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人间喜剧(1)

.这是个全员皆渣男大家互相睡的故事
.tag很难打 主要的都会标注 请注意避雷
.本章有轻微的仓亮丸亮84
.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请不要较真
.文章属于我ooc也属于我




We live and lie .



【1】

大仓忠义在厨房里做着饭,锦户亮半裸着身子从丸山隆平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maru人呢?”

锦户亮似乎还没彻底摆脱床气,他把头靠在大仓的肩膀上看着锅里煮的东西。

“好像上课去了。”用头发蹭了蹭大仓的脸,锦户亮问:“煮的什么?”

“浓汤,要不要喝?”

“没放奇怪的东西吧?”

锦户亮打了个哈欠,他瞅了眼锅又瞅了眼大仓。大仓喜欢做饭手艺也不错,只是大仓本人太过“杂食”,锦户亮曾见过几次大仓正津津有味地吃着自己讨厌的东西,从那之后他便对大仓的舌头产生了怀疑。

吃不到一块去的人相处起来也不会容易。

锦户亮想起了他哥曾说过的话。

大仓笑了笑。

“你猜猜看啊。”

“那还是算了。”

转身,锦户亮从冰箱里拿出蓝莓。对他来说就算没有浓汤,有慕斯也就够了。

“好了好了,”一手关上冰箱门,大仓忠义亲了亲亮的脸,“没放ryo酱讨厌的东西,一起吃吧。”

“真的没有?”

锦户对此表示怀疑。

大仓对厨具很讲究,刀具和锅碗瓢盆都是精挑细选来的,当然价格也都不菲。锦户亮不懂这些,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咕嘟咕嘟冒着泡的锅内,一阵阵香气从他鼻尖飘过。

“那就吃一点。”

饥饿感袭来,锦户咽了口口水。

“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仓忠义认识锦户亮的时候,亮是牛郎而他则是客人。大仓很喜欢亮的脸,也在亮身上也撒了不少钱,所以当他听说亮要从他哥哥家搬出来的时候,大仓马上就邀请对方来自己的家。

“两点多吧。”

牛郎的工作虽然赚的多但生活也很不规律,普通人朝五晚九他们则是日夜颠倒。大多数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间,正是他们工作的开始。锦户亮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自己,毕竟那些在背后说坏话的人又不会养他。为了生活,就算夜出昼归,习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还蛮早的。”

锦户亮一般天亮了才会回来,有几次大仓早起去上课正好碰到了回家的亮。

“不如我养你吧。”

大仓曾经这么对亮说过,不过得到的回答却是对着肚子的一脚。那是恶狠狠的一下,大仓差点把中午饭吐出了来。所以那之后大仓便不会对锦户的工作说什么,就算锦户住进了他家他还是会去亮的店,为亮提供些营业额。

“但是也不能找maru吧,”大仓想到了什么抱怨起来,“明明说好和我一起睡的。”

大仓的独栋里住了加上他一共四个人,他和丸山还有亮是会互相慰藉的关系。因为丸山不愿意被人抱,所以比起丸山大仓更喜欢亮。

“谁让你睡着了。”

昨晚锦户亮回来的时候大仓已经睡熟了,就算敲了房门也根本没有醒来的动静。就在他思考着今晚要不要一个人睡的时候,丸山正好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ryo酱回来的好早。”

丸山的小说写了一半,没有思路于是打算给自己泡杯咖啡顺便休息一下。

“你还没睡?”

丸山是大仓大学的同学,同时也是匿名的作家。锦户亮只看过一次丸山在杂志上刊登的文章,那些黏腻又做作的文字正诉说着美好的爱情。锦户亮不信这些,他觉得丸山自己大概也不信这些。

“你还真扭曲。”

锦户亮没能把故事看完,但据他对丸山的了解,只能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丸山不以为然,把杂志收起来。

“这里的人都彼此彼此。”

想了想住在这个家的人,锦户觉得丸山说的没错,便没有回嘴。

“我可是期待了的。”

用勺子敲打着盘子边缘,大仓的怨气似乎很重。

“反正你也会去找其他人。”

大仓忠义嘟着嘴,表示着不满。

停下手中的动作,锦户亮盯着大仓的脸。

“你又染头发了。”

伸手揉了揉大仓金色的短发,毛绒绒的触感仿佛对面坐着一只巨大的金毛犬。虽然他很喜欢之前的棕色,但这个也不错。

抚上锦户亮的手臂,大仓眯起眼睛。

“好看吗?”

