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垃圾处理场

You're beautiful

自卑是种在骨子里的东西,比滴在白衬衣上的油垢还难以去除。除非你剥开皮囊,剜掉血肉,赤裸裸地露出骨头用利刃一点点把病灶连根拔出,不然它还会慢慢地又生长出来。

不经历令人无法忘怀的痛苦人又怎么会轻易改变。


丸山隆平蜷缩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被他扔到一旁的手机以秒为单位在不断地震动。

“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

像是被人下了盅一样,丸山隆平苍白着一张脸嘴里念叨着。

“那个混蛋,竟然敢不接我电话。”

村上信五在十字路口等着红绿灯,从半个小时前开始打的电话已经超过了100通,明明知道没有任何用处村上信五依旧怒瞪着红灯,狠狠咬紧后槽牙。

“我要踹那个混蛋一脚,不对,不止一脚!”

在红灯变绿的那一瞬间,村上信五猛地给了车一脚油门,在勉勉强强不算超速的范围内奔了出去。

电梯里村上信五一遍又一遍地搓着手,吸气呼气进行着深呼吸。

“冷静,我要冷静!”

盯着慢慢上升的数字村上信五对自己说。

站在门口村上信五花了30秒来整理自己的情绪,不要着急不要发火,慢慢来慢慢来。

拿出手机打开相机的前置确认自己的脸上带着笑容之后村上信五轻轻按下了门铃。

一声,没人开门。

两声,没人开门。

三声,依旧没人来开门。

啪的一下,村上信五仿佛听见了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却真实地听见了。

“丸山隆平!!!”那是气壮山河的吼声,回响在整个楼道里。“我现在给你十秒钟起来给我开门,不然的话我就是砸烂这扇门也要把你揪出来,如果不想死的话,现在马上给我开门!!!”

“10——”

“9——”

“8——”

住在隔壁房间的人悄悄拉开门缝瞅了一眼,那人拿着手机思考着是不是该打110。

“7——”

飞起一脚踹到门上,门的框架似乎也在跟着余音晃动。

手中的手机掉落在地上,隔壁的住户屏住呼吸捡起手机默默地关上了自家的门。

“6——”

丸山隆平恨不得现在的自己能够变身成地鼠,这样他就可以从这间屋子逃脱了。随着数字的一点点减少,丸山隆平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炸裂般的疼痛。

可怕,太可怕了,想离开这儿,到底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像蜗牛缩进壳里一样,丸山隆平以尽量减少自己体积的方式蜷缩在被窝里,并且一边又一边在脑内循环着同样且无意义的问题。

“5——”

“4——”

“3、2、1。”

当村上信五的1刚刚说出口,门便被人打开了。

“信酱你耍赖,最后三个数字也太快了。”

丸山隆平穿着家居服,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开了门。

“哈?”

从鼻腔深处挤出一个音节,村上信五一拳击中了丸山隆平毫无防备的小腹。

“唔……”

万万没想到的一击,丸山隆平吃痛地捂着小腹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后跌坐在玄关。

“原本是打算用脚的,感谢我吧。”

关门换上拖鞋,根本不管还坐在地上的丸山隆平,村上信五径直向屋里走。

“不要!!”

那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近乎破音的叫喊声,丸山隆平扑倒在地上扒住了村上信五的脚踝。

“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蹲下身子,村上信五硬生生钳住丸山隆平的下巴,让他的眼睛好好看着自己。“丸山隆平,大老师。”

突然转换的敬语让丸山隆平打了一个冷颤,明明想埋下头却被人限制,最后只能把视线垂了下来。

“我,我,是我,”说着说着鼻头一酸,丸山隆平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但是,但是我,真的写不出来了。”

看着眼前哭得鼻涕眼泪满脸的人,村上信五一肚子的火就这么没了,就如同夏季的阵雨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从裤包里掏出手巾帮丸山隆平擦了眼泪又揩了鼻涕,村上信五拉起还坐在地上的丸山隆平把他带到了沙发上。

半蹲着看着丸山隆平哭得通红的眼睛,村上信五叹了一口气。

“现在还差多少?”

“……”

咬紧嘴唇丸山隆平不说话。

“一半?”

“……”

“三分之二?”

“……”

“说吧,我不会生气的。”

拉着丸山隆平的手,村上信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信酱,你不会讨厌我的对吧?”

“不会。”

听到这句话丸山隆平稍稍松懈了点。

“一……”

“一万字?”村上信五在心里松了口气,“这样的话很快就能写完对吧?”

拼命晃动着脑袋,丸山隆平用能和蚊子媲美的音量说到:“一个字也没写。”

火烧爆发大地崩裂,尖叫着四散的人群,一点点向地面逼近的下坠中的天空,耳边此时响着的一定是天使的号角声,那一定是世纪末的最后一曲。

“一个字也没写?”

