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3)

.应该是今年最后一篇
.没细修将就看看吧




【14】

“我从没想过你们会认识。”

“我也没想到你们竟然认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孽缘。”

“不愿意告诉我吗?”

“故事太无趣了,不适合给别人讲。”

“那么只告诉我一件事可以吗?”

“现在就提问题了吗?”

“那还是算了。”

“说吧,你想问什么?”

“你喜欢过他吗?”

“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这对我很重要。”

“……”

“我想知道一切关于你的事。”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没什么用处,我只是喜欢你罢了。”


【15】

安田章大说他和涉谷昴之间的相遇充满戏剧性并且十分糟糕,就像八九十年代的烂俗午间剧,放在现在大概根本没人愿去看一眼。

涉谷昴坐在拉面店最靠里的一张桌子边,他的周围坐满了各色的工薪族,他低着头默默吃着面,店员的吆喝声明明隔着距离却又像就在耳边。

豚骨拉面,发白并油腻的汤汁,包裹着油脂的面条在深灰色的碗里一点点泡发。已经吃掉了一般的面还在不断地茁壮成长,不消一会的时间就涨满了大半个碗。

放下筷子,涉谷昴面无表情地盯着碗里的面。

1-1/2=1。

在心里计算着这样的公式,涉谷昴舔了舔嘴巴,结了块的油贴在嘴边上,不难受但也不舒服。拿袖子蹭了蹭嘴角,涉谷摸了摸裤子才发现自己忘了带钱包。

怎么办。

用筷子搅动着碗里的面条,另一只手托着脸。聚精会神盯着碗中形成的漩涡,手上稍微加快了速度,只是一小会的时间涉谷昴便觉得有些头晕。揉揉眼睛,把头靠在背后的墙上,浓重的蒜味从斜对面那桌的饺子上飘来。

“请问可以拼桌吗?”

精神抖擞的店员走了过来。

抬眼看了一圈店内,有空位的只剩下自己这桌。点点头,涉谷昴把碗又朝自己这边拉了一点。

有钱的话就可以走了。

再一次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果然是一分钱都没有。如果有手机的话就可以给hina打电话了,涉谷昴虽然这么想着,但手机就放在钱包的上面,没拿钱包也就理所当然的没有手机。

对面的人点了炒饭和饺子,被煎得金黄的饺子整理地摆放在用红色镶边的圆盘子里。涉谷昴看着那盘饺子,热气一直向上飘他的视线也就随着热气向上走。

吃饺子的人到底是男是女涉谷昴也分不清,那个人留着浅棕色的短发身上穿着暖黄色的碎花连衣裙。衣服被弄脏了,胸前还有淤青,涉谷注意到了那个人凸起的喉结,他看了眼那人光溜溜的小腿又看了眼那人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

安田章大注意到了对方的视线,不如说这一路上他已经受到了无数人的“注目礼”。对此他早就不在意了,不如说他只想好好地吃个饭。只要不来打扰他吃饭,就算视线穿透他的衣服他也无所谓。

吃饺子的时候,辣椒油渗进了嘴里的伤口处,安田疼得皱起眉头他把筷子一摔骂了句:“去他妈的。”

涉谷昴听见了对方咒骂的声音,但他却不在意,此时他仍在思考如何才能离开拉面店。

把饺子推到一边,安田吃起了米饭。

“吃吗?”

自己不吃也是浪费,用筷子敲了敲盘子边缘,安田问。

涉谷昴看了眼饺子又看了眼对面的人,他转身拿了一个新的油碟吃了起来。

饺子皮糯糯的但底部却被煎得特别松脆,纯猪肉的馅里放了大量的葱和蒜,一口下去出汁的肉配着大蒜浓烈的辛辣,刺激直直地冲向鼻腔。

猛地喝了一口水,涉谷咽下嘴里的又夹起了第二个。

安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吃着自己的饺子,他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地吃连句谢谢都没对自己说。

“你该不是个哑巴吧。”

安田伸出筷子也给自己夹了一个。

涉谷昴停下筷子,他先是抽了张纸擦了擦嘴,然后又喝完了一整杯的水。

“我不是哑巴。”

对面突然出声反倒是安田自己被吓了一跳,他舀了口炒饭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话。

“饺子好吃吗?”

“比拉面好吃。”

“很难吃?”