“很合适你。”

手指轻轻划过锦户亮的手臂,大仓看着眼前的人一个激灵。

“做吗?”

扣住大仓的手,锦户亮挑了挑眉。

“我下午还有课。”

钟表刚刚过了十二点,外面天还是明晃晃的。

“这样啊。”

松开手,锦户亮低头喝汤。他并不讨厌大仓,毕竟对方长得不错做爱技术也不差。只是那种对人对事可有可无的态度,总是莫名让他火大。

“今晚能陪我吗?”

大仓忠义曾说,亮是我见过的最简单的一个人。他的喜怒哀乐总是很好懂,不会刻意去伪装。

“有事。”

把吃干净的空盘放进水池里,锦户决定回房间睡个回笼觉。

“那还真是可惜。”

瞟了一眼大仓的脸锦户亮从中看不出一丢丢惋惜。锦户觉得相比大仓,和丸山交往起来更轻松,不过这也是坏的里面挑好的,两个人其实都差不多糟糕。

都是半斤八两。


【2】

“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

“并没有这回事,你还是你,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可爱又直率让人移不开目光。”

“那你为什么不能和我交往?”

“因为我没办法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你一定会遇到比我更合适的人。”

“可是我……”

“抱歉。”

女孩子哭着从学生食堂里飞奔出去,丸山低下头继续吃还没吃完的拉面。不管遇到多少位女性,丸山依旧不懂,为什么她们总是想要确定关系和获得称谓。只有肉体关系,明明才更轻松。

“这是第几个了?”

同一个实验室的学长从背后钻了出来,丸山虽然和这个人不熟,但从直觉来讲他并不喜欢这个人。

“诶?”

装作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丸山猛眨了几下眼睛。

“被你甩掉的女生。”

学长似乎没发现自己并不受欢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我并没有甩任何人,”擦擦嘴,丸山起身把碗拿去餐盘回收处。“我只是不想耽误任何人,希望她们能够幸福罢了。”

“你还真敢说,”学长紧跟在丸山身后,“反正那些人你都睡过了吧,我之前还看见你坐着跑车来学校,你小子到底哪里好了?”

“谁知道呢,”躲开想要搭自己肩膀的学长,丸山说:“我和她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喂,告诉我吧,你是怎么钓上这么多女人的。”

突然停下步子,转身看见的是学长油腻又难看的脸,丸山礼貌性地笑了笑。

“钓这个词语对女性可是很失礼的,”丸山虽然笑着但眼睛里没有丝毫波动,“这样冒昧地去猜测女性的关系才是学长你不受欢迎的原因吧。不如说学长你现在不是该关心这些的时候吧。”

“你想说什么?”

学长面露不悦。

“我听教授说了,如果你的实验还是没有成果今年大概就要留级了。”

“你在胡说什么,我的实验成果不是早就出来了嘛。”

“那是低年级的学妹帮你做的吧,这件事教授都知道了。”

“什么?”学长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丸山的衣领,“你这个家伙!”

举起双手,丸山一脸无辜。

“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只是偶然听别人说的。而且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揍了我,学长你以后也不好过吧。就像学长你说的,我还蛮受欢迎的。”

在路人的侧目下学长只能对着丸山干瞪眼,然后一脸愤怒地走开。

“还真是野蛮的人,”

整了整衣领,丸山拿出手机。

“教授您好,我是丸山隆平,其实我有件事想要告诉您……”

打完电话,一直在一旁悄悄盯着丸山的女生走了过来。

“丸山君你没事吧?”

看着女生的脸丸山隆平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好意思,你是?”

“我们上的同一门选修课,我叫……”

“啊!”丸山恍然大悟,不过他其实什么都没想起来,不如说连这个名字都是第一次听,“原来是你!难怪这么眼熟。”

“丸山君你记得我啊!”

“当然了,我之前一直都想认识你,毕竟你的名字很可爱啊。”

听见丸山这么说,女生害羞地低下头。

“你还有课吗?”

丸山问。

“还有一节课。”

“真可惜,”拖着长音丸山隆平垂下头,“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还想邀请你一起去的,毕竟一个男生很难进那种店。”

“诶?”女生吃惊地不停眨眼,“丸山君喜欢甜食吗?”

“特别喜欢。这样吧,”丸山自然地把手机拿了出来,“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吧,下次你没课的时候一起去怎么样?”

“好的!”

