醒涉谷,锦户说:“一起去吃饭。”

“嗯?”

涉谷在睡梦中被人弄醒,睁开眼眼前的人有印象又没有印象。

“我饿了,一起去吃饭。”

“嗯。”

摸摸肚子涉谷确实感到饿了,他点了点头跟在锦户的身后。

家庭餐厅锦户亮点了炸鸡和生姜烧,涉谷昴选了蛋包饭。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炸鸡是第一个上的,锦户夹起一块放进嘴里。

涉谷摇摇头,双手捧着杯子喝水。

“锦户亮,住在你对面那个房间。”

听到对方这么说涉谷才想起来自己对面的房间确实住了人。

“我叫涉谷昴,”盯着炸鸡块,涉谷问,“我可以吃一块吗?”

锦户点头,直接夹起一块最大的塞进涉谷嘴里。

“你带钱了吗?”

嚼着炸鸡涉谷发现自己又忘了带钱包。

“你没带?”

涉谷翻出身上唯一的上衣口袋,意外的在里面摸出了一枚硬币。

“五百元。”

“那这顿就当你欠我的。”

第二次上菜的时候服务员变成了男性,涉谷看见那个人悄悄摸了锦户的手,还留下了一张小纸条。

吃着饭,锦户看了眼纸条然后收进了口袋。

“你不在意?”

锦户挑眉。

“在意什么?”

抬头,涉谷的脸因为嘴里的米饭而鼓了起来。

“我是gay。”

“你想和我睡?”

对于他人的性取向涉谷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他来说做爱的对象是男是女都无所谓,虽然女人抱起来更加柔软。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从涉谷手上拿过勺子,锦户舀了一口蛋包饭。

“哪个好吃?”

指了指炸鸡,蛋包饭里番茄酱的酸味过浓是锦户不喜欢的那一种。

“我好像没有点菜的天赋。”

看着桌上的三个盘子,涉谷昴觉得自己选的一定是里面最难吃的一个。好像从小时候就是这样,自己做出的选择总是会在哪里出现偏差,这次也不例外。

“重新点一个。”

锦户把菜单递给涉谷。

“可以吗?”

翻开菜单指着汉堡那一页锦户亮说:“我比较推荐这个。”


【26】

醒来的时候村上睡在酒店的床上,一套干净的新衣服摆在床头柜上。揉着隐隐作痛的头,他努力去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yokoyama?”

环视房间,村上发现只有自己一个人。

发生了什么吗?还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边刷着牙,村上一边思考。可到最后也只得出暧昧又模糊的一片,片段式的记忆凑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于是他决定把昨晚的事当成一场梦。

洗漱完毕,村上拿起新衣服,自己原本的东西也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一旁。把桌上的物品一件件装戴好,村上发现了一张不属于自己的名片。

下次再一起喝酒吧,hina。

横山裕在自己名片的背后附上了这么一句话。

抱怨的话语不堪的模样,当记忆一点点苏醒,村上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如此失态,用力揉着头发他闷声说了句:“该死。”

评论(12)
热度(82)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