“差不多。”

碗里的面彻底糊成了一团,冷掉的油凝结在汤的表面,有一种说不清的恶心。

“那你怎么还不走。”

“我忘了带钱包。”

涉谷昴并不擅长和陌生人说话,不如说他并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对他来说,和陌生人的对话就像拉力赛一样,消耗的不仅仅是体力还有不必要的神经。

“哦。”摸出钱包,安田从里面取出一张一万,“我帮你付吧。”

涉谷昴盯着对方的脸发呆,不管是嘴角的裂痕还是眼角的淤青,受伤的鼻子下面还带着没擦干净的已经干掉的血迹,而他的脖子也有几处明显的抓痕。伸手划过对方的眉骨,手指轻轻向下抚摸着他伤痕累累的脸颊。涉谷第一次在做爱以外的场合下去触摸一个陌生人,但不知为什么他竟不觉得厌恶。

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触碰自己,安田虽然有一点好奇但也没有躲闪,温柔的手拂过自己受伤的脸,对方手掌中的温暖会给他一丝莫名的安慰。

“你叫什么名字?”

安田章大问。

“涉谷昴。”

“安田章大。”

“shota。”

涉谷轻声唤着安田的名字。

被人用那样轻柔的声音呼唤着名字,安田突然眼睛一红,一滴眼泪直直地落在了涉谷昴的手背上。

“谢谢你。”

涉谷收回手,他拿起桌上的一万准备结账。

拉住涉谷昴的袖子,安田章大顺势握住了他的手。

“要去宾馆吗?”

停下来,涉谷认为这是明显不过的邀请。

“我是男的。”

看到喉结时涉谷还不确定,但当安田向他搭话时他便确信安田是个男人。虽然没有过男性经验,但他认为不管是男是女,要做的事大体都是一样的。

“我没和男人做过,而且我没钱。”

听到这句话安田章大破涕为笑,他擦了嘴拿过涉谷手中的一万块放在桌子上,然后牵着涉谷的手走了出去。


【16】

靠在涉谷昴的肩膀上,安田的手指飞快地在手机屏幕上移动着。

“好多人。”

瞅了一眼安田的手机屏幕,line上无数个闪动着的图标令涉谷害怕。

“这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伸手从袋子里取出薯片,安田自己吃了一片,另一片喂给了涉谷。

“这个人,”用手指着其中的一个头像,涉谷说:“名字好熟。”

“认识的人?”

吮吸着手指,安田眨眨眼。

涉谷把手机拿过来看了看,那个名字仿佛就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中,但又怎么都想不起来。

“记不起来了。”

翻个身趴在涉谷的胸前,安田用头发蹭着涉谷的脸。

“我想剪短发。”

“我来剪吗?”

安田的头发正好到下巴下面,虽然他平时上班经常戴假发,但就算取了假发现在头发的长度看起来也不会很奇怪。

“subaru想剪吗?”

玩弄着自己的发尾,安田突然就对自己的长发厌倦起来。

“我没帮人剪过。”

摸着安田偏金色的长发,涉谷不会觉得剪掉可惜,也不会觉得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

“那我还是去理发店吧。”

把脸埋在安田的头发里,涉谷深吸一口气是安田家水果味洗发水的味道,就像是果味硬糖一样,甜到让人怀疑被撒了蜜。

安田章大和涉谷昴认识半年了,这半年里他们只有初见那天发生过关系,之后便再也没有过肉体上的接触。安田觉得涉谷是个很奇妙的人,就像把整个人都藏在了雾里,不管再怎么探寻也只能看到他身上的冰山一角。安田不讨厌涉谷,即便是知道涉谷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兴趣。如果不是因为涉谷一个人偶尔会无法入眠,安田想自己大概就不会和涉谷再有其他的牵连。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不讨厌的话,下次可以来指名我。”

肌肤之亲后安田留下了自己在店里的名片,他不知道涉谷会不会来找他,老实说就算不来安田也不会有多失望。

那之后过了三周,在安田马上就要忘记涉谷模样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了安田的店里。

“我睡不着。”

店里涉谷昴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在店内灯光的照射下他的皮肤看起来是毫无血色的苍白。

那天晚上安田和涉谷又一次去了酒店,不过他们之间不再有欲望,那晚他们只是简单的相拥而眠。

在那之后,安田便偶尔会化身成涉谷的人形抱枕。安田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只是有时他会觉得听着人的心跳声入睡也不算太差。


【17】

涉谷昴一回家就看见了站在客厅里的丸山隆平。

“您去哪里了?”

时间是早上的六点,丸山红着眼睛微笑着询问涉谷。

没有回答丸山的问题,涉谷昴绕过他向楼上走。

堵住涉谷的去路,丸山脸上的微笑就像被定格住了一样。

“您去哪里了?”