看着女生红彤彤的脸丸山的眉眼都成了月牙状。

“那下次联系。”

晃了晃手机,丸山同女生说了再见。

走在校园里,丸山删掉刚才跑走的女生的电话。

“走一个来一个,不多不少正好。”


【3】

横山裕在自己的店里转来转去,可是不管再怎么找他都没看到他的弟弟——锦户亮。

“ryo人呢?”

随手抓了个人,横山裕问。

“ryo哥大概在休息室吧。”

休息室里,锦户亮穿了件黑衬衣坐在长沙发上抽烟,西装被他扔在一边的凳子上。

把西装拿起来整理好,横山裕说:“少抽点烟对身体好。”

“你好烦。”

锦户亮说完还故意把烟吐在横山裕的脸上。

一边咳嗽横山裕一边挥了挥眼前的烟。

“你打算什么时候搬回来?”

三个月前横山裕很不巧地撞见了自家弟弟和同性恋人间亲热的场面,那天晚上亮就拿着行李离开了家。

“好不容易出来,我为什么要搬回去?”

锦户亮忘不掉和他哥面面相觑的尴尬,可以的话他想把那段回忆扔焚烧炉里烧得连灰都不剩。

“我不会介意的,不管你的恋人是男是女。”

比起撞见了弟弟亲热画面的尴尬,横山裕更在意的是他弟弟竟然是gay这件事。一想到亮一直都瞒着自己,横山裕就忍不住悲伤。

“都说了不是恋人了!”踹了一脚坐着的沙发,锦户亮说:“不过是个炮友。”

“诶?”

瞪大了眼睛,在横山裕的记忆里他的弟弟还是那个会拉着他的手会对他撒娇的小孩。

“不可以吗?”

面对弟弟的质问横山裕头疼起来。

“没什么不可以,毕竟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过多干涉你,所以回来吧。”

起身把烟头按进烟灰缸,锦户亮从横山裕手上夺过自己的西装。

“ryo!”

“我还有工作,老板。”

看着锦户亮的背影横山裕欲哭无泪。


【4】

“您还活着吗?”

回家后丸山隆平看见涉谷昴正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于是他伸手戳了戳涉谷昴的脸。

被人弄醒涉谷昴有些不愉快,他刚刚似乎做了个不错的梦只是现在什么都记不得。

“我刚刚做了个美梦。”

“那还真是抱歉,”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丸山的脸上却没有歉意,“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讲讲是什么样的梦?”

“忘了。”

涉谷昴坐起身子。

“好可惜。”

“是嘛。”

涉谷昴在丸山隆平的大学里当代课老师,教的声乐。有一次丸山路经艺术楼时,听到了涉谷昴的歌声,就在那天他对涉谷昴的声音“一见钟情”。他打听到了涉谷昴的名字和上课的时间,每当涉谷昴来学校上课他都会去。渐渐地只是远远看着已经不够,丸山调查起了涉谷昴的个人信息,也曾尾随过。他不仅好奇涉谷住在哪里也会在意涉谷平时都在干嘛,所以当他发现涉谷昴在学校的公告栏里张贴租房信息时,他觉得那是上帝给他的机会。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找到了涉谷,尽管他住的是大仓的房子。

“太阳都下山了。”

听见丸山这么说,涉谷昴看了看窗外,在他睡着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去了好多。夕阳撒在木质的地板上,整个房间都看起来暖洋洋的。

“要一起去吃饭吗?”

丸山提议。

“这……”涉谷昴皱起眉头,“要出门吗?”

“您不饿吗?”

摸了摸肚子,涉谷昴觉得自己已经过了最饿的时间。

“还好。”

“可是我饿了。”

丸山伸手去拉涉谷昴却被对方明显地躲开。

“您还真是伤人。”

丸山把停在空中的手收了回来。

“嗯?”

涉谷昴不懂丸山隆平在说什么。

“那么我随便做些东西吧,味道就不要太期待了。”

“我不饿。”

涉谷昴重申了一遍。

“可是我想和您一起吃饭,”丸山隆平顿了顿,“我们不是还没一起吃过饭嘛。”

看着丸山自顾自地在厨房里忙碌起来,涉谷昴不懂这个人执意要和自己一起吃饭的原因。

“我不喜欢吃辣。”

涉谷昴说。

“我知道。”

“你知道?”

看着丸山的笑脸,涉谷昴不记得自己曾向他说过这件事。

“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

不清楚其中的深意,涉谷昴只是木纳地点了点头。


【5】

“这个世界上变态也太多了。”

安田章大一边给脚趾甲涂着指甲油一边和涉谷昴打着电话。

“又遇到什么了吗?”