笑容凝固在脸上,天窗这两个字化身成了蒲扇着翅膀的天使在村上信五的脑内飞舞盘旋。

“一个字也没写。”

缓缓地站起来,一大串文字宛如山洪一般涌入村上信五的脑袋。现在还有没可以替代的短篇?之前那个被保留的新人应该可以用?但是那不是自己担当的,是不是应该先联系他的担当还是先联系主编比较好?抬手看了眼表,还有一天,如果现在开始联系最迟拖到明天中午以前就可以送到印刷厂了。

“赶得上,还赶得上。”

一遍渡步一遍碎碎念,村上信五已经完全忘记了丸山隆平的存在。

“信酱,信酱。”

看着猛然出神的村上信五,丸山隆平莫名觉得害怕,他伸手拉了拉村上的袖子对方也不为所动。

“信五!”

费了好长的时间,丸山隆平才抱住了村上信五。被人猛地一拉,村上信五才回过神来,他愣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是被抱住了。

“嗯?”

“信酱,你讨厌我了吗?”

那略带哭腔的音调把村上信五拉回了现实。

“没有。”

“真的吗?”

“嗯。”

能听见对方心脏的鼓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经历这么多次的大喜大悲,也真是个忙碌的人。

靠在对方宽厚的胸膛上,脸颊贴着丸山隆平家居服那柔软的布料上,村上信五闻从衣服里闻到了淡淡的柑橘香气。

“好好闻的味道。”

“是吗,这是我新买的柔顺剂的味道。”

丸山隆平笑着,自己也抬起手臂闻了闻。

“这样啊。”把脸埋在丸山隆平的衣服里深深吸了口气,村上信五抬头看到的是丸山隆平慌张的脸。“你在慌个什么啊?”

“因为,因为信酱你刚刚!”

看着丸山隆平急得满脸通红的模样,村上信五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叫我信五了吗?”

很少会被对方叫到的下面的名字,现在回想起来竟有些有趣。

“那个,这个,那是因为……”

慌慌张张手足无措,连额头上的汗水都可爱的不得了。

捧着丸山隆平的脸,朝着他的唇吻了下去,村上信五才意识到自己的嘴唇有多干燥,起了皮的地方在和对方的嘴唇摩擦,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急躁。

像是察觉到了村上的烦躁,丸山隆平咬住村上的耳根轻声问:“要做吗?”

1、2、3。

从忘我到清醒村上信五只花了三秒。

“你是还没发育完全的猴子吗?做个鬼啊!”

挣脱掉丸山隆平的怀抱,村上信五端起桌子上的水杯一饮而尽。

“你现在还有不到20个小时,我需要你在这20个小时里写完这个月的连载,你可以的对吧。”

不容分说的话,不留一丁点商量的余地。

“我……”吞了几口口水,丸山隆平摇了摇头,“我不行的信酱,之前那么长的时间我都没有写出来,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你怎么可能会……”

村上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

“我真的没有天赋,我是个没用的人,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可是我却拖到现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在对不起的连续地狱中,村上信五活动着手腕然后一巴掌狠狠地拍在丸山隆平的背上。

“你是被我,被我村上信五看中的人!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用,怎么可能会没有天赋?你,比我比很多人都会写作,你的笔下有我有很多人都可望不可即的东西,那是你才能做到的。”

“可是……”

“就算你不信任自己,也应该信任我,我说的话有哪一次错了吗?”

面对如此信誓旦旦的人,丸山隆平反而感到了心安。

“我会陪着你的,不管你能不能写完我都会陪着你,所以去写吧,这是非你不可的事。”

被紧握的右手比常人还要炙热,原本被雾霾环绕的思绪一瞬就清晰了起来,现在的自己大概写的出来,松开村上信五的手丸山隆平跑进了自己的工作间。


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有时村上信五会忍不住这么想。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并非没有道理。

“你那么好,最后一定会抛弃我的。”

喜欢上自己的是对方,告白的是对方,但说这话的人也是对方。理解不能,莫名其妙,村上信五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明白那是名为自卑的心理在作祟。

“我不行的,我写的东西怎么会有人看。”

那是个连自己这种不爱看小说的人都会觉得有趣的故事,但对方却一点也不愿意向他人分享。

“不会有人喜欢的,一定会在初赛就被刷下来的,比这有趣的故事一定会有很多。”

强行将小说投稿,虽然没得到金奖却得到了特别审查奖,小说如愿以偿的出版了。

“这次只是碰巧,昙花一现而已,我才不要和出版社签约,万一以后写不出来我该怎么办?”

即使得到了肯定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这个人的自卑就是顽疾。

“那么就由我来当你的编辑,你的小说由我来出版这样就行了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我写不出来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的。”

“小说得不到好评怎么办?”

“我来安慰你。”

“如果连信酱你都抛弃我了怎么办?”

“我村上信五,绝对不会抛弃丸山隆平的。”

那个时候许下的承诺似乎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来得沉重。


一年两年三年,掐指一算三年都过去了,村上信五靠在沙发上抽着烟。

人还真的是不会变呢。

评论
热度(54)

© 『 疯言疯语 』 | Powered by LOFTER