“别人家。”

丸山的笑容不知为什么让涉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有味道。”

涉谷上楼后深吸一口气,丸山能闻出涉谷身上不属于他的,自己从未闻到过的甜味。


【18】

涉谷昴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与他人之间有所不同,但他唯一能清楚记得的是村上信五曾对自己说过的话。

“subaru你什么都不用做,以后这样的事全都交给我好了。就算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也不会离开你的,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

小学的时候涉谷昴的学校里总会出现一只流浪猫,流浪猫不大白色的毛发里参杂着灰黄色的斑点。猫的一只眼睛是浅浅的水蓝,而另一只是木纳的青。有人说是生病,有人说是受伤,但青色的那只眼睛应该是看不清的,大家都知道这件事。

学校并不愿意饲养这只猫,因为学校里还养了鸟,大人们害怕野猫会吃掉鸟,所以一见到它就会去赶它。

“鸟关在笼子里猫又怎么吃得到呢?”

说这话的人是村上信五,他不懂老师们为什么要去担心养在笼子里的鸟,他觉得对鸟来说不会有比笼内更安全的地方了。

虽然大人们讨厌这只野猫但孩子们却很喜欢它,但就算是这样,每个人依旧会用着相同或是不同的理由拒绝将它带回家,不过大家还是很喜欢它。女孩们用手工课上剩下的纸板和不要的手套为它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窝,男孩们会偷偷留下午餐时的牛奶,再用坏掉的文具盒去承装。野猫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的瘦小,叫起来的声音也变得响亮起来。大家都很开心,是开心于野猫的健康成长还是开心于自己的善良作为,这一点谁都不知道。

但是好景不长,野猫死掉了。

涉谷昴看见野猫站在马路上,一辆卡车从它青色眼睛的方向驶来,它没有看见卡车卡车也没看见它。卡车从它身上碾过去,大概是因为它还是太过瘦小,卡车司机甚至没有停下车子。涉谷安静地看着这一切,他身边的也看见这一幕的人却发出了锐利的尖叫。野猫躺在马路的中央,白色的毛发被鲜血染红,那原本有着的灰黄色斑点也已经看不清楚。绿灯了涉谷昴走过去,他看着猫的尸体,碎裂的大脑和纷乱的五脏六腑,溢出来的血液让地面湿哒哒的。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摊开在地面干净的地方,把猫的尸体和挤压出来的肉块一点点移动到手绢上,涉谷昴独自收拾着猫的尸骸。

“你在干嘛!”

村上信五从远处跑过来,此时的涉谷正抱着猫的尸体。

“死了。”

把猫的尸体递给村上看,村上屏住呼吸但还是差点吐了出来。

“埋了吧。”

捂住嘴巴村上指了指路边的树。

涉谷昴点点头,跟在村上身后。在村上挖坑的时候,他只是看着手中的尸体块,血液滴滴答答弄脏了他白色的运动鞋。

“hina。”

涉谷叫了声村上。

“怎么了。”

因为没有铲子,村上只能用树枝去挖,他用手抹了把脸,土都蹭到了脸上。

“鞋子脏了。”

此时村上才注意到,不仅是鞋子涉谷的衣服和裤子上都是猫的血迹。

“一会去我家吧,我给你洗。”

点点头,涉谷把猫的尸体放进村上挖好的坑里。涉谷还是第一次直面生物的死亡,当温度渐渐从他手中流逝,当泥土一点点掩盖住猫的尸体,明明是一件凄凉的事情,但意外的是他竟一点也不觉得悲伤。

“真可怜。”

把土填好,村上说。

“可怜吗?”

听见村上这么说涉谷反问到。

“你不觉得它可怜吗?”

想了想涉谷摇摇头,他说不出野猫可怜的地方,也不知道怎样才能算作可怜。非要说的话,他只是觉得野猫的这一生太过于惨淡。

看着涉谷困惑的表情村上在一瞬间就明了了,用满是泥土的双手握住涉谷沾满鲜血的手,村上说:“subaru你什么都不用做,这样的事以后全都交给我好了。”

涉谷昴那时候还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似懂非懂地点了下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涉谷昴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件事。只是偶尔看见野猫时他会忍不住去想,这只猫到底叫什么名字。


【19】

安田章大穿着平常的服装走在路上,再过一个转角就要到他常去的理发店了。

“yasuko。”

大仓忠义在大老远的地方就发现了安田,他把车停在路边,跑过去找安田。

素着脸在路人被人这么喊,安田脸一黑低着头闷声不回应。

“yasuko!”