涉谷昴躺在床上,下午饭吃的太饱他现在头脑彻底迟钝了下来。

“竟然有人喜欢学校泳衣,脑子有毛病吧。”

一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个客人安田章大就一阵反胃。

“女式的?”

“对啊!”

“那还真是……”

从学校毕业后涉谷昴就再也没见过学校泳衣了。

“成年男人穿那种东西哪里好看了,果然来这种店的没一个正常人。”

意识到自己很可爱是在安田章大初中的时候,学校的文化祭,班里是反串咖啡店。高跟鞋,短裙和长筒袜,画着妆的自己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女孩子。只要用领结遮住喉结,连自己都想要去感叹,比一般的女生还要可爱的自己的脸。

“yasu穿上真的好合适。”

“对啊,比女孩子还漂亮。”

“你真的不是女孩子吗?”

“去参加学校的选美吧,yasu一定会轻松获胜的。”

……

不绝于耳的赞美容易让人膨胀,那之后安田就有了女装的癖好。用压岁钱买来的第一支口红,姐姐不穿的旧的连衣裙,还不够习惯的老妈的高跟鞋,女朋友送给自己的可爱发卡……生活中关于女装的部分越来越多,从一开始的小打小闹,越变越正经。

“你这家伙真恶心,是男人的话就不要答应啊?”

“你是gay吗?还是说只是单纯的变态?”

大学时被人在街上搭讪,当对方发现自己是男人时听到的谩骂安田到现在还清晰记得。

“你穿了?”

“怎么可能。”涂完一只脚,安田又换另了一只,“不过给我100万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个人怎么说?”

“他啊,”安田突然大笑起来,“那个变态竟然说下次会把钱拿来,那个表情超级认真的,你知道吗,我差点就笑出来了。”

“这种家伙根本就是傻子吧。”

安田又补了句。

“钱还真好赚。”

涉谷昴在大学里的课一周只有三节课,他必须在不上课的时候兼职不然月薪根本不够日常的开销。

“subaru也可以来啊,你这样的最近很受欢迎。”

“是嘛。”

涉谷昴回答的兴趣缺缺。

“先不说这个,”看着自己涂满了粉红色的脚趾甲安田章大很是满意,“yoko今天来店里了!”

挖掘安田的人就是横山裕。

“你要不要来我们这工作?”

“我是男人好不好。”

和朋友喝完酒回家的路上,穿着日常服的安田被人搭讪了。

“是男人才好,不如说像你这么可爱的人正是我们需要的。”

“伪娘?”接过对方手上的传单,安田看了看,“我可不是gay。”

横山裕笑起来。

“只要是可爱的人我们都欢迎。”

“可爱的人?”

“你这么好看不好好利用起来多浪费,如果感兴趣的话就和我联系吧,”把名片递给对方横山裕说,“薪水很不错哦。”

时值毕业前,安田还没拿到内定,一听到薪水这件事他便动了心。事实上,去做了之后安田发现薪水确实很不错,除了客人油腻的嘴脸以外几乎没什么讨厌的事。

“那个吸血鬼?”

涉谷昴只见过横山裕一眼,但那过分白皙皮肤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啊,他好久都没来了。”

“开心吗?”

“当然开心,”自从横山裕开了新店就很少来这边了,一想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人安田章大不自觉就扬起了嘴角,“只是yoko他啊……”

安田章大叹起了气。

“怎么?”

“他只知道说他弟弟的事。”

安田觉得横山裕是无暇的存在,但他的弟弟却是污迹的集合体。

“你男友?”

“是前男友!”安田章大厉声纠正,“那家伙就是个滚蛋,真不知道他除了脸哪里好了。”

一提到锦户亮安田就火大,作为人生中唯一交往过的同性,安田十分不想承认这段黑历史。

“弟控吧。”

涉谷幽幽地说。

“我要是yoko的弟弟就好了。”

即便看不到安田的脸,听声音涉谷也能猜出他此时的表情。

“那就不能做爱了。”

“我又不是你。”

安田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对了,明天我下午没课。”

“我想吃烤肉。”

“你下班后去吃吧。”


【6】

“这个假发就像真的一样。”

摸着安田及肩的长发大仓说。

“要试试吗?”

今天意外的来了个长得不错的人,安田看着大仓想这个世界终于要完蛋了吗?

“不用了,”大仓摇摇头,“还是你戴着比较好看。”

一时兴起大仓和朋友来了伪娘俱乐部,大仓原以为都是些奇怪的人,可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的人比很多女生都要漂亮。

“你的名字是?”

大仓问。

“yasuko,一开始就有说过,这么快就忘记了?”

“不,我是说本名。”

露出营业性的笑容,安田说:“抱歉啊,这种私下的信息是不可以告诉客人的。”

“店里的要求?”

“对啊。”安田委屈地点着头,“虽然yasuko也很想告诉你,可是我们店里管的很严的,说了的话yasuko也会被训斥的。”

“这样啊……”

看着安田无辜的模样,大仓想这个人平时就是用这张乖巧的脸来骗其他客人的吧。

“可是我除了在店里,也想和yasuko在其他的地方见面。”

大仓在进门的时候就对安田感兴趣了,在贴着一大堆照片的墙上,安田的脸最符合他的胃口。

又是个变态。

安田想。

从大仓的手中悄悄抽出自己的手,安田说:“这样是不行的,yasuko如果被开除了这学期的学费就交不上了。”

虽然我早就过了上学的年纪了,白痴。

安田在内心吐槽。

“你还在上学吗?”

“对啊,yasuko想好好从学校毕业找份正经的工作。”

安田在心里做着鬼脸。

“你还真是辛苦。”

大仓虽然不知道对方嘴里几分真几分假,但那个所谓的正经工作他觉得百分百是假话。

“yasuko一点都不辛苦,正因为yasuko做了这份工作才能遇见okura君啊。”

“我来你会开心吗?”

“当然了。”

被抱住手臂,大仓想硅胶的胸部比想象中还要软。

“那么我下次还可以来找yasuko吗?”

“请务必,和okura君聊天yasuko超级开心,如果你不来的话yasuko会寂寞的。”

果然做这行的人说的话都差不多啊,大仓想起了之前常去的俱乐部。

“那我还会来的。”

“yasuko会等你的,请一定不要骗我。”

这句话倒是不假,比起丑陋的变态,面对好看的变态心里也会舒服一点。

“一定。”


【7】

“四个人住同一栋房就不会挤吗?”

酒店顶楼的餐厅,从上看下去的夜景十分漂亮。吃着东西,村上信五问涉谷昴。

“很宽敞。”

涉谷和村上是青梅竹马,从幼儿园时就在一起,上大学时他们开始同租,等到村上买了这套房他又搬进了新家,直到村上定下婚约之前他一直都住在村上家。

“果然我还是给你买套房吧,万一住的人里面有坏人怎么办?”

村上很担心认生的涉谷,可以的话他还是希望涉谷搬回来和自己一起住。

“应该没有坏人。”

涉谷搬走了有一个月,除了丸山隆平其他两个人,他连脸都没能留下印象。

“这个可说不定,这种事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我现在的房间就很好。”

涉谷昴很讨厌搬家,麻烦又费体力。有这样的时间,他更愿意在家里打会游戏。

“可是……”

不管涉谷怎么说村上悬着都心都放不下。

“果然你还是回来和我住吧。”

“未婚妻怎么办?”

“嗯……”可以的话村上不想从涉谷嘴里听到这个词语,“她一定会理解的。”

“没关系的,hina。”

“真的吗?”

“真的。”

即便涉谷昴再怎么说没事,村上信五也无法安心。

“你想回来的话随时都可以回来。”把之前属于涉谷的钥匙拿出来村上说,“我的家也是你的家。”

钥匙是涉谷走的时候特意放在村上家里的,想不到还没过多久就又见面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暂时不会。”

村上信五的未婚妻是公司合作商的女儿,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对这个世界还怀抱着美好的幻想。只是带她去好的餐厅吃饭,时不时送她礼物,做她的谈心对象,不过是说了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她就喜欢上了自己,甚至被催促着订了婚。村上虽然不喜欢她,但为了公司的以后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涉谷竟然为此搬了出去,这样的话这件事到底合不合算,村上还在考虑。

“你结婚我要做伴郎吗?”

涉谷昴突然意识到了这件事。

听到涉谷这么说村上也才恍然大悟。

“应该是吧。”

一想到自己会在涉谷的祝福下和根本不喜欢的女人走进教堂,村上就觉得心脏被什么压迫着,闷到不行。

“得穿西装啊。”

衣柜里的唯一一套西装还是求职时买的便宜货。还要买东西啊,涉谷昴忍不住在心中叹了口气。

“到时候一起定做吧。”

手紧紧地攥着刀叉,村上的声音比刚刚低沉了些。

“嗯。”

涉谷昴点点头,思绪却飞出去老远。

评论(11)
热度(152)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