从安田的正面跑来,大仓笑眯眯的站在安田面前。

“您好。”

在内心翻了无数个白眼,安田姑且打了声招呼。

“你今天穿的是男装啊。”

路人听到这句话纷纷看向安田,叹一口气,安田拉着大仓向人少的地方走。

“你有什么事,我今天可不上班。”

在没人的小巷里,安田靠着墙点了支烟。

噗嗤一声笑出来,大仓从包里摸出颗糖放进嘴里。

“你原来是这种性格啊。”

揉了揉头发,安田有点不耐烦。对于安田来说上班时的恶心客人和在下班时间撞见的客人都是一样令他厌恶至极的存在。

“不要在私人时间去打扰对方,这难道不是大家都默许的事吗?”

“还有这种规定?”

明明知道,但大仓还是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

“假话。”

翻了个白眼,安田使劲咬着烟嘴。

“你男装也很好看。”

毫不在意安田的反驳,大仓继续说。

“你到底想干嘛?”

安田的耐心在被快速消耗,他咂了下嘴。

“你要去哪里?”

“剪头发。”

烟嘴要被咬秃了,安田把烟扔进随身带着的便携式烟灰缸里。

“长头发很好看啊。”

大仓说道。

“我腻了。”

“这样的话我帮你剪吧。”

根本不顾安田的意愿,大仓抓住安田的手腕就把他往自己的车上拉。

知道自己在力量上赢不过大仓,安田只能跟在大仓身后,手腕被狠狠地拽着,安田不懂今天的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大仓的房子是一个独栋,大概有安田的房间几十个那么大。站在和自家客厅差不多面积的玄关处,安田和正准备出门的锦户亮撞了个正着。

“你怎么在这?”

锦户亮疑惑地看着安田,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安田。

蹲下身子,安田长叹一口气,他觉得不会有比这还令人讨厌的事了。

“你问他。”

安田指了指站在自己身后的大仓。

“怎么?”

锦户亮挑眉。

“这是我的客人,ryo你要走了吗?”上前抱了抱亮,大仓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脸。“我很喜欢这个香水的味道。”

安田站起身,他知道这个香水,是锦户以前就很喜欢的一款。

“我有事。”换好鞋子,锦户对着安田笑了一下,“那你们慢慢来。”

安田觉得他今天晚上一定会梦到锦户亮那张讥笑自己的脸,刚想要发火,大仓就凑了过来。

“我们去阳台剪头发吧。”

把安田引到阳台,大仓从箱子里找出围脖和剪刀。

“你会剪头发吗?”

坐在椅子上安田内心十分不安。

“剪过几次。”

大仓帮丸山剪过几次刘海,手艺只能说一般,虽然不能称之为毁但也绝对算不上好。

“我还是走好了。”

毕竟是要见人的,安田还是狠不下这个心。

从裤包里掏出张卡,大仓把卡塞在安田手中。

“今天的费用你随便从里面拿吧。”

看了眼卡,又想了想自己的头发。反正不行还有假发,安田一咬牙又坐了下去。

拿着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着安田的长发,大仓觉得这是这周里最让他开心的事了。

“我们玩个游戏吧,”大仓突然提议到,“规则很简单,我们对话你来猜我话中的真假,如果猜对了那么我就答应你一件事,如果猜错了你答应我一件事,怎么样?”

“任何事都行?”

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头发,安田把注意力移到了大仓的提议上。

“任何事都行。”

“那么开始吧。”

对安田来说,无论输赢他觉得自己都不会特别吃亏。

“我从没想过你们会认识。”

刚刚在玄关处看见亮和安田说话,大仓觉得他们就像老早就认识了一样。

“我也没想到你们竟然认识。”

同样的,安田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孽缘。”

“不愿意告诉我吗?”

剪刀冰冷的金属感划过安田的耳朵,让他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故事太无趣了,不适合给别人讲。”

“那么只告诉我一件事可以吗?”

大仓原以为自己是不会穷追不舍的类型。

“现在就提问题了吗?”

“那还是算了。”

“说吧,你想问什么?”

虽然不一定会回答安田还是决定先听一下。

“你喜欢过他吗?”

连大仓本人都认为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为什么要告诉你?”

“因为这对我很重要。”

“……”

安田想这大概就是假话。

“我想知道一切关于你的事。”

看不到大仓的表情,安田也想象不到。但无论是否能看到大仓的脸,安田的内心也不会有丝毫动摇。

“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活动着手指安田看见地上散落着的自己的断发。

“没什么用处,我只是喜欢你罢了。”

“假话。”


评论(7)
热度(